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经阴符七术-损兑法灵蓍

(兑,说也)者,机危之决也。事有适然(偶然)(选择)有成败,机危之动,不可不察。

损兑,是进行危机决策的关键。事情有偶然,选择有成功也有失败,危机的走向,不可不细心观察。

故圣人以无为(等侯)有德,言察辞合于事。兑者,知之也;损者,行之也。损之兑之,物有不可者,圣人不为之(言辞;文辞;言语)

所以圣人用无为的方式等侯获得对方所传达的信息,考察对方说的话并且观察对方的言辞是否与事实相符合。说,是为了了解事情;少说,是为了行事方便。要少说且恰当地说,事情有不可行的,圣人就不再为这个言语。

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辞不烦而心不虚,志不乱而意不邪。

所以聪明人不会光顾着自己说话而忽略别人言辞中的隐含信息,因而能够做到言辞不繁乱并且心(思想)不虚弱,志向不紊乱且意愿不偏邪。

(判决罪人,断狱)其难易而后为之谋,因自然之道以为实。

判断事情的难易然后再为之谋划,顺应自然的规律来作实际努力。

圆者不行,方者不(达到、安住),是谓大功。益之损之,皆为之(说讲)。用分威散势之权,以见其兑威,其机危乃为之决。

如果能够使对方圆通之略不能实施,使对方的方正之略不通达成,这叫做“大功”。对要说的话进行增益、减损,都是为了言辞能够恰当地表述出来。善用“分威”、“散势”的权变,以显现出说话的威力,处危机之时就要这样为之决策。

故善损兑者,譬若决水于千仞之堤,转圆石于万仞之谿。而能行此者,形势不得不然也。

所以善于运用损兑的人,他处理事情就好像挖开千丈大堤放水下流,又好像从万丈的谿谷上向下滚动圆石一样。而能够做到这个的,是其所造就的形势使人不得不如此。

本经阴符七术-转圆法猛兽

转圆者,无穷之计也。无穷者,必有圣人之心,以原不测之智,而通心术。

转圆,是说要像转动圆珠一样源源不断地产生计谋。要想源源不断地产生计谋,必须具有圣人的思想,从而推究出不可估量的智慧,并且要通达思想的方法。

而神道混沌为一,以变论万类,说义无穷。智、略、计、谋,各有形容,或圆或方,或阴或阳,或吉或凶,事类不同。故圣人怀此用,转圆而求其合。故与造化者为始,动作无不包大道(正确的道理),以观神明之域。

而神灵之道处于混沌的统一状态,用变化的视角来论说万物,游说的道理也就无穷无尽。智慧、战略、计策、谋划,具有各自的特点,有的要求圆通,有的要求方正;有的要运用在暗处,有的要公开实施;有的给人带来吉祥,有的给人带来凶险,这是为了应对不同的事类。所以圣人怀着这个思路进行运用,在处理事情时就像转动圆珠一样,产生无数计谋以求与事物状况相吻合。所以圣人以自然创造演化之道为出发点,其行为无不符合自然大道,以此得以察看到神而明之的区域。

天地无极(无穷尽;无边际),人事无穷,各以成其类,见其计谋,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

天地是广阔无边的,人事是变化无穷的,各以其特点分成不同的类别,看清楚对方的计谋之后,必能推知事情最终的吉凶成败。

转圆者,或转而吉,或转而凶,圣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转圆(才能)(规律;道理)

转圆,有的转化为吉祥,有的转化为凶险,圣人以“道”的运行规律来推知存亡之机,这样我们就知道要通过转圆才能够使事情依从规律。

圆者,所以合语;方者,所以(同“措”,处理,安排)事。转化者,所以观计谋;接物者,所以观进退之意。皆见其会,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

圆,用来让彼此话语投机;方,用来措注(处置)事情。运转变化,是为了探知对方的计谋;接触外物,是为了探知对方进退的意向。只有彼此都看到了契合点,才能抓住关键环节与对方说的话相接引。

本经阴符七术-散势法鸷鸟

散势者,神之使也。用之,必循间而动。威(清静;安静;庄重;严肃)内盛,推间而行之,则势散。夫散势者,心虚志溢。

散势,是由精神使唤的。运用散势之法,一定要瞅准对方的空隙和漏洞后再采取行动。威在内安静地积聚以至旺盛,再抓住对方的空隙和漏洞而从事,则势可以散发出去。散势,要内心虚静且志向充溢。

意衰威失,精神不专,其言外而多变。故观其志意为(衡量)(数,计也。谋划),乃(可、能够)揣说图事,(力求达到最大限度;尽量,尽可能)圆方(谓随物赋形,或方或圆)(同时;同样;一起)短长。

意愿衰弱则威势丧失,导致精神不专一,其表现在外的言语就会多变。所以要看对方的意志进行衡量谋划,才能够揣测游说、谋划事情,过程中尽可能做到灵活地使用圆和方,同时要扬长避短。

无间则不散势,散势者,待间而动,动而势分矣。

没有空隙和漏洞则难以散发势,散势,要等待对方出现空隙和漏洞再采取行动,一旦行动就能使自己的势分散出去。

故善思间者,必内(精诚,专一)五气,外视虚实,动而不失分散之实。动则随其志意,知其计谋。

所以善于思索寻查对方空隙和漏洞的人,在内必须精诚地专一五气,在外要观察对方的虚实,一旦行动就不会失去分散威势的实效。行动则要跟随对方的意志,以了解对方的计谋。

势者,利害之决,权变之威。势败者,不以神肃察也!

势,是对利和害的决策,是通过权变散发出的威力。势败,是因为不能安静地凝神观察!

本经阴符七术-分威法伏熊

分威者,神之覆也。故静意固志,神归其舍,则威覆盛矣。威覆盛,则内实坚;内实坚,则莫(阻挡 [某人或某事物] 的通路);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如其天。以实取虚,以有取无,若以镒称铢。

分威,就是用精神覆盖对方。所以要平心静意、坚定志向,使精神归于心舍,则覆盖对方的威才能更加强盛。威覆盖得强盛,则内心坚定。内心坚定,则威发出之后就没有人能够阻挡;没人能够阻挡,则可以分散对方的威,动摇对方的势,如天覆万物那样以绝对优势压倒对方。以己方之实去攻取对方之虚,以有威去对付无威,就像用镒来称铢一样轻而易举。

故动者必随,唱者必和;(弯曲)其一指,观其余次;动变见形,无能间者。

因此只要我们一行动,必定有人追随;只要我们一倡导,必然有人应和;先弯曲一个手指,然后依次察看剩下的;对方的一举一动都会显现出来,没有一个能隐而不现的。

(仔细思考,反复分析、推究)于唱和,以间见(泛指缝隙;空隙 );动变明,而威可分。将欲动变,必先养志伏意以视间。

对双方一唱一和的交流过程进行考察,通过隐而不见的蛛丝马迹去寻找对方的空隙和漏洞;待对方的举动变得明晰之后,而我方的威就可以分散出去。将要有什么活动变化,必须先修养志向、隐蔽意愿并暗中观察对方的空隙和漏洞。

知其固实者,自(犹教之。教育,培养)也;让己者,养人也。故神存兵亡,乃为知形势。

知道坚定和充实自己的,是懂得自我教养的人;自己讲求退让的,是懂得教养他人的人。所以,能够做到精神专注而进击之势毫不显现,那就是大有可为的形势。

本经阴符七术-实意法螣蛇

(充满;充实;填塞)意者,气之虑也;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明荣,虑深远则计谋成;神明荣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事)不可(缝隙;空隙)。意虑定则心遂安,心遂安则所行不错,神自得矣,得则(聚集,集中)

实意(充实意愿),就是气的思虑;心需要安静,思虑需要深远。心安静则神而明之的状态兴盛,思虑得深远则计谋成功;神而明之的状态兴盛则志向不会紊乱,计谋成功则事情不可被人乘隙而入。意志和思虑安定则心就安详,心安详则所作所为不会出差错,精神自然具备,具备精神则能集中精神。

识气(指辨别人的气质、品性和本质的能力。在古代文化中,气是指人的精神、气质和个性特征,也包括人的道德品行和修养。通过观察和感知他人的言行举止、态度和行为,以及与他人的交往和互动,我们可以逐渐了解他们的气质和品性)(托付、依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言无由心矣。故(信,诚也)心术,守(真诚;诚实,情感真切)一而不(改变),待人意虑之(相接、接触)(聚合,合在一起),听之(侦察、探察)也。

识气依附在表面,奸邪之徒就会乘虚而入,阴谋诡计就会迷惑我们,所说的话也不经过心(思想)了。所以诚心的方法,是坚守真诚专一而不变,等待与他人意志和思虑的接合,对听到的内容进行探察。

计谋者,存亡之枢机。虑不会,则听不(详细,周密)矣,(侦察、探察)之不得。计谋失矣,则意无(“所”假借为“处”)(同“伸”,舒展开),虚而无实。故计谋之虑,务在实意,实意必从心术始。

计谋,生死存亡的关键。思虑不能融汇聚合,则听到的情况就不会周祥,探察就没有收获。计谋就失败了,这样就会导致意愿没有能得到伸展,空虚而不充实。所以思虑计谋,务必充实意愿,充实意愿则必须从正确思想的方法开始。

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定志。虑(往,朝某方向走,到…去)(古作“大”,大的,广大的)虚,待(泛指神灵)往来。

自然无为以求得安静,五脏之气调和六腑,精神、魂魄各安其所而不动,才能做到用心去看,用心去听,使志向坚定。思虑到广大而虚空的境界,等待与神灵(灵感)往来。

以观天地开辟(指宇宙的开始。古代神话,谓盘古氏开天辟地),知万物(用在作主谓结构的谓词前,相当于“之”、“的”)造化,见阴阳之终始,(推究)人事之政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暗中察看)(yǒu,窗户)(观察;知道;了解)天道(自然规律),不(见,视也)(出君下臣名曰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以通神明,应于无方(没有固定的方向、处所、范围),而神宿矣。

看天地宇宙的开创,明白了万物的创造演化,了解了阴阳的周而复始,推究出人世间的政治和管理。不出门就了解天下大事,不暗中察看窗外就了解自然界的变化规律;不用亲眼看就可以对下发出指示,不用亲自去做就可以达到目的。这就是所谓的“道知(以道推知)”。以此可以通达到神而明之的状态,以应对万事万物,而神灵亦来宿于此矣。

本经阴符七术-养志法灵龟

养志者,心气之思不达也。有所欲,(有志;立志;专心)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欲多则心散,心散则志衰,志衰则思不达。

修养志向,是因为心思不畅达。有了欲望,就会专心放在心中思虑(以满足欲望)。志向,是被欲望所驱使的。欲望多了,心就会涣散;心涣散了,志向就会衰弱;志向衰弱了,思虑就不能畅达。

故心气一,则欲不(犹疑不决,不知道往哪里走好);欲不徨,则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理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

所以心气专一,则欲望就不彷徨;欲望不彷徨,则意志就不会衰弱;意志不衰弱,则思虑就会条理畅达。条理畅达则和气通畅,和气通畅则胸中就不会有乱气扰烦。

故内以养志,外以知人。养志则心通矣,知人则职分(古义为职责本分,职务范围内应尽的责任)明矣。

因此对内要修养志向,对外要了解他人。修养志向则心通畅,了解他人就可以做到知人善任。

将欲用之于人,必先知其养气志,知人气盛衰,而养其志气,察其所(习惯、熟悉),以知其所能。

将要用这个人,必须先了解这个人是如何修养气和志的,了解他气的盛衰,而且要看他如何修养他的志气,观察他的习惯,以了解他的才能大小。

志不养,则心气不固;心气不固,则思虑不达;思虑不达,则志意不实;志意不实,则应对不(勇敢、勇武);应对不猛,则志失而心气虚;志失而心气虚,则丧其神矣;神丧则仿佛;仿佛则参会不(专一)

志向不修养,则心气就不会稳固;心气不稳固,则思虑就不通达;思虑不通达,则意志就会坚实;意志不坚实,则应对就不勇敢;应对不勇敢,则志向就会丧失、心气就会虚弱;志向丧失、心气虚弱,则丧失其精神;精神丧失则会恍惚,恍惚则会导致参考、斟酌、综合等行为不能专一。

养志之始,务在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神明(指人的精神和智慧)常固守,乃能分之。

在修养志向的开始,一定要先安定自己;自己安定了则意志才会坚定;意志坚定了则自身的威势不会分散。神而明之的状态长久地固守住,才能分散别人的威势。

本经阴符七术-盛神法五龙

盛神者,(满,充满)五气(五神即神、魄、魂、意、志五种人的精神活动,中医五行理论中,五神与五脏相应,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又称五脏所藏),神为之长,心为之舍,(道德,品行。《周礼·地官》注:德行,内外之称,在心为德,施之为行)为之(重要,重大),养神之(道理;方法)归诸道。

精神旺盛,是因为充满有五气,精神是五气的统帅,思想是五气的止息之所,道德是五气的重要决定因素,蓄养精神的方法就是归之于“道”。

道者,天地之(起点、开始),一其(开端,头绪)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无形化气,先天地而成,莫见其形,莫知其名,谓之神灵。故道者,神明(指人的精神和智慧)(水流所从出的地方),一其化端。

所谓“道”,是天地的起点,“一”是其开端啊!然后才有万物的化育,天的产生。它包含恢弘无形的化育之气,它先于天地而生成,我们不能看出它的形态,不能叫出它的名字,称它为“神灵”。所以“道”,是神而明之的源头,而“一”是“道”变化的开端。

是以德养五气,心能(找到)(和合),乃(发生,呈现;产生)(方法;策略)。术者,心气(心意,心思)(引导、指引)所由舍者,神乃为之使(使唤;役使;支使)九窍(指耳、目、口、鼻及尿道、肛门的九个孔道)十二舍(即中医的十二脏:心、肺、肝、胆、膻中、脾、胃、大肠、小肠、肾、三焦、膀胱)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

因此道德涵养五气,思想能得到“一(和合)”,才能产生方法。方法,就是心气的引导,自所居之所(心)产生,精神而为之所支使。人体的九个孔窍和十二舍是气运行的门户,心是它们的主宰。

(生命)受于天,谓之真人(亲身和活着的人);真人者,与天为一。内修练而(意识、感觉)之,谓之圣人;圣人者,以类知之。

生命受自于天,称之为真人,真人与天合而为一。通过内心的修炼而觉悟出“道”的人,称为圣人;圣人通过类推的方法来觉悟“道”。

故人与一生,出于物化。知类在窍,有(地方)疑惑,通于心术(用心思考,认知事物的方法),心无其术,必有不通。其通也,五气得养,(一定;务必)(止息、停止)神,此谓之化。化有五气者,志也、思也、神也、德也,神其一长也。

所以人和“一”同时产生,出自于万物的造化。人了解各类事物在于利用各种感觉器官;有了疑惑的地方,通过思想的方法来通达。如果思想没有方法,那必定有不通达的地方。通达之后,五脏精气得到蓄养,这时务止住精神,这就叫做“化”。化五气,依靠志向、思想、精神、道德,其中精神是最主导者。

静和者养气,养气得其(和谐;协调),四者不衰。四边威势,无不为,存而舍之,是谓神化。归于身,谓之真人。

做到安静、平和就能养气,养气能使得五气和谐,那么志向、思想、精神、道德就不会衰退。四面充满威势,我们就能无所不为,威势长存不散,就叫做神化。神化归于自身时,就叫做真人。

真人者,同天而合道,执一而养产万类(万物,多指有生命的),怀天心(天意)(施行;实行;推行)(恩泽、恩惠)(培养,修养)无为;(可、能够)包志虑思意,(1、并且。2、能、可以)行威势者也。(通“仕”,作官)者,通达之神(chéng,《说文》:“盛,黍稷在器中以祀者也”。理解为容纳),乃能养志。

真人者,同乎天且合乎道,执“一(和合)”因而能养育生出万物,心怀天意,施行恩泽,修养无为(之道);是能够包容他人的志、虑、思、意,并且可以实施威力气势的人。作官的人,通达这个容纳的精神,才能修养志向。

鬼谷子-中经

中经,谓振穷趋急。施之能言、厚德之人;救拘执,(恶人)者不忘恩也。能言者,(同类,辈)善博惠;施德者,依道;而救拘执者,养使小人。盖士遭世异时危,或当(依靠;凭借)(充满;填塞)坑,或当伐害能言,或当破德为雄,或当抑拘成罪,或当戚戚(忧惧;忧伤的样子)自善,或当败败自立。

中经,说的是救人于穷困和危急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一定是那些能言善辩、品德醇厚的人。拯救他人于拘泥固执,穷困之人不会忘记你的恩德。能言善辩的人,都同样地善于广泛地施行恩德。那些对人施行恩德的人,都遵循道义。而拯救他人于拘泥固执的人,就能够豢养、驱使那些人格卑下的人。士大夫处在动乱的年代,当遭遇危难时,有的人凭借智慧免遭坑害;有的人在嫉妒之下加害能言善辨之士;有的人放弃仁德并成为一方雄主;有的人遭压制打击拘系并无辜获罪;有的人在忧惧之下明哲保身;有的人失败连连却能自强自立。

故道贵制人,不贵制于人也。制人者,握权;制于人者,失命。是以“见形为容,象体为貌”,“闻声知音”,“解仇斗郄”,“缀去”,“却语”,“摄心”,“守义”。《本经》(通“记”,记录,记载)事者,纪道数,其变要在《持枢》、《中经》。

所以为人处世之道,贵在挟制别人,而不能被别人挟制。能够挟制别人,便能够把握主动权;受制于人,就失去了对自己命运的掌握。所以,要能看见外形要能判断其容貎、想象其体态就能推知其心貌,要听到其说话就能听出弦外之音,要善于解除争斗和挑拨矛盾,要善于结盟远离权力中心的人,要善于结交奇才异能之士,要时刻谨守做人的道义。《本经阴符七术》记载的事情,记载的是自然规律和方法技巧,其运用变通的要点都在《持枢》《中经》中。

“见形为容,象体为貌”者,谓爻为之生也;可以影响(根据)形容、象貌而得之也。有守之人,目不视非,耳不听邪,言必《诗》《书》,行不淫僻;以道为形,以德为容,貌庄色温,不可象貌而得之。如是,隐情塞(xì,空隙;裂缝)而去之。

“见形为容,象体为貌”讲的是,像在占卦时看到卦爻就可推测吉凶一样;可以从根据一个人的形体容貌、形象外貌等方面探知他的内心世界。有高尚操守的人,眼睛不看非礼的东西,耳朵不听邪恶的声音,言谈必以《诗经》《尚书》的礼义为依据,行为不放荡淫乱和邪恶不正;他们以道为形体,以德为容颜,(行为举止都遵循道德的要求,)容貌端庄,神情温和,这样的人就难以从外貌形态去判断他们的内心世界。如果是遇到这种对手,就赶快隐藏起自己的真情,避免自己的言语中出现漏洞,悄悄地离他们而去。

“闻声知音”者,谓声气不同,恩爱不接,故商、角不二合,徵、羽不相配,能为四声主者,其唯宫乎!故音不和则悲,是以声散、伤、丑、害者,言必逆于耳也。虽有美行、盛誉,不可比目、合翼相须也。此乃气不合,音不调者也。

所谓“闻声知音”,就是人与人如果言语不合,意气不投,彼此间的感情就不会相通。就如同在五音中,商与角不相合、徵与羽不相配一样,能够主宰协调四音的,只有宫音了。所以音声不和谐,听起来就会非常难受,所以声音中的散、伤、丑、害都是不和之音,用这些话来游说必然难于入耳。即使他们有美好的操行、高尚的声誉,彼此间也依旧不能像比目鱼和比翼鸟那样密切合作。这就是因为气质不和、语言不协调。

“解仇斗郄”。解仇者,谓解羸微之仇;斗郄者,斗强也。强郄既斗,称胜者高其功,盛其势也;弱者哀其负,伤其卑,污其名,耻其宗。故胜者闻其功势,苟进而不知退;弱者闻哀其负,见其伤,则强大力倍,死而是也。郄无极大,御无极大,皆可胁而并。

“解仇斗郄”。所谓解仇,是说要调解两个弱者之间的敌对关系,让他们和解;所谓“斗郄”,则是使两个强大的对手相互争斗。强大的对手争斗时,对于得胜的一方,宣扬其功业,壮大其声势。对于失败的一方,则哀叹他的失败,伤害他的自卑,玷污他的声名,侮辱他的祖宗。所以得胜者听到人们称赞他的功劳和威势,便只知道进攻不知道适可而止;而失败者,听到人们哀叹其失败,看到自己被伤害,就必然奋发图强,拼尽全力,忘死而战。矛盾无极大,抵抗就无极大,两强都会因此而受到削落,这样就可以都被我们胁迫甚至吞并。

“缀去”者,谓缀己之系言,使有余思也。故接贞信者,称其行,厉其志,言可为可复,会之期喜。以他人之(相近、差不多)引验,以结往,(通“盟”,结盟)款款(诚恳;忠实)而去之。

所谓“缀去”,说的是向即将离去的人倾吐挽留他、关心他、赞美他的话,令他人走了还十分留恋我们,使彼此关系不断。所以,对将要离去的忠贞守信之人,要称赞他的德行,鼓励他的志向,言辞中鼓励他此去仍然可有所作为并且流露出希望他重新回来的意思,期待再次与之相会,他领会以后,一定会满怀期望和喜悦。再引证别人往日的相似成功事例来验证自己的话,以表明今后还要与他保持交往,诚恳地结盟之后彼此分手而去。

“却语”者,察伺短也。故言多必有数短之处,识其短,验之。动以忌讳,示以时禁,其人恐畏,然后结信以安其心,收语盖藏而却之。无见己之所不能于多方之人。

所谓“却语”,是说要在暗中观察、窥伺他人的短处。因为话说多了,必然会有失误的地方,从而暴露出很多短处。我们发现其中的短处,并将它与事实相验证。必要时,要把他何时所讲犯了什么忌讳,触动了当时哪个禁令的事讲给他听,等对方恐惧害怕的时候,再以诚信来结交他,安抚他的恐慌之心,把以前说过的话柄埋藏在心里,退到背后去挟制他。由此而论,我们不要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有见识、经验丰富的人,以免自己有把柄被对方抓住。

“摄心”者,谓逢好学伎术者,则为之称远;方验之道,惊以奇怪,人系其心于己。(摹仿;师法)之于人,(证据;凭证)去,(随意,随便;任意)其前,吾归诚于己。遭淫酒色者,为之术;音乐动之,以为必死,生日少之忧,喜以自所不见之事,终(认为,以为)可观漫澜(无边无际貌)之命,使有后会。

所谓“摄心”,说的是碰到那些喜欢学习、富有才艺的人,就要为他们扩大宣传,使他的名声传到远近各地。一旦他的学识和才艺得到验证,就惊叹他的奇才异能,对方就会与自己心连心。在别人面前摹仿他,以他过去的成功案例作为凭据,任意地拿一两件出来摆在别人面前,他就会更加诚心地归附于自己。遇到沉湎于酒色的人,就要采用另一种手段。先用音乐使他猛醒过来,使他认识到这样下去必然早早步入死亡的深渊,从而产生生命短促的担忧。然后我们再喜形于色地描述一些他未曾见过的美好事物,最终使他认为可以看到无边无际的广阔美好人生,使他对我们感激倍加,希望与我们再会。

“守义”者,谓守以仁义,探心在内以合者也。探心,深得其主也。从外(管束、阻止)内,事有(束缚;捆绑),曲而随之也。故小人比人,则左道而用之,至能败家夺国。非贤智,不能守家以义,不能守国以道。圣人所贵道微妙者,诚以其可以转危为安,救亡使存也。

所谓“守义”,就是谨守做人的道义,用仁义道德去探测对方的内心世界,以求彼此相合。刺探对方内心,非常清楚地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然后从外部去管制他的内心,当事情与我们的诉求有所关联时,再迎合并依从他。故而小人与人亲近,则是用旁门左道的方式来管制对方的内心,以至于常常会导致对方家破国亡。不是贤能智慧的人,不能用仁义来守家,不能用道来守国。圣人之所以尊重并谨守道义的微妙,是因为道义的确能够使家庭和国家转危为安,拯救危亡使其生存。

鬼谷子-持枢

持枢,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之正也,不可(触犯;冒犯;冲犯;冲)而逆之。逆之者,虽成必败。

持枢(抓住关键),就是说春季让万物萌长,夏季让万物成长,秋季让万物收获,冬季让万物储藏,这是自然运行的正常法则,是不能冲犯和违背的。谁违背了它,即便一时成功也终究会失败。

故人君亦有天枢,生、养、成、藏,亦复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者,虽盛必衰。此天道,人君之大纲也。

所以人间君主也应该把握自然之道的关键,即使百姓休养生息、让百姓安居乐业、把百姓教养成才、爱惜并且不过度使用民力。(这种顺应自然的为政之道)也可以说是不能冲犯和违背的,违背了它,即使一时兴盛,最终也必然走向衰败。这个是天道,是人间君主治国的基本纲领。

鬼谷子-却乱

世人无识无备,故而处乱丛生。修炼累年,常(忧虑,担心)毁于一旦,人鲜能备。善备者临乱不(患,忧也;忧虑),应急最难,故曰“却乱”。

世人对事物没有深刻的认识,对未来也没有做出相应的准备,所以弄得处处乱象丛生。修炼积累多年,常常忧虑会毁于一旦,人很少能够对此作出准备。善于准备的人在面临危乱时不会忧虑,应付紧急突发情况是最困难的,所以称为“却乱”。

乱者,文理(犹条理)失调,诸事倒逆(犹颠倒),毁势困人。却,消解约束,化融阻塞,急迫之用。

所谓的乱,就是没条理,诸事颠倒,毁了形势困住了自身。却,就是消解约束,化解消溶阻碍和堵塞,在急迫之时所用。

事物变迁,道理隐匿,能料事圆满者寥寥。人性懈怠,不迫难行。背面而无备,变化无穷,故而托言(假称)“突然”,不备之患多也哉。

事情发生变迁之时,道理会隐匿不见,能够料事圆满的人寥寥无几。人性都是松懈懒惰的,不逼迫就难以前行。人一向对背面的事情就没有准备,事情的变化却是无穷的,故而借以称作“突然”,因不做准备而引发的祸患多了去了。

人,为象所迷,为理所惑;为表所蔽,为里所困。表象视觉,文理知觉;(mán,谩,欺也)造视听,巧言令色,百利托付,事理无不营营(追求奔逐、奔走钻营)

人,被事物表象所迷惑,被个中道理所困惑,被他人外表所蒙蔽,被自己内心所困扰。看透事物表象靠视觉,通达个中道理靠知觉;通过欺骗的的手段制造视听,用动听的言语和伪善的面目取悦于人,各种利益托付,事理无非是奔走钻营。

却乱者,再造表里,取信为势,若蔺相如完璧归赵,回缓之策。却乱之际,急中生智。浊其心目,惑其所欲,敛其锋芒,挫折其气,伤害不得其所,解乱除患,而后得以便宜从事。

所谓却乱,就是重新构造事物的内因和外因,采取诚信的方式去营造有利的形势,如同蔺相如完璧归赵的做法一样,这是让局势由紧张转为缓和的策略。在却乱的时候,要急中生智。混乱其心目,迷惑其欲望,收敛其锋芒,挫折其锐气,使其伤害不到我们的要害,以解难除患,之后我们才能够采取合宜的做法进行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