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面临的共同难题

马克思有两大发现,一是剩余价值,二是唯物史观。剩余价值有阶级倾向,不被西方认可,但唯物史观的发现就很有水平了。他说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要匹配,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要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如果生产关系落后,就要产生经济危机,如果生产关系先进,就能促进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具体指物质财富,生产关系具体指分配方式。马克思牛就牛在把简单的经济学原理上升到历史层面,从而发现了决定历史兴衰的关键因素。这个唯物史观的发现有其必然性,很容易从微观模型中推导出来。

假定一个公司有1个老板,5个员工,年利润100万,老板分掉50万,其余每个员工分掉10万,那么老板与员工贫富差距是5:1,后来公司扩大规模,员工增加了一倍,年利润也增加了一倍,这时老板分掉100万,其余每个员工分掉10万,那么此时老板与员工贫富差距是10:1,贫富差距增加了一倍。如果公司继续扩大,那么贫富差距会更大。放眼整个社会,如果社会财富不断扩大,但是分配机制不变,那么贫富差距必然扩大。这时老百姓绝对收入会有所提高,但是钱多了物价水平也会提高,相应的生活成本会提高,老百姓的相对生活水平有可能会下降,这就会引发矛盾,为了缓和矛盾就需要改革,或者更为剧烈的革命,这在本质上是为了改变分配方式。

那么一开始我们假定老板少拿一点,员工多拿一点,结果会不会好点,答案是贫富差距也会越来越大,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这就是马克思断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根本原因,只要资本家还在拿走劳动成果,那么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矛盾将始终不可调和,贫富差距必然加大,改革可以缓和矛盾,但不能解决矛盾。

最好的方法是废除私有制,搞公有制,社会化大生产的成果全员分配,没有老板拿走利润,只有无产阶级为人民服务,那么问题就解决了。没有贫富差距,老百姓越来越富有,这不就是社会主义吗?马克思这套学说在理论上完全说的通,但操作起来很难,因为他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

人与人之间差异是客观事实,差异的存在导致收入上的差别,收入上的差别导致贫富差距,社会混乱程度增加是一定的,这便是熵增原理。如果强行用制度来消除这个差异,搞平均主义达到整齐划一,那么必然会降低人的劳动积极性,结果就是降低生产力,我们吃大锅饭越搞越穷也验证了这个道理。

搞社会主义一刀切不行,搞资本主义又必然带来危机,那么如何是好?如何在不影响劳动积极性的前提下,还不出现危机,这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面临的共同难题。目前来看,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正在靠拢,资本主义社会化,社会主义资本化,一个在调节贫富差距,一个在激发劳动积极性,二者殊途同归。

周文王:比之匪人

我们身边总有一些人,他们损人不利己,干着卑鄙阴险遭人恨的勾当,我们称这些人为毒士(恶毒之士)。

周文王在为比卦做六三爻爻辞的时候说:比之匪人。匪人的释意有:1、不是亲近的人;2、引申指孤独无亲的人;3、行为不端正的人;4、盗寇。经过师傅的点拨,今天我终于领悟到了周文王的用意。这些行为不端、不被人亲近的毒士和盗寇也是孤独无亲之士,要与之结交。一阴一阳之谓道,什么事情都有二面性:与他们结交,是有风险的;但同时风险与收益并存,与这些人结交也会给自己带来收益。

先说说风险。这些毒士与盗寇,做起来来毫无底线和道德可言,你能控制或压制住他们还好,如果有一天他们反咬一口,可能会致自己于死地。总之,有危险!

再说说收益。这些毒士与盗寇,多少有些智谋或能力,能干好人不能干或好人做不成的事情。用好了,他们可以成为自己的刀把子。所以,收了他们对自己有益。

如果有一天我碰到这些毒士与盗寇,我该怎么样与他们打交道呢?

首先,执大象,天下往。我要修己安人,让自己得道,以道德服人。善者善之,不善者亦善之;信者信之,不信者亦信之。

其次,我要与他们多交往,以便了解他们的手段,知彼知己,让自己对他们有比较好的免疫力,百毒不侵。

再次,我要让自身强大,在智谋和才干方面压住他们。他们敢咬我,狠狠地揍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不可承受之痛。

最后,我会给他们物色一个对手——同样的毒士和盗寇,利用利益为诱饵,让他们两方力量互相制衡。

老子说过:“是以聲人恒善㤹人,而无弃人,物无弃财,是胃明。故善人,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齎也。不贵其师,不爱其齎,唯知乎大眯,是胃眇要。”对这些毒士和盗寇,要让他们为自己所用,并且合理地使用他们,让他们不敢作恶,无法作恶。

我想,当有一天,这些恶人弃恶从善或者不想作恶、不敢作恶、无法作恶的时候,那该就是我们所向往的天下太平了。

浅谈庞统之死

在三国演义中,关于取西川之地,庞统给刘备出上中下三策。上策为趁刘璋尚未反目,速令黄忠、魏延率二万精兵星夜攻取成都;中策是让刘备佯作班师荆州,诱雒城守将来送,至时擒下他们,定雒城立足,再图成都;下策是连夜退往白帝城,再返回荆州。刘备认为上策太急,下策太缓,中策又显得不仁不义。他为自己的仁义名声所累,认为师出无名,如果攻下西川,有违仁义,会丧失人心,因而内心矛盾纠结,犹豫不决。士为知己者死,庞统用自己的生命为刘备换来了师出有名,在退军的路上命殒落凤坡。事情的最后,刘备立刻借庞统之死为名,返军攻取西川。

从这件事上来看出刘备的几点不足之处:

一、假仁假义。返军路上会有埋伏,他自己也隐隐约约预判到了,但还是让宠统骑上自已的马,穿上自己的衣帽,当了自己的替身,最后代替自己而死。把危险留给他人,把安全留给自己,这足以说明他的仁义是假的,完全是假仁假义。

二、自私、迂腐。在乱世大谈仁义道德,实是迂腐的行为。乱世应以生存为第一要务,不取西川,自己将无立足之地,生存都成问题,还谈什么仁义道德?自己手下那么多兄弟的安危前途,却只考虑自己的仁义名声,让手下忠心追随的几万兄弟跟着自己颠沛流离,这才是最大的不仁不义!

三、听不进人才进谏的忠言。庞统为其出上中下三策,很明显上策能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可以以最少的代价攻取西川,但刘备却听不进人才的忠言。孙子说: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刘备听不进庞统的上策,但因为刘备对庞统有知遇之恩,又不能离他而去,故而导致庞统这样的人才自损性命去之。

四、不能真正地用人。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这么重要的二个人才,凤雏还没来得及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就陨落了;卧龙也是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人才永远是决策事业成功的关键!爱惜人才,并为人才创造良好的环境,让他们安心地充分地发挥出自己的才干,这才是真正的尊重人才!

然后再说说刘备的可取之处:

一、“仁义”的名声在外。所以能引得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才来投靠。

二、能“曲金”,谦卑待人。对待他人能放低姿态,所以能赚得人心。

三、有理想抱负。企业的愿景宏大,扯了“中兴汉室”的大旗,确实能吸引一些人才。

在三国,曹操能用人,跟着曹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刘备扯了“中兴汉室”的大旗,跟着刘备能显得自己是正统,显得正义;孙权安人之术了得,跟着孙权能君臣相处得愉快。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如果你生在三国,你会怎么选呢?

我认为,选择合适自己的。我上班这么多年,总结来总结去,工作不外乎就图这三条:干得开不开心?能不能赚不赚钱?能不能学不学得到东西?如果这三条都能满足,不外乎这是一个好工作,这是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你认为呢?

理想中的纳米机器人、芯片和脑机接口技术应用

可能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大部分人都随身戴着VR眼镜,这个VR眼镜是以纳米机器人为基础的。通过注射的方式往体内注射纳米机器人,这些纳米机器人具有清除体内癌细胞、检测身体各项健康机能、疏通血管的作用。人们注射纳米机器人以后,变得更健康,寿命变得更长。于是绝大部分人在自发、自愿且知情的情况下注射了纳米机器人。另外,高能芯片也纳米化,内置到纳米机器人中,从而起到连接身体各处神经,起到了纳米无线通讯系统的作用。

然后我们戴的VR眼镜又具有外置脑机接口的作用(因为是外置,所以可以随时取下),通过脑电波来进行意念控制VR眼镜。通过VR眼镜,我们可以通过意念与其他戴着VR眼镜的人们进行连接,进行全方位的灵魂与灵魂的交流,从而使沟通效率与效果得到革命性的提高。另外以VR眼镜为中心,用意念控制智能家居、自动驾驶、智能机器人等物联网设备。从此人类进行智能互联网时代。

对于这些个奸邪,对他们进行ROOT权限,使之透明化。让其丑恶的灵魂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处遁身。于是世界上罪恶的灵魂大大减少,美好的事物不断增多,人们的幸福感得到极大提高,人类开始进入大同社会。

修己安人的目的在于人安己安

人何以能群?曰:“分”。

知道彼此不同,而非完全相同。安人的基础在于人人自觉,各有其分,并且各守其分,只有人人各守其分,才能大家和合为一。

分何以能行?曰:“义”。

义便是合理,怎样分工才能收到合作的效果呢?只有“合理”一途。组织成员分工到合理的地步,依“其他”来互相支援,也做到合理的程度。合理就是不过分,所以是一种守“分”的表现,这样的分工协作,必然能够缔造良好的组织力,产生和的品质。

顶住干扰,静下心来,不停地学习

这些个奸邪,见使用各种手段都无法让我屈服,就开始使用骚扰手段。昨天晚上用中国银行手机客户端的时候,发现网银又登陆不上了,又被他们给改了。当时心里正感到很生气,此时女儿又在旁边催促我帮他拿东西,当时失态地对女儿发泄性地吼了一顿……

网银密码不止一次地给我改了,平安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的网银密码都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给我改了,让我经常登陆不上网银;家里的网络又是三番二次地给干扰,三天两头地网速慢……

这些奸邪的手段并不高明,不外乎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而对我们进行的各种欺骗、各种骚扰而已。用老子的话讲:强良者不得死!不知道圣人老子说的灵不灵。这些个奸邪作恶多端,应该给你们都打上疫苗,控制住你们的身体;应该给你们的邪恶的脑袋装上芯片,控制住你们那丑恶的灵魂。

在气愤之余,我也有隐忧。中国千千万万打了疫苗的孩子,都难逃被控制、被干扰的命运。用这些奸邪的话叫:全程安全可控,甚至连人也不例外。我们可以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但孩子们终有一天会长大,长大了他们能自己左右自己的命运吗?我不由得深深地担心。或许孩子将来对我们的态度不取决于我们对孩子的态度,而是取决于我们对待这些奸邪的态度(不听话就用孩子来制衡你)。努力没有用,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这就是现实。我又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不生孩子的缘故了,各种“全程完全可控”,孩子也会成了一个可以被控制的机器人工具。

不管今后的形势怎么发展,有一点我是确定的:我对你们这些奸邪的态度,永远取决于你们对人民的态度。因果轮回,善恶终来必有报!我这条命要留着将来成为压死你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顶住干扰,静下心来,不停地学习,将来有一天在人民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站出来成为横在你们面前的一道不可逾越的城墙。

忠劝:办公类软件还请认准OFFICE

今天在使用WPS编辑《帛书老子》时发现:原本在OFFICE下正常显示的《帛书老子》,用WPS打开后竟然很多文字显示得牛头不能马嘴,于是我在网站右方做了提示:请用OFFICE打开以下文档!否则个别字会有乱码!。然后我也很快就明白过来了,WPS软件库中的字符集被人为修改了。不光是WPS,几乎所有的国产软件都“全程安全可控”,被控制成某些人想要的样子。

于是我在思考:是什么人某冒天下之大韪,冒着被天下读书人唾骂的危险,修改了字符集?为什么修改字符集,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知道这些国学精粹?他们在害怕什么?

真理不会被掩盖!那些意图掩盖中华文化精粹的人,会被天下人所唾骂,会被历史钉在耻辱柱上!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中国读书人的学习成长环境真的是令人堪忧,不光面对瀚如烟海的书本难以选择,还会被某些邪恶的别有用心的人所误导。或许真的只有愚昧、愚蠢的百省们才他们来说才是安全的。而对无处不在的“统一思想”、“全程安全可控”,那中国梦里的“文化复兴”、“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又从何谈起呢?

或许某些人自始至终只考虑的个人前途,根本没考虑什么中华文化的前途、民族的前途、国家的前途。我算是看明白了!

所以我能做的是,尽量不使用WPS(好好的WPS,被折腾的不成样子了),我去使用没有被“全程安全可控”的OFFICE。

从《肖申克的救赎》谈“体制化”

你看过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么?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那一定会对电影里的角色瑞德(Red)的一段台词印象深刻,记忆犹新:

“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ing.”

今天之所以突然聊到“体制化”,是因为最近我一个朋友想辞去体制内的工作去外面发展,尽管他前期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但是他内心对于离开体制的焦虑依然难以掩盖,以至于不得不依靠安眠药来帮助睡眠,他的表现不禁让我联想到了瑞德的这段台词。

1) 布鲁克斯之死

瑞德的话在电影中的一个角色布鲁克斯的身上体现得尤为深刻。

布鲁克斯在肖申克监狱是一名图书管理员,他于1905年被关进肖申克监狱,到被假释时已经在监狱待了整整50年,他也由一个青年变成了80岁的老人。

在关押在肖申克监狱的50年中,布鲁克斯早已经习惯了监狱的生活,习惯了一成不变的重复,习惯了做任何事都向狱警请示汇报,当他听到自己可以重获自由的消息时,感到的不是高兴,而是不满和恐惧。布鲁克斯不想离开监狱,以至于当当狱友海伍德来向他祝贺道别时,他竟把刀架到海伍德的脖子上,如果我们不站在布鲁克斯的视角来体验他的情绪,我们很难理解他的这种行为。

虽然百般不愿意,布鲁克斯最终还是被要求离开肖申克监狱。50年,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当布鲁克斯站在大街上,看着行人一个个神色匆匆,看着他儿时只见过一次的汽车如今已满街都是,看着商店里的商品琳琅满目,世界的巨大变化给他带来的恐惧是难以想象的。

50年的监狱生活还让他失去了一切社会关系,亲情、友情、爱情,所有与外界的情感联系都化作泡影。已经80多岁的布鲁克斯甚至还需为生计发愁,他被安排在一个杂货店里工作,专门为买东西的顾客包装物品,相比于图书管理员,这并非是一个已经80多岁的老人所能承担的工作,他不仅失去了往日狱友的尊敬,还被杂货店经理所轻视。

完全陌生的世界和毫无安全感的生活使得布鲁克斯痛不欲生,他彻夜难眠,为了摆脱这种困境,布鲁克斯甚至想到弄把枪去抢劫杂货店,以使自己重新被送进监狱。但善良的布鲁克斯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同样被放弃的还有他自己的生命,布鲁克斯最终选择在自己的公寓里悬梁自尽,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是什么夺走了布鲁克斯对生的希望,让他选择了自杀?

我们可以为布鲁克斯的死找出一系列的原因,但是症结的根源还是在于一个被体制化的人突然脱离了体制。尽管布鲁克斯有了人身自由,但其实他早已离不开肖申克监狱,正如当瑞德得知布鲁克斯的死讯之后所说的,“他属于这里,他应该死在这里。”

2) 体制,想说离开你,真的不容易

布鲁克斯为什么不愿意离开监狱呢?这并不难理解,他在监狱已经生活了50年,早已经习惯了监狱,他在监狱受人尊敬,在监狱外却什么都不是,而只是一个不受待见的犯人。

虽然如此,要是给肖申克监狱的犯人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想绝大部分囚犯仍会选择离开离开监狱,开始新的生活,因为监狱并不是什么好地方,而肖申克监狱里更是充斥着罪恶和不公,其管理者甚至比很多囚犯本身还要肮脏无耻。

监狱的功能是对人进行社会改造,但是在肖申克监狱,这一功能却被无毫无限制地滥用,正如冷血的典狱长警告每一个犯人时所说的,“Put your trust in the Lord, but you belongs
to me”(把你们的信任给上帝,但你们属于我)。

在肖申克监狱,犯人的所有行为都会被看管,管理者甚至连对最基本的生理本能都企图加以驯化,就像狱警长霍德林所说的:“让你吃你就吃,让你拉你就拉,让你放屁你就放屁。”在肖申克监狱,上厕所必须向狱警进行报告,得到许可后才能去,这样的控制对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瑞德在被假释后重新获得了自由,可他每次上厕所都会跟经理请示,因为他发现自己如果不向经理请示,连“一滴尿都挤不出来”。要知道,瑞德在肖申克监狱能弄到违禁品,属于能人,这样的能人在离开肖申克监狱后依然难以适应新的生活环境,我们便能联想到老布鲁克斯的处境。

瑞德也像布鲁克斯那样总是感到莫名的惶恐,渴望重回监狱,他自白道:

“我要面对残酷的现实,永远无法适应外面的生活,脑子里老是想着怎么样破坏假释条例,好让他们送我回去,生活在惶恐之中,太可怕了,布鲁克斯知道这一点,知道得太清楚了。我只想回到我熟悉的地方,在那,我不必诚惶诚恐。”

好在他对安迪的一个诺言阻止了他这样做,最终幸运地避免了布鲁克斯的自尽的命运,但从他挣脱“体制化”的艰难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一旦被“体制化”了,要想摆脱它是多么的艰难。

影片似乎也一直在暗示我们,体制化不仅仅只在监狱里才会发生。我们在同情那个无法适应新生活的老囚犯的同时,经常忘记了自己,其实自己并不比这些重获自由的老人强多少。

肖申克监狱的一幕只是我们当今社会生活的缩影,随着现代社会分工的越来越细,我们早已习惯整天按照预设好的程式机械地活动,在生活中一再重复、单调的音符,这样的生活说不上太好,也说不上太坏,可就是离不开。在发达的社会教化制度下,我们性格的棱角被抹去,思想火花的火花被浇灭,成了习惯在“体制化”中逆来顺受的人,我们获得了生存的权力,获得了发展的机会,获得了久违的安全感,却失去了离开体制的能力。

换句话说,现代社会的所有人其实只是生活在更大的“肖申克监狱”之中。

3) 体制是如何重塑我们的?

“体制”意味着约束,而约束则意味着失去了“自由”,换句话说,“体制”最大的特征是逼迫我们做一些自己并不想做的事情。我们做出自己并不想做出的行为,这种违反态度的行为被称之为反态度行为

当我们被要求做出反态度行为时,我们的内心是抵触的,我们只有“做”或“不做”两个选择,这个时候我们会怎么办?由于体制的存在,我们只能选择做,就像肖申克监狱的囚犯一样,于是我们在自愿或者不自愿的情况下做出了反态度行为。

认知失调理论告诉我们,一旦我们做出反态度行为,我们的内心会产生失调(即感觉到不舒服、不开心),由于已经做出的行为无法改变,我们只能通过改变我们的态度来使我们接受自己的行为(参见“行为是如何改变态度的?”),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便慢慢接受了体制期待我们接受的态度,成为了一个顺民。

变成一个顺民的结果就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威廉·福克纳在其代表作《八月之光》中所说的那样:

“没有足够的个人自由,人就丧失了个性;一个人一旦丧失了个性,他也就失去了值得拥有或者是保持的一切东西。”

人性的弱点不仅仅在于此——我们还会渐渐习惯那些我们自己并不喜欢的行为,这便是习惯化

所谓习惯化(habituation),是指连续或多次重复出现的同一刺激使生物对其所作出的行为反应发生衰减的现象,最典型的事例就是“狼来了”的故事。

习惯化是大多数多细胞有机体都会表现出的普遍现象 (Thompson & Spencer, 1966),也是神经系统可塑性的基本形式 (Houtveen , et al., 2001; Thompson, 2009),它帮助个体节约对熟知事件的加工资源,将有限的资源利用到其他同时或即将发生的事件上,是生物体实现优化资源配置、更好适应环境变化的一种适应性方式 (Rolls, 1999; Siddle, 1991;Stephenson & Siddle, 1983),从原生动物到人,处处可见。人也是如此。例如当人们第一次听到某个好消息时会感到高兴,而当再次听到这个消息时,或许依然会高兴,但强调会比第一次听到要小。心理咨询中使用的系统脱敏技术利用的就是习惯化的原理。

这本是我们适应环境的一种生理机制,却也成了环境对我们形成束缚的“桎梏”。这种桎梏是无影无形的,它会使人在不知不觉中形成对环境的依赖,即使这种环境我们过度并不开心,正如瑞德描述的那样:

First you hate them,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首先你讨厌他们,然后你习惯了他们。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你依赖他们。”

犯人们刚刚踏入肖申克进入其体制时,都会试图反抗,当他们意识到自己无法摆脱这种由体制(即监狱系统)导致依附关系时,就会学着去适应体制,最后发展成对体制的严重依赖。对肖申克监狱中的人而言,监狱不仅限制了犯人的肉体自由,还拘禁了犯人的灵魂,长时间的拘禁使它们和监狱融为了一体。

研究证实了这一点,年轻犯人比年长犯人更加暴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抗拒约束其个人自由的犯人将逐渐表现出服从 (Toch & Adams, 1989)。

人类生活所需要遵循的一套既定法则构成了体制,人们对体制的习惯便是体制化。生活在体制中的人必须接受被体制化,否则他们不仅会受到惩罚,可能甚至无法生存。由任何制度、规定、习俗构建的群体生活情境,都可以视肖申克监狱为缩影,体制对人的侵蚀一刻也不会停止,我们中的绝大多数是注定要被体制化的,人们总是在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着肖申克似的角色。

当代人对体制面前是无力反抗的,也无力改变已有体制,只能按照一贯如此的行为方式来对体制表达顺从,并最终依赖体制。由于自身的思维惯性和习惯,这种依赖一旦形成,人即使跳出了原体制下的依附关系,依然会本能地在新体制中寻找旧体制拘束,甚至要求重新恢复原体制。恩格斯对19世纪初期普鲁士农民抵制农奴解放运动的阐释就深刻地体现了这一点,

“甘受奴役的现象发生于整个中世纪,……普鲁士在1806年和1807年战败之后,废除了依附关系,……当时农民曾向国王请愿,请求让他们继续处于奴役的地位”。

这种习惯有多么难破除,本尼迪克特 (1990)曾感慨 “战败这杯苦酒(对于日本军人而言)该是多么难喝”,因为他们已经很难在没有战争和由战争所带来的荣誉中生活了。

4) 脱离“体制化”,我们需要什么?

主人公安迪(Andy)能够逃离肖申克监狱,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和他本人的能力是分不开的。如果安迪在金融、税务、雕刻、地质等领域具备高超能力,他不可能在摆脱束缚的努力中设计可操作的、严密的、滴水不漏的救赎计划,成就自己的精彩人生,然而,仅仅具备这些就够了吗?想想同样是有很强能力的瑞德,差一点就走上了老布鲁克斯的老路。

如果你对《肖申克的救赎》的电影情节有印象,你应该记得安迪冒着被关禁闭的惩罚还要放《费加罗的婚礼》让大家听的那一幕,这一幕能触动人的灵魂,因为我们能看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字——“希望”。

如果说体制化带来的痛苦来自于潘多拉魔盒释放的灾祸,那么最终能让我们实现自我救赎的东西早就藏在了两千多年前的潘多拉魔盒中,那就是希望。因为心怀希望,安迪一直执着地反抗着体制:他冒险为大家赢得啤酒,执着地申请经费以建造全美最好的监狱图书室,教囚犯知识并帮助他们获得文凭,日复一日地挖地洞以逃生……

在二十年的监狱生活中,安迪失去了所有,却从未失去希望,正如他自己所说的:

“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上可以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他们无法达到,也触摸不到,那就是希望……希望是美好的东西,也许是最美好的东西,不论什么时候,好东西从不会死的。”

能力是我们实现脱离体制的工具,它左右着我们离开体制时所能采取的策略,但真正决定我们是否去脱离体制的是希望,正如电影中的那样,因为失去希望,布鲁克斯自杀了,因为存有希望,瑞德开始了新的生活。

美国开国元勋班杰明‧富兰克林曾说:“Great hopes make everything great possible.”无论我们经历过怎样的挫折或不公,无论我们在生命的旅途中失去什么,只有不放弃希望,我们才能获得前行的勇气,完成他人无法完成的事情。正如在电影中,瑞德认为安迪挖出能够逃走的地道需要600年,而安迪只用近20年就实现了。

最后以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名言结尾:

“Nobody grows old by merely living a number of years. People grow old by deserting their ideals. You are as young as your faith, as old as your doubt; as young as your self-confidence, as old as your fear; as young as your hope, as old as your despair.”

“没有人仅仅通过活了几年就变老了。人们通过抛弃自己的理想而变老。你和你的信仰一样年轻,和你的怀疑一样古老。像你的自信一样年轻,像你的恐惧一样古老;像你的希望一样年轻,像你的绝望一样古老。”

转自:https://zhuanlan.zhihu.com/p/31372631

《黄帝阴符经》第二次校注

今天第二次校注了《黄帝阴符经》,我想表达的主张,在几千年前黄帝也有同样的表述:

五元(五气朝元)置治,山海疆域开化启蒙,井田、都师、九州安靖,昆仑(道教语,指头脑)须弥(据佛教观念,它是诸山之王,世界的中心,为佛教的宇宙观。须弥的意思是“妙高”、“妙光”、“善积”等)祖庭(道教祖庭,是指道教宗派祖师常住、弘法或归葬的所在,这里指弘道)四面,中央尊土厚生,亿民繁衍,天道好生。

圣人难现,瞽民漠视,死无觉醒。

蚩犹遗族,阴谋隐患,五洲鬼妖,贻害万年。

阴含阳内,弗如相对。阴有正邪,阳分善恶。阴者隐匿秘谋,阳者显明画算。阴谋善正为德,阳谋恶邪为罪。再战蚩犹魔兽遗祸而得其志者,可知阴谋合化之妙,此谓《阴符》。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事物发生的枢纽),万化安;猎其富,盗贼弱(饮食应该按一定时间进行,才能调理身体健康;行动要合其自然规律并且抓要害,就能保证各种不确定因素得到平定;把盗贼的财富掌控住,盗贼就会偃旗息鼓),此圣化之道。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屠魔(通“逮”,抓捕)之。其盗机也(盗贼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天下莫能见,莫能(无,没有;不;无知的)知。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瞎子以耳代目,所以他的听觉特别灵敏,聋子以目代耳,所以他眼光特别锐利)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返昼夜,用师万倍(排除利益的诱惑,身心专注一事,就可以一倍的兵力达到十倍的战斗力。如果一个军队的统帅也能够做到身心不乱,主事专注,白天黑夜都会认真思考,反复掂量,那样十倍的兵力可以达到万倍的战斗力——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蚩役九黎,犹奴三苗,善勿忍于恶。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人内心的欲望,是由于物欲的刺激而产生的,人一旦沉溺于物欲,就会被物欲所葬送。睁大眼睛看清楚现实和我们目前的处境)纲为武,善莫愚(关键在于要敢于对恶势力使用武力,我良善之辈切莫愚蠢)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天没有主观心施恩于万物,万物却感受到了这种莫大的恩惠;春天,一阵迅雷烈风万物蠢然萌动,生气盎然)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家脉鼎传(上天最大的私心,就是想要我们把权利都用到造福大众上,让帝位在我们中华民族世代相传)

禽之制在气,兽之制在血(制服禽在于一鼓作气,制服兽在于敢流血死拼)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生与死是互为根本,生是死的根本,有生必有死,死是生的根本,有死必有生)恩生犹害,魔害消恩(如果对禽兽心生怜悯,就会被这些人面兽心的犹所残害;邪恶势力最会恩将仇报,忘恩负义)

最后我想说的是:魔兽不除,云门失音(这些妖魔禽兽不早日除掉的话,中央政令将不出中南海)。我们应该越挫越勇,越战越勇,压制住邪恶势力!

尽人事,听天命

从易经的算卦方式来推算,我是“革”命。今天看了曾仕强老师的一篇文章,了解到“利不百,不变法; 功不十,不易器。”意思是没有很多的利益,就不更改法令制度;没有显著的功效,就不改换工具。指没有实际的利益不会改变旧制。另外,曾老师还说子鼠从革之路会尤其难,会有很多是非干扰。我想这些是非干扰我并不惧怕,我会把它们看成是磨练。我更看重的是时和位。

《彖传》说:革卦,是水与火交相更革;就像两个女子住在一起,但双方心志不能投合,必将生变,这就称为革。从这一点来看当今,现实存在着革生存的土壤。

《易经》中又说:“时可矣,位得矣,才足矣,处革之至善者也。”首先革要有天时,就是时代有现实的需要;再者要有位,要有能现行改革的大位;另外还需要有文韬武略、经世济民之才。天、地、人三者合发,革命才能成功。

天之天时、地之大位我们都决定不了,唯一能决定的就是修自己的才德。所以顺其自然,尽人事,听天命。做好自己,把其它的交给老天。如果有一天时代选择了我们出场,我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