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经37-不辱以情,天地将自正

道恒无名,侯王若守之,万(宇宙间的一切事物)将自𢡺(1、教化。2、感化;转变人心,使人回心曰化)

𢡺而(欲,贪欲也。——《说文》)作,吾将(tián,这个字的意思是闭门认真反省)之以无名之(木:朴拙,朴实坦率,不曲意奉迎别人。屋:家)。阗之以无名之楃,(“夫”假借为“彼”,他、她、它、他们)将不辱。不(玷污,辜负)以情,天地将自正。

注解:

道常常是默默无名的,侯王若能恪守“道”,万物都将会按自己的本心发展并自然地得到教化。

(人们)在按自己本心发展的过程中如若有贪欲产生,我将把他放在不知名的简朴之地(下乡)让他认真地闭门反省。把他放在不知名的简朴之地(下乡)让他认真地闭门反省,他才会不辱没自己。(只要他)不辱没(人民的)一片殷切期望之情,(积极改过自新,)那么天地也将自然回归到正态。

道经36-邦利器不可以视人

将欲(拾,掇也。——《说文》)之,必(《说文》:“古,故也。故,使为之也。按故者,凡事之所以然。而所以然皆备于古。”)(放纵,无拘束)之;将欲弱之,必古强之;将欲去之,必古(亲近;交往,交好)之;将欲夺之,必古予之。是胃微明。

柔弱胜强,鱼不可脱于(水深而清),邦利器不可以(治理,处理)人。

注解:

想要拾掇它,必须故意放纵它;将要削弱它,必须故意增强它;将要离开它,必须故意亲近它;将要剥夺它,必须故意施与给它,(最终完满地实现自己的主观愿望,)是为“隐而不现之睿智”。

柔弱胜过刚强(和风细雨胜过雷霆万钧),鱼儿不可离开清深之水(统治者与人民的关系如同鱼水),国家的强力工具不可以用来治理人民。

道经35-执大象,天下往

大象(指世界一切事物的本原,即无形无象的道),天下(1、归向。2、交际、交朋友);往而不害,安平太。

乐与餌,过(感通)止。故道之出言也,曰:谈呵其无味也,视之不足见也,听之不足闻也,用之不可(完毕;完了)也。

注解:

执守“大道”,天下都将前来归向、交往;归向、交往而不互相伤害,则天下安享太平。

音乐与美食的诱惑,能感通过往的路人为之停留。所以“道”从口里讲出来,叫做:谈起来是平淡无味的,看着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的,听着也没有令人感到振聋发聩的,使用起来作用却是无穷无尽的。

道经34-万物归焉而弗为主

(fēng,水润泽,风无孔不入)呵,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万物归焉而弗为主。

则恒无欲也,可名于“小”;万物归焉而弗为主,可名于“大”。

是以聲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为大也,故能成大。

注解:

道润泽万物,影响无处不在呵,它可以左右万物啊!它助人们功成事遂而无意博取美名,万物归附于它而它却不以主宰者自居。

(有“道”的人)则常常没有什么欲望,可以称为“低微”了;天下万物尽归附于自己而自己不以主宰者自居,可以称为“伟大”了。

因此遵道而行的人之所以能成就其伟大,是因为他不追求伟大,所以才能够成就其伟大。(权力由民众赋予,政绩由民众评判)

道经33-不失其所者久也

知人者知(通“智”)也,自知者明也。

胜人者有力也,自胜者强也。

知足者富也,强行者有志也。

不失其所(根本,此指品行、德行或道德)者久也,死不忘者寿也!

注解:

能认识了解他人的人是智慧的,能认识了解自己的人是聪明的。

能战胜别人的人是有力量的,能战胜自己的人是强大的。

知道满足的人是富有的,能顽强地向自己的目标力行不懈的人是有志气的。

不离失其根本(即道德)的人是能够长久不衰的,死之后不被人民忘记的人是长寿的!

道经32-俾道之在天下也

道恒无名,(1、谐音为“我”。2、“木”的意思是朴拙,朴实坦率,不曲意奉迎别人;“屋”就是“家”,合起来就是“朴拙居家”)(以,因为)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服从,归顺)

天地(xiàng,辅佐、帮助)(庄稼和粮食的总称)(仰赖、凭借)(yú,安定)甘洛,民莫之令而自均焉。

始制有(做某事时用来作依据的称号),名亦(已经,既然)有,夫亦将知止,知止所以不殆。

(bǐ,人卑微)道之在天下也,犹小浴之与江海也。

注解:

“道”常常是默默无名的,我朴拙居家,因为显得弱小,天下没人敢臣服于我。侯王若能恪守“道”,万物将自动归服。

天地(恪守“道”)辅佐庄稼和粮食的生长,凭借安定甘美的洛水,人民不需要对发出什么命令,就能自然地使大家雨露均霑。

万物始生即伴随着各种名义和制度的制定,名义和制度既然已经有了,我们也应当知道适可而止,知道适可而止才不会有危险。

人卑微的道(名义和制度)在天下大道面前,像小河谷之与江海。

道经31-銛袭为上

(军事;武力;战争)者,不祥之器也,(1、他人,众人。2、特指人)或恶之,故有欲者弗居。

君子(对统治者和贵族男子的通称)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也。

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guā,1、“金”谐音“今”,“舌”为“言语”,注解为“如今建议”。2、断)(照旧搬用;继承;重复)为上。

(得意,高兴)也,若美之,是乐杀人也!夫乐杀人,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

是以吉事上左,丧事上右;是以便(pián,足恭也,通“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居之也。

杀人众,以悲依(存在)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注解:

这个战争,是不吉祥的手段,人们都厌恶它;所以有欲于天下和平的人不怀着动辄发动战争的心思。

统治者在平素家居生活中以左边为贵位,用兵却以右边为贵位。所以战争,不应当是统治者用来处理问题的手段。

战争,是不吉祥的手段,事情无法解决时不得已才使用它;如今建议龙依从劝告,断了动辄就要发动战争的念头。

不要(因为战争取得胜利而)高兴得意,若因此而高兴得意,则是以杀人为乐啊!以杀人为乐,是无法凭此得志于天下的。

因此举办喜事崇尚以左边为尊位,举办丧事崇尚以右边为尊位;因此偏将军(副将)统领部队在左边,上将军(主将)统领军队在右边,这就说明是参照了办丧事的礼仪。

杀人众多,要依存悲痛之心;战争胜利了,要以丧礼的方式对待。

道经30-果而不强

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强于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居,楚朸(lì,【詩·大雅】如矢斯棘)生之。

善者果而已矣,毋以取强焉。果而毋(马高六尺为骄),果而勿(矜,大也),果而勿(1、自夸,自吹自擂,夸耀自己。2、通“阀”,功劳,功业),果而毋得已居,是胃果而不强。

物壮而老,是胃之不道,不道蚤已。

注解:

用“道”来辅佐君主,不以用兵逞强于天下,这种做法很容易招致还报。军队所停留的地方,荆棘丛生(家园荒废)。

善战者只要能达到战略目的就可以了,不要采取逞强的方式。达到目的了不要骄傲自满,达到目的了不要自高自大,达到目的了不要自矜功伐,达到目的了是出于迫不得已,这叫“达到目的了却不逞强”。

事物强大壮盛之后就会走向衰亡,是为不合于道,不合于道必定早夭。

道经29-去甚,去大,去楮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弗得(已,成也。——《广雅》)。夫天下神器(帝王的印玺,借指帝位、国家权力)也,非可为者也。为者败之,(1、固执,坚持。2、实行。3、掌握,控制)者失之。

故物或行或随,或炅或(cuǒ),或强或羸,或(古同“柸”,左边的“木”主仁义;右边的“丕”,遵奉、秉持的意思。两边合起来的意思是秉持仁义)(1、wěi,抛弃。2、tuǒ,古同“橢”。“隋”同“堕”,垂落。左木右隋,仁义掉了的意思)

是以聲人去(过分),去大,去(chǔ,“木”代表“仁”,木者指“仁者”)

注解:

(如果谁不顾万物本性和自然规律,)想要拿着天下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治理,我看是不会达成所愿的。那统治天下的权力是天下民众赋予的神器,不可以按照自己的主观意志强行治理,违反万物本性和自然规律而按照自己的主观意志强行治理的会招致失败,固执地实行全面控制一切的政策(即要求全程安全可控)将会失去天下。(违背自然规律必定招致自然的报复,抗拒历史的规律必定遭到历史的报应,违抗人民的意志必定被人民推翻。)

(世间万物姿态万千、禀性各异,)所以人们中间有人匆匆前行,有人慢慢尾随;有人炙手可热,有人坐冷石板凳;有人强大,有人羸弱;有人秉持仁义,有人抛弃仁义自甘堕落。

所以遵道而行的人要(看透世间万象)避免过分把持,避免好大喜功,避免以仁者自居。

道经28-楃散则为器

知其(先、强、动),守其(后、弱、静),为天下(氵:水代表“智”,这里是动词,开智。奚:古代指被役使的人);为天下溪,恒德不(奚:奴隶、仆役。隹:zhuī);恒德不雞,复归婴儿。

知其日,守其辱,为天下(洗涤);为天下浴,恒德(才、始)(重视);恒德乃足,复归于樸。

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恒德不(tè,通“忒”,变更;差错);恒德不貣,复归于无极(古代哲学中认为形成宇宙万物的本原,以其无形无象,无声无色,无始无终,无可指名,故曰无极)

楃散则为器,圣人用则为官长,夫大制无割。

注解:

知道自己是雄强的,却甘愿守持雌弱,为天下被奴役的人们开启智慧;为天下被奴役的人们开启智慧,恪守德行不求被奴隶们所追随;恪守德行不求被奴隶们所追随,大家就会复归于婴儿般纯真的状态。

知道自己是光明的,却甘愿坚守屈辱,为天下人洗涤罪恶;为天下人洗涤罪恶,恪守德行开始被重视;恪守德行开始被重视,大家就会复归于质朴的状态。

知道自己是洁白的,却甘愿居于幽暗,做天下人的榜样;做天下人的榜样,恪守德行不出现差错,恪守德性不出现差错,宇宙万物就会复归于本原。

粗陋的木帐经拆散、打磨并经重新组合后可以做成有用的器具,有德性的统治者可以考察、锻炼并整合现有的人才,任用其中的仁义之才为官长,任用仁义之才与形成完善的政治制度是不可分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