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同人13

同人:(会合、聚集)人于(周代距王城百里谓之郊,三百里谓之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

在野外和同众人,亨通;利于涉越江河巨流,利于君子坚守贞正。

【初九】同人于门,无咎。

走出门与众人和同,无害。(走出门与人和同,打破门户之见,不分亲疏远近,求同存异,其行为大公无私,符合同人卦的卦义,所以没有咎错。)

【六二】同人于宗,吝。

只在宗族内部和同众人,会有憾恨。(同人卦中,五个刚爻都想与六二柔爻相和同,而六二只想亲近位于君位的九五,违背了同人卦“同人于野”的精神,有攀高附贵之嫌,所以有鄙吝。)

【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

在草莽中埋伏兵戎,登上高处察观形势,三年没有采取行动。(六二本可以与九三相亲相比,却舍近求远,专门攀附九五结好,这引起了九三的忌恨。九三欲夺取与九五正应的六二,其横亘于六二、九五之间,埋下伏兵,伺机而动,但忌惮九五实力雄厚,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如此过了三年,仍然没有采取行动,所以爻辞中不言结果)

【九四】乘其(城池的墙垣),弗克攻,吉。

登上敌方城墙,未能攻克全城,吉祥。(此爻阳刚而居阴位,不中不正,有刚阳之质而兼具阴柔之德;处上卦之下位,与初九不能成正应,势单力孤,故于攻而不胜之时能反躬自省。九四与初九不应,也想与唯一阴爻六二相和同,但被九三所阻隔,九四居于九三之上,所以说“乘其墉”,也想以武力争取六二。九四攻而不能取,自知行为不合理,所以反躬自省,及时回归于正道,因面能得吉祥。)

【九五】同人,先号(táo,同“啕”)而后笑;大师克,相遇。

和同众人,先是号啕大哭,然后欣喜欢大笑,大部队攻克了敌人,会师成功了。(此爻阳居阳位,刚阳之气充盈,又居上卦之正中尊位,故而得中得正,阳刚而中正;然虽与本卦之唯一一阴爻六二成相应关系,却为九三、九四相阻隔,所以九五为之痛哭。为了争夺阴爻六二,九五准备与九三、九四作战,而九三、九四终究因为实力不足、行为不合义理而退避。九五最终能战胜九三、九四而与六二和同,所以破涕为笑。)

【上九】同人于(周代距王城百里谓之郊,三百里谓之野),无悔。

在郊外和同众人,不会有悔恨。(此爻以阳爻居阴位,处本卦之极未,居六爻之边缘,与之相应者九三阳刚,故而内无和同之人,大志无法实现。所以须以天下为怀,求天下之大公,广泛加强与众人的和同与协作,才会无悔。)

《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应乎乾,曰同人。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文明以健(下离上乾,乾是健,离是文明,所以说“文明以健”)中正而应(九五是阳爻居上卦中位,与居下卦中位的六二阴爻相应,所以说“中正而应”),君子正也。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

《象》曰:天与火(天象征君子,火象征明察,辨明物事是君子明察的表现,所以下文说“君子以类族辨物”),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出门“同人”,又谁咎也?“同人于宗”,吝道也。“伏戎于莽”,敌刚也。“三岁不兴”,安行也。“乘其墉”,义弗克也;其“吉”,(规程,制度,这里指作战计划)困而(通“返”)(指正确的作战计划)也。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师”相遇,言相克也。“同人于郊”,志未得也。

天地否12

否:(pǐ,1、闭塞;阻隔不通。2、坏、恶)匪人(行为不端正的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闭塞黑暗的局面下行为不端正的小人甚多,不利于君子的坚守操守。此时卦象是乾刚往外走,阴柔往里来。

【初六】拔茅茹,以其汇;贞吉,亨。

拔起茅草,根系牵连,是由于同类事物聚在一起相互牵动。坚守正道可获吉祥,亨通顺利。(此爻阴居阳位,质弱而欲亢动,然又处于上下否塞之时,阴阳相隔,不能通达。故做事应符合自然规律,不可轻举妄动。初六像“拔茅茹”一样牵引下卦六二、六三阴爻贞固自守才能得吉。初六爻以柔爻居阳位,应该克服其资质柔弱却轻躁易动的缺点。)

【六二】包(顺从,迎合),小人吉;大人(不同意),亨。

接受奉承,对小人来说是吉祥的;君主必须不予接受,方可获得亨通顺利。(此爻以阴爻居阴位,又处于下体之中,有至顺之象。而本卦有小人处下之象,故而居此位者当防小人作乱。六二爻以阴爻居于阴位,好像一位善于阿谀逢迎的小人,顺承于上位者,以求取上位者的包纳和信任。这种行为对小人来说是吉利的。而对于君子来说,处于否塞的险境时,宁可固守原则,安于否塞,也不应随波逐流,自毁原则。正因为其坚守节操,令人敬佩,所以亨通。)

【六三】包羞。

包容别人对自己的羞辱。(此爻处于上下两体之间,迫近于上,又以阴质居下阳位,又偏离中位,不中不正,当处于否塞之世时,则不能守中正之道。六三爻是个地位较高却又不中不正的小人,其处于否塞之世时,不能固守正道,安持本分,反而争于向上九刚爻求应。而上九爻乃是守贞的君子,所以六三爻的所作所为只能是自取其辱。)

【九四】有命,无咎,(chóu,通“俦”,同类,伴侣)(通“丽”,附丽,附着)祉?

保有天命,无害,同志都来会一起享有福祉。(此爻阳居阴位,刚中有柔,又居上卦三阳爻之中,处于上卦乾卦之始,有否塞过中、否极泰来之象,又与其他二阳爻相比邻,故能同心协力。九四处于否塞转为泰通之时,奉九五君王之命,与初六相交相应,因此没有咎错。爻辞中的“畴离祉”,是指九四与和它同类的九五及上九两刚爻相互依附,齐心协力,共成大业,所以能一同受福。)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失也),系于(《说文》:“苞,草也,南阳以为粗履”。“苞”的本义是指能编织草鞋和席子的一种柔韧的草)(桑”是一种木质坚韧的树)

结束闭塞黑暗的局面,大人才可以获得吉祥。(但仍需要时刻警惕)将要灭亡,将要灭亡,这样才能像系着重物的苞桑(泛指柔韧性极强的植物,能够承受极重的压力,易弯而不易折断)一样坚韧而不折。(此爻阳居阳位,又占上卦之中位,中正得当,故而具阳刚之气而能行中正之道,处于泰来而否休之时。九五爻有其德而居其位,但有身处治世而不忘乱亡,其要达到彻底休否的境地,所以居安而思危,时时告诫自己“将要灭亡,将要灭亡!”以免掉以轻心。也正是因为能够时常保持警惧之心,九五才能如系着重物的苞桑般坚韧不折。)

【上九】倾否,先否后喜。

闭塞黑暗的局面已经发展到极点,必然倾覆,起先犹有不利,最终通泰欢喜。(此爻以阳爻居于阴位,兼居乾体之上,积乾阳之气至极盛,故具刚健勇猛、无坚不摧之力以待天时。否极泰来,故云“先否后喜”。)

《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则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内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通“避”,回避,躲避)难,不可荣以(古代官吏的俸给)。“拔茅”,“贞吉”,志在君也。“大人否,亨”,不乱群也。“包羞”,位不当也。“有命,无咎”,志行也。“大人”之吉,位正当也。否终则倾,何可长也?

地天泰11

泰:(指邪恶卑鄙)(1、德高望重的。2、学识渊博的)来,吉,亨。

阴柔者往外(小的去了),阳刚者入内(大的来),表示吉祥、顺利。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聚;聚集);征吉。

拔起茅草时,根系牵连,是由于同类事物聚在一起相互牵动。往前进发,可获吉祥。(此爻处下卦乾卦之初,阳爻居阳位,阳气盛长,必与六四相应,又可兼带九二、九三分别与六五、上六相应,一阳动而三阳俱动,呈君子并进之象。爻辞中说,拔起茅草,根系牵连并出,比喻君子相互牵引共同上进。《象传》中说,拔起茅草,前进可获吉祥,说明初九志在外取。)

【九二】包荒,用冯河;不(xiá,远)(遗弃),朋亡。得尚于中行。

有包容污秽的胸怀,用徒步涉越大河的气概;不遗弃远方的贤人(广纳远方贤哲),不结党营私。这一切都是得之于光明正大的原则。(此爻以阳爻居阴柔之位,内刚外柔;又得下卦之中位,能以中正之道行事;上与六五正应,为君臣相得之象。九二爻好比刚柔相济的中正大臣,能包容污秽,又刚健果决,不遗弃远方之人,且不结党营私。九二德行合于中道,与六五君王同心同德,合作无间,所以《象传》中有言赞其“光明正大”。)

【九三】无平不(pō,陂陀,倾斜不平),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忧也。——《说文》)其孚,于(享受;受)有福。

没有一路平坦不起波坎的,没有一味前往而不返回的。事情艰难也要坚守正道,自然是无害的。不用担心无法取信于人,如此可以享受吉祥幸运的生活。(此爻阳居阳位而得正,处泰卦上下二体乾坤之交接之处,又处阴阳两爻之交界处,为本卦阳爻之最后一爻,虽有艰险而无咎。)

【六四】翩翩(1、运动自如、鸟飞轻疾的样子。2、举止洒脱的),不富,(及,连及)其邻不(戒,警也。——《说文》)以孚。

像鸟飞那样轻飘自得的轻浮(轻率浮躁)者,难保财富。但与邻居相互信任不必加以戒备。(此爻以阴爻居阴位,处上卦之初,柔顺谦逊,并与初九相应。当下卦之三阳上升求阴之时,带动六五、上交相随而主动下降以应,故而上下交济,开成一派通泰之气。卦辞中的“翩翩”谓三阴爻像飞鸟一样翩然同下,上下交济,阴阳通泰。《象传》中也说,无需互相告诫,都心怀诚信,因为内心有应下的意愿。这是指上卦三爻无需告诫就自然信从六四,成群联翩而降。)

【六五】帝乙(传说中商代君主,太丁子,纣王的父亲)(归,女嫁也。——《说文》)(妹,女弟也。称同父母或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子)(则,那么)(祉,福也。——《说文》),元吉。

帝乙嫁出自己的妹妹,因而得福,大吉。(此爻以阴爻居中,为上卦之中位,位尊而性柔,并与下体九二相应,故能屈尊而下,主动与九二相交。帝王之女下嫁给贤臣,比喻臣位六五阴爻屈尊与下卦中的九二阳爻相应,阴阳交泰因此而实现,获得莫大的吉祥。)

【上六】城(通“覆”,倒塌)(围绕在城墙外没有水的壕沟),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城墙倒塌在城壕里,象征不要用兵,要在自己的城邑里祷告天命;卜问不吉,其事难行。(此爻阴居阴位而得位,又处泰卦之终未,与下卦九三相应,大有泰极否来之象,故而处凶险之境。)

《彖》曰:“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象》曰:天地交,泰。后以(通“裁”,裁成,裁制,制定)天地之道(符合天地之道的制度),辅相天地之宜(适宜在天地生长的作物,这里指生产),以(古同“佐”,辅佐)(古同“佑”,帮助,偏袒)民。“拔茅”“征吉”,志在外也。“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无往不复”,天地际也。“翩翩,不富”,皆失实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城复于隍”,其命乱也。

天泽履10

履:(践踏、踩)虎尾,不(dié,咬)人,亨。

踩在老虎尾巴上,老虎不咬人,亨通。

【初九】素履往,无咎。

穿着朴素无华的鞋子前往,比喻人以朴实坦白的态度行事,不会有灾祸。(此爻阳居阳位而得正,因而能履行正道;居本卦之最下位,为本卦之初始,故能有大的发展前途。《象传》中说,以质朴的态度行事而继续前进,说明初九能独自实行自己的意愿。初九初涉世事,做事安分守己,为人朴实无华,虽然未必得吉,但起码没有过错。)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1、幽隐之人,隐士。2、幽居之士)贞吉。

心怀坦荡地行走在平坦的大道上,隐士坚守正道可获吉祥。(此爻阳居阴位,故而阳刚而能柔;又处于卦之中位,得中而不偏,故而内心安恬清静,前途平易坦荡。《象传》说,安静恬淡的人坚持正道可获吉祥,说明九二没有扰乱自己的内心世界。只有安静自守的幽人才能固守正道,永远走在平坦的大道上自然会得到吉祥,所以爻辞中说“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六三】(miǎo,瞎了一只眼,后亦指两眼俱瞎)能视,(bǒ,腿或脚有病,走路时身体不平衡,瘸)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为于大君。

眼瞎了而强行去看,瘸腿了而勉强行走。踩到老虎尾巴,人被咬伤,凶险。暴虎冯河的武人要担当君主给的大任。(此爻阴居阳位而不当,无阳刚之质而心志刚强,以柔乘刚而涉险,处于上下两卦之间而身居多惧之地。)

【九四】履虎尾,愬(shuò,恐惧的样子),终吉。

踩到虎尾,心里十分惊惧,终将获得吉祥。(此爻以阳爻处阴位而不中不正,又居九五之下而履虎尾,内刚而外柔,能以阴柔行事。《象传》说,保持恐惧谨慎,最终能获得吉祥,是说九四紧随九五之虎尾,不但内具阳刚之质,而且能柔顺行事,小心翼翼,那么终究可以免于危难而得吉。)

【九五】夬履,贞(1、警惕。2、祸患;危险。3、砥砺,磨练。4、激励,勉励)

果决地向前行走但不可一意孤行,应守持正道,惕厉戒惧,不断激励和磨练自己,以防危险。(此爻阳爻居阳位,兼处上卦乾体之正中,故而处中正之位,为本卦之主卦;又因本卦上乾下兑,故本爻气质刚硬果决而失之以柔,所以九五英明刚决有余,而兼听包容不足。如果一味主观武断,听不得不同意见,长此以往,必有危厉。)

【上九】视履考祥,其(1、转动。2、回,归。3、不久。4、表示与各方来往或来往于各方之间。5、古同“漩”,漩涡)元吉。

回顾走过的路,仔细地考察其中祸福,其结果是圆满而大吉的。(此爻居于本卦之未,处履卦之终,故可借前车之鉴履行本身之责任,关于周详考察前五爻的经历,总结它们的胜败得失,从中总结经验教训,故而能吉。)

《彖》曰:履,柔履刚也。(同“ 悦”,喜悦)而应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刚中正,履帝位而不(忧苦,特指因自己过失而造成的心内痛苦),光明也。

《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素履”之往,独行愿也。“幽人贞吉”,中不自乱也。“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咥人”之凶,位不当也。“武人为于大君”,志刚也。“愬愬终吉”,志行也。“夬履,贞厉”,位正当也。“元吉”在上,大有庆也。

风天小畜09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小畜卦象征亨通。乌云密布却没有下雨,从我城外的西郊上空压过来。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回到原来的正道,怎么会有灾难呢?吉祥。(此爻阳居阳位而得位,阳刚好动,动则阳刚之气上行,与本卦之唯一一阴爻六四相应,成正应关系。而因此爻处阳之初,阳气尚弱,如为六四所蓄聚则会失去本身德性。爻辞中说“复自道”,是要初九返身回归于本位,静待时机,这样做没有危害而且吉祥。)

【九二】牵复,吉。

牵引而回,吉祥。(此爻处于下卦中位,向上与九五相敌无应,所以容易受到其同类初九牵连。九二以刚爻居于阴位,资质刚健而能用柔顺之道。其处于下卦之中,刚健中正,又不急于上行,同样避免了被六五蓄聚。所以卦辞说九二受到初九牵连而返回本位是吉祥的。)

【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

大车脱落了辐条,夫妻反目不和。(此爻阳居阳位,又处于下卦之上位,刚亢而躁动,又与六四相比,因处六四阴质之下,六四乘凌于此爻之上, 此爻为六四所蓄积,故为六四所制而失去主导,阴阳平衡被打破。)

【六四】有孚,(刚强、热烈)(1、戒惧,小心谨慎。2、忧伤)出,无咎。

有诚信,去掉刚烈的脾气,从戒惧忧伤中走出来,没有灾难。(此爻阴居阴位而得正,又与九五相比邻,与初九相应而蓄积其余上下五阳,故内外上下都有利。六四之位正如近君大臣,其如能以其至诚之心、柔顺之道得君王的信任和重用,则可以避免凶险,没有咎错。)

【九五】有孚(互相牵系)(用于语末,相当于“然”,表示状态),富,(及,连及)其邻。

用诚信来建立与别人之间的紧密联系,会殷实富有,同时也使近邻一起富有。(九五与六四相承,是为诚信牵系,阳居阳位,以刚正之态居巽卦之中,为本卦之主。“有孚挛如”意谓心怀诚信,相互紧密合作,指九五刚爻处于尊位而乘六四。六四积存诚心以蓄辅九五,九五也能以诚相待加强与六四的紧密合作,君臣心志相连。“富,以其邻”指九五将自己的中正诚信之德推及到其邻六四。)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月圆,农历每月十五日前后)。君子征凶。

密云已经降雨,就应当安于现状,重视修成圆满的功德。妇人应守持正道,惕厉戒惧,以防危险。接近阴历十五时,君子若出征,将遭凶险。(此爻居巽卦之上位,又居全卦之顶端,为蓄止之终极,小蓄之道亦至极盛。阴气已经充分积累,阳气也已经蓄聚完成,阴阳二气相合而成雨水,功德已经圆满。如若再往下发展下去则会向盛极必衰方向转换。卦辞中说“既处”,表示停止,就停在月将圆而不过盈的境地。)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复自道”,其义吉也。“牵复”在中,亦不自失也。“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有孚惕出”,上合志也。“有孚挛如”,不独富也。“既雨既处”,德积载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水地比08

比:吉。(最初的,开始的)筮,(头、首、始、大)(守正道),无咎;不宁方来,后夫凶。

比卦是一个吉祥的卦。原来的筮辞是,首领从一开始便永远坚守正道,不会有灾难。从不安宁的状态刚刚走出来,迟迟不来新比的人凶。

【初六】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盛酒浆的瓦器),终来有它,吉。

心怀诚信,亲比天子则无害。积累的诚信有如水装满瓦器,最终还有别的收获到来,吉祥。(此爻以阴柔之质居下,地位低微,还无力辅佐于谁;又远离九五至尊,故与九五至尊结交不易。初六想要亲比九五,应当内心充满诚信,犹如缶中盈满物品,满腹皆诚,这样不但会没有咎错,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吉祥降临。初六虽然没有刻意亲比于谁,但其诚信守正,自然会获得亲比而得吉。)

【六二】比之自内,贞吉。

在朝廷内辅佐天子,守持正固吉祥。(此爻以阴柔居下卦之中,处中正之位,又与本卦之至尊九五成正应关系,能上下响应,故而条件优越。“自内”意谓由己而发,与人亲比能固守正道,则得吉。)

【六三】比之匪人(非人,指天子不贤。匪,通“非”)

亲比比辅了不该亲近的人。(此爻以阴柔之气居阳位,又处于下卦之未,与其相对应之爻上六位居不中,且其与刚正的九五无比应关系,故而处境不利。在比卦中,初六亲比九五“有它吉”,六二以中正之道亲比九五,六四比正德亲比九五,而六三缺乏亲比九五的德行和正应关系。所以六三是“比之匪人”,不能和恰当的对象亲比,必有悔吝。)

【六四】外比之,贞吉。

在外亲比于上,守持贞正则吉祥。(此爻本与初六相应,然阴阴相斥,故而既不能相应,亦无法相比。然又阴居阴位而当位得正,与九五至尊之位相比邻,刚柔相济,故可吉祥。六四能亲近贤人而顺从君上,符合比的正道,所以爻辞中谓之“贞吉”。六四不和与它相应的初六亲比,而向上与居于君位的九五相亲比,所以爻辞特别提醒六四要坚守正道。)

【九五】显比,王用三驱,失前禽,邑人(同邑的人)不诫,吉。

用光明之道广获亲比,天子用三驱之礼(三驱者,围合其三面,前开一路,使之可去,不忍尽物,好生之仁也)狩猎,放掉逃在前面的禽兽;不专门告诫同邑的人要亲附自己,吉祥。(此爻以刚正之阳气居阳位而得位,又居于上卦之中位,得位中正而又兼居至尊之位,故为本卦之主爻。九五君王打猎,只从三面设围,并不赶尽杀绝,表现了君王仁爱的美德。对于民众,也不专门告诫其亲附自己,而是完全凭自己的美德而使之自愿亲附,这正是君子至善之德的表现。)

【上六】比之无首,凶。

没有与首脑亲比,或亲比没有好的开端,凶险。(上六就是卦辞所谓“不宁方来,後夫凶”中的“後”者。天子中正当位,文治武功,天下归心。“不宁方”来,则为座上宾,“後”而不来,“比之无首”,则必为所取。天下既定,君子当顺天应命,不作无谓的牺牲。此爻位居本卦之未,阴居阴位而得位,位置甚高而紧邻九五,故本有有利之势;但其“比之无首”,是说上六在开始的时候不愿意亲近九五,直到看到其他爻都已经亲附于九五,自己已陷入孤立的困境,才求比于九五,但已错失时机。这就是卦辞所说的“后夫凶”。)

注解:

《彖》曰:比,吉也。比,辅也,下顺从也。“原筮,元永贞,无咎”,以刚中也。“不宁方来”,上下应也。“后夫凶”,其道穷也。

《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比之初六,有它吉也。“比之自内”,不自失也。“比之匪人”,不亦伤乎!外比于贤,以从上也。“显比”之吉,位正中也。舍逆取顺,“失前禽也”。“邑人不诫”,上使中也。“比之无首”,无所终也。

讼卦智慧

讼卦卦辞是:“讼: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讼卦坎下乾上,与需卦相反,乾为天,坎为水,天西转与水东流背向而行,像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和而争辩。讼,争辩。故讼象征争论,含诉讼之义。

其卦辞的含义是:当事情不易和解时,便会导致诉讼。在争辩的过程中,提高警惕,持中不偏才可获得吉利,穷争不息,必有凶险。诉讼时,应该找有大德大才的人来进行决断,而不要涉大川,逞强冒险。

讼卦爻辞的含义

■ 讼卦爻辞是: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九二: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六三: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九四: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九五:讼,元吉。上九: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之。

■其爻辞的含义是:“初六”阴柔居下,上应九四,九四阳刚好胜,言语中伤初六。但初六阴柔能退,不纠缠于争辩,所以能辨明是非获得吉祥。“九二”与九五两阳同性无应,因而争辩,二下五上,下与上争必失利。但九二阳刚居中,能守持中道,权衡讼事,于失利时及早避开。故可免灾。“六三”阴柔失正,不可争强,只有继承先人留下的德业,守持正固,才可获得吉祥。但六三上应上九,能辅助君王的事业,但不会有什么成功。

■“九四”阳刚,性健能讼,下应初六,有相犯而争辩,但能明辨是非,退之。九四阳居阴位,刚则能柔,亦为能退之象。所以争辩失利,能够回头就是正道,顺其自然,安分守己终可吉祥。“九五”为本卦之主,阳刚中正,居尊位,为“君子”听讼,明断曲直之象。即争讼得到公正判决,大吉大利。“上九”处讼之终,强讼不止,即使因取胜而获厚禄,也将是一日之内被多次下令收回。“讼不可极,禄不可争。”

这一卦是告诉我们在事业的进展过程中,虽然不可避免地要与人发生争讼,但主旨在于告诫人们停止诉讼,尽量避免争端。强调凡事要先明其情理,合守章法,杜绝争辩于未萌之前。万一发生争辩,应该把握中庸的原则,使事情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杜绝持刚乘险,否则将陷入深渊。万事须慎“初”、治“本”,知足常乐,韬光养晦,千万不可争强好胜。

讼卦感悟:

保持中庸

讼卦表面是打官司,实际上暗示了很多方面的寓意。小到家庭琐事,大到国与国的战争。讼卦卦象上看只有处在九五卦才能吉,才可赢。因为这个位置显示的是有权有势你就能赢。可是赢了就可能产生怨恨同样是输。因为冤冤相报没完没了。历史上有很多故事说明了这个结果。比如春秋时期勾践灭吴的故事。勾践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给吴王夫差做奴仆。吴王夫差生病了勾践亲尝他的粪便来探测病情,但心中是憋着气想总有一天要灭掉吴国。再如清末把大清朝败光的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是叶赫那拉氏,而叶赫那拉氏与当时的皇帝爱新觉罗氏有一段历史战争原因是不能进宫的。

如何避免争讼呢。孔子给出一个绝妙的答案:“君子以作事谋始。”

那么历史故事总有深意让我们去悟。

比如朝鲜战争爆发前八天,美公民间咨询公司兰德公司通过秘密渠道告知美国对华政策研讨室,他们投入了大量人力和资金研讨了一个课题:“如果美国出兵韩国,中国的态度将会怎样?”而且第一个研讨成果已经出来了,虽然结论只有一句话,却索价500万美元。当时美国对华政策研讨室以为这家公司是疯了,他们一笑置之。但是几年后,当美军在朝鲜战场上被中朝联军打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时,美国国会匆忙用280万美元的价钱买下了该咨询公司这份已经过了时的研讨成果。研讨的结论只有一句话:”中国将出兵朝鲜”。但是,在这一句话结论后附有长达600页的剖析报告,详尽地剖析了中国的国情,以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不会坐视朝鲜的危机而不救,必将出兵并置美军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并且,这家咨询公司断定:一旦中国出兵,美国将以不光彩的姿态自动退出这场战争。从朝鲜战场回来的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得知这个研讨之后,感慨道:“我们最大的失策是猜忌咨询公司的价值,舍不得为一条科学的结论付出不到一架战斗机的代价,成果是我们在朝鲜战场上付出了830亿美元和十多万名士兵的生命。”

为什么把孙武称兵圣,为什么孙子兵法作为全世界的兵法圣经,就是因为它有对战争深刻的反思。提出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孔子说的:“君子以做事谋始。”在孙子兵法的始计篇就是做事谋始最全面的最深刻最具体的描述。

比如我遇到一个开矿的,他的朋友与他借了30万。10年都没有还。我说当初为什么借给他。他说他对朋友知根知底也有钱也有厂房。我说那为什么不还呢。他说他朋友借30万是购买设备。后老婆在他朋友出差时候把厂房和设备全卖了人跑了。几乎倾家荡产怎么还。

谋始就是在做事情的开始要把可能发生的事情想好。可是很多人不知道呀。佛家有句: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在年轻时候胡吃海喝,熬夜,年龄一大疾病都找上了。那个时候后悔已晚。在生时候杀盗淫妄酒,坑蒙拐骗偷,死后到了阴间生死薄上善恶都有记录。

转自:https://www.sohu.com/a/71224031_384167/

地水师7

师:(假借为“正”、为“定”,端方正直)丈人吉(“丈人”在古时是对老年男子的尊称,贤明长者率兵吉祥),无咎。

坚守正固,贤明长者率兵吉祥,无灾祸。

【初六】师出以(法令、法则)(fǒu,不如此,不是这样,不然)(cáng,通“藏”)凶。

军队出动要靠军纪,否则便会有凶险。(此爻阴居阳位,又为本卦之起始,阴柔之象明显,为初出茅庐之征,又处卦主之左右,以其柔弱之质恐难治军以律,所以爻辞告诫说军纪不佳会有风险。《象传》也说,军队出动要靠纪律约束,军纪不良就会有凶险。初六爻当严以律己,谨小慎微,以严明军纪为首要法则。)

【九二】在师,(持中不偏不倚,正)吉,无咎;王三(xī,赏赐)命。

身在军营中,持中不偏不倚者吉祥,无灾祸;天子多次给予嘉奖。(此爻阳爻居下卦之中位,为中庸之象;又为本卦之唯一阳爻、一卦之主,受众阴爻之拱卫;上之六五虽阴柔,然位居尊位,为卦中之君,与之相应。九二主爻居于军中,总摄用兵行师之事,因其具备刚中之德,所以吉祥没有咎错。爻辞中“王三锡命”说明六五君王对九二大人宠信之深,依赖之重,委以重任,并多次嘉奖。《象传》中所说的“怀万邦”指出,君王多次嘉奖将帅并不是要穷兵黩武,而是为了尽快结束战争,收服安抚百姓之心。这就强调了用兵作战的根本原则是要坚守正道、师出有名,且要适可而止。)

【六三】师或(舆,车舆也。——《说文》。按,车中受物之处)尸,凶。

军队或会用车装着尸体回来,凶险。(此爻阴居阳位,不正不中,才能有限;又乘于九二之上,刚愎自用,故行事易失。这象征将领有勇无谋,才弱志刚。其轻率用兵,大意轻敌,所以吃了败仗,军队最后载尸而归,可见是多么的凶险!)

【六四】师(贬谪,从朝廷下放到地方为官,这里引申为退避之义)(驻扎),无咎。

军队撤退到安全处驻扎,无灾祸。(“左次”为退避歇止之义,六四爻处上下两卦之交,为“多惧之地”,下又无阳爻为继,处势不利,所以暂时退后一步,按兵不动,因此而得无咎。六四爻柔居阴位,阴柔而得正,故可处险自警,不致一意孤行;一时受阻,能暂退而按兵不动,所以没有灾祸。)

【六五】田有禽,利执言(拿出主张),无咎;长子(统率;率领)师,弟子舆尸(以车运尸),贞凶。

封地里有禽兽,利于拿出意见进行捕捉,无灾祸。委任声望很高的巨子统率军队,委任无德小人必将车载尸体败归,守正道(却用人不当)也凶险。(六五爻以阴爻居于处上卦中央的至尊之位,显柔顺、中庸之象,不会贸然犯险,是柔顺中正而能用师的明君。“田有禽,利执言”比喻敌人来侵犯领土,应该予以打击。这是师出有名的正义之战,所以是有利的,没有灾祸。君王派出自己非常信任的,能以中道行事的“长子”九二率师出征,这是正确的。而派柔弱平庸的小子六三参与军事指挥,则是用人不当了。)

【上六】大君(天子、君王,即九二中的“王”)有命,开国(指古代指建立诸侯国)承家(承继家业);小人勿用。

君王有奖赏,有功者封为诸侯或大夫,小人不得受封。(此爻为本卦之终极,阴居阴位而得位,象征战争结束,君王论功行赏。)

注解:

《彖》曰:师,众也。贞,正也。能以众正(能使众人都来归顺正道),可以王矣。刚中而应(刚健中正又能得人响应)行险而顺(身处危险仍能顺应正道),以此(通“督”,治理)天下,而民从之。吉,又何咎矣!

《象》曰: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师出以律”,失律凶也。“在师,中吉”,承天宠也。“王三锡命”,怀(归向,使降顺)万邦也。“师或舆尸”,大无功也。“左次,无咎”,未失常也。“长子帅师”,以中行(行止合乎中庸之道的人)也。“弟子舆尸”,使不当也。“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乱邦也。

天水讼6

讼:有孚窒(诚信被窒息)惕中吉(在警惕中生存会吉祥),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诚信被窒息,在警惕中生存会吉祥,但最终还是凶。有利于拜见大人物,不利于跋涉大川险阻。

【初六】不(泛指长,兼指时间和空间)所事,小有言,终吉。

不要坚持诉讼,稍有议论,最终会吉祥。

【九二】不克讼,归(1、因而,所以。2、则,就)(bū,1、拖延。2、逃亡),其(yì,古代诸侯分给大夫的封地)人三百户无(shěng,灾祸,灾难,疾苦)

官司败诉,回家因而被拖延或回来后躲起来,他采邑中的三百户人家不会受到牵连。

【六三】食旧德(依靠先辈余荫)(假借为“正”、为“定”,端方正直)(危险),终吉;或从王事,无成。

吃祖宗留下的余荫,守正道有危险,最终会吉祥。或者为朝廷出效力,没有成就。

【九四】不克讼,(回去,返)(随之立刻就)(命运,天命)(变更、改变,多指改变感情或态度)安贞(安守正道),吉。

不能胜诉,回来后承认自己命该如此,开始变得安分于正道,吉祥。

【九五】(争曲直于官有司也,裁决争讼),元吉。

裁决人们的争讼,大吉。

【上九】或(xī,赏赐)(pán,皮制的束衣的大带)带,终朝三(chǐ,1、剥夺。2、脱去,解下)之。

受到君王赐给的腰带,一天之内就三次被夺。

注解:

《彖》曰:讼,上刚下险。险而健,讼。“讼,有孚窒,惕中吉”,刚来而得中也。“终凶”,讼不可成也。“利见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渊也。

《象》曰: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不永所事”,讼不可长也。虽“小有言”,其辩明也。“不克讼”,归逋窜也。自下讼上,患至(掇,拾取也。——《说文》)也。“食旧德”,从上吉也。“复即命,渝”,安贞不失也。“讼,元吉”,以中正也。以讼受服,亦不足敬也。

水天需5

需:有孚,光亨,贞吉,利涉大川。

心怀诚信,前途光明亨通,坚守正道可获吉祥,有利于渡过大川险阻。

【初九】(等待,停留)(郊,距国百里为郊。——《说文》。按,周时距离国都五十里的地方叫近郊,百里的地方叫远郊),利用恒,无咎。

在郊外等待,利于保持恒心,没有灾难。

【九二】需于(shà,经过摇动把某东西里的杂物集中,以便清除),小有(议论,谈论,非议),终吉。

在沙滩上等待,虽略受责难,最终可获得吉祥。

【九三】需于(固执,死板),致寇至。

在泥泞中等待,招来了盗寇。

【六四】需于(喻刚强、热烈),出自(坟墓、墓坑)

在血泊中等待,从洞穴中逃出。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

在酒食宴乐等待,守正道则吉祥。

【上六】入(往;去)(指敌人或奸人盘据、藏匿的地方),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进入洞穴,有不请自来的三位客人来到,尊敬他们,最终可得到吉祥。

注解:

《彖》曰:需,(等待,停留)也。险在前也,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矣。“需,有孚(有诚信)光亨(光明亨通),贞吉”,位乎天位(九五是阳爻,居第五爻位,阳爻居于阳位,所以说“位乎天位”。“位乎天位”象征人居尊位)以正中(九五又居上卦中位,所以说“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象》曰:云上于天(需卦下乾上坎,坎是水,也是云,乾是天,所以说“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云在天上,是雨降润物的先兆,君子也要饮食宴乐滋养身心,所以下文说“君子以饮食宴乐”)。“需于郊”,不犯难(冒险)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需于沙”,(澤之廣者謂之衍,引申义为盛大、丰富、宽厚)在中也。虽“小有言”,以终吉也。“需于泥”,灾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败也。“需于血”,顺以听(本爻六四是阴爻,居九五阳爻之下,是顺从的象征,所以说“顺以听”)也。“酒食,贞吉”,以中正(本爻九五是阳爻,居上卦中位,象征道德中正,所以说“以中正”)也。“不速之客”来,“敬之终吉”。虽不当位,未大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