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经17-犹呵,其贵言也

太上(最上,最高),下知有之;其次,亲誉之;其次,畏之;其下,(通“侮”)之。信不足,(乃、于是)有不信。

犹呵,其贵言也。成功遂事,(则,就)(1、所有;一切;凡。2、会意。从一,从白。“白”假借为“百”。“白”为古代无功名的人的代称,古代平民百姓穿白色衣服,犹言“平民”,“老百姓”)(知觉,觉悟)胃:“我自然。”

注解:

最高明的(统治者),人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稍次的(统治者),人民亲近与赞誉他;再次一等的(统治者),人民害怕他;最拙劣的(统治者),人民侮辱谩骂他。(统治者的)诚信不足,于是(让人民)有了不信任。

(高明的统治者)每次发号施令时都因严谨慎重而迟疑不决,(所以)其很少发号施令。等到国泰民安、功成事遂,所有觉悟的百姓声称:“我自然(是这样)!”

作者: 张津东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