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为地2+++

川: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亡朋,安(假借为“正”、为“定”,端方正直)吉。

《川》卦象征宽广柔顺:大为亨通,利于像雌马一样守持正固。君子欲有所前往,如果抢先居首会迷入歧途偏失正道;如果随从人后或会成为人主,有利。往西南将得到友朋,往东北将失去友朋,安守持正固吉祥。

《彖》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马地类,行地无疆,柔顺利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后顺得常。西南得朋,乃与类行;东北亡朋,乃终有庆。安贞之吉,应地无疆。

《彖传》说:至为宽广柔顺之大德,配合天开创万物的大地,万物依靠它成长,它顺从禀承天的志向。地体深厚而能普载万物,德性广合而能久远无疆;它含育一切使之发扬光大,万物亨通畅达遍受滋养。雌马是地面动物,永久驰骋在无边的大地上,它柔和温顺利于守持正固。君子欲有所前往,如果抢先居首会迷入歧途偏失正道,如果随从人后、宽广柔顺就能使福庆久长。往西南将得到友朋,可以和朋类共赴前方;往东北将失去友朋,但最终也仍有喜庆福祥。安于守持正固的吉祥,正应合大地的美德永保无疆。

《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象传》说:大地的气势宽广柔顺,君子因此增厚美德而容载万物。

【初六】(向神灵献祭。禮,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说文》)(霜,露所凝也。士气津液从地而生,薄以寒气则结为霜),坚冰至。

向神灵献祭却遇凝霜,预示坚冰将至。

《象》曰:“礼霜,坚冰至”,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象传》说:“向神灵献祭却遇凝霜,预示坚冰将至”,说明阴气已经开始凝积;顺沿其中的规律,坚冰必将来到。

【六二】(引申为正直;公正;不偏私)、方(方正;人行为、品性正直无邪)、大(学识渊博的)不习(1、不要胡乱学习,获得一些错误的观念;学习是好的,胡乱学习则是严重的伤害。2、习,习染,意为沾上不好的习惯;不习意为不沾上不好的习惯)无不利(直、方、大,不造作或扭曲,则无所不利)

正直、无邪、学识渊博,不胡乱学习、不习染上坏习惯则无所不利。

《象》曰:六二之动,直以方也;“不习无不利”,地道光也。

《象传》说:六二的行为,品性纯正且行为适宜;“不胡乱学习不习染上坏习惯则无所不利”,是大地的柔顺之道发出光芒。

【六三】(符合,不违背)(法规,条例),可贞,或(参与其事)王事(从“先迷,后得主”这句话,来加以探究。坤在乾后,以乾为主宰。这里所说的主,应该是天道。替天行道,才是最重要的大事,把它称为王事,当之无愧)无成(不以成功自居)有终。

符合法规,可以守持正固,或参与辅助君王的事业,不以成功自居且谨守臣职至终。

《象》曰:“合章,可贞”,以时发也;“或从王事”,知光大也。

《象传》说:“符合法规,可以守持正固”,说明六三应根据时机发挥作用;“或参与辅助君王的事业”,说明六三智慧光大恢弘。

【六四】括囊(捆紧囊袋。比喻口风要紧,以保守秘密),无咎,无誉。

束紧囊口,没有灾祸,也没有赞誉。

《象》曰:“括囊,无咎”,慎不害也。

《象传》说:“束紧囊口,没有灾祸”,说明六四必须谨慎小心才能不遭损害。

【六五】(指“黄帝”,即“轩辕氏”,传说中原始社会部落联盟首领)(规则,规律)(头、首、始、大)吉。

黄帝遵守规则,至为吉祥。

《象》曰:“黄裳,元吉”,文在中也。

《象传》说:“黄帝遵守规则,至为吉祥”,说明六五以温文之德守持中道。

【上六】龙战于野(龙战于野,是君子途穷的缘故),其血玄黄(1、黑而有赤色者为玄。——《说文》2、“玄”是天的颜色,阳亢龙属天,流出来的血呈现玄色。“黄”是地的颜色,阴亢龙属地,流出来的血呈黄色。“其血玄黄”,是指两种不同颜色的血混在一起,表示战斗的惨烈,令人触目惊心)

龙在原野上交战,其鲜血玄黄相杂。

《象》曰:“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象传》说:“龙在原野上交战”,说明上六的阴柔之道已经发展穷尽。

(通达)六,利永贞。

通达六,利于永久守持正固。

《象》曰:用六“永贞”,以大终也。

《象传》说:用“六”数永久守持正固,说明阴柔以返回刚大为归宿。

《文言》曰: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

《文言》说:大地极为柔顺但变动时却显示出刚强,极为安静但柔美的品德却流布四方。随从人后、有人作主,于是保持福庆久长,包容一切、普载万物于是焕发无限光芒。大地体现的规律多么柔顺啊!它禀承天的意志沿着四时运行得当。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以下杀上叫做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通“辨”,分别,辨别)之不早辩也。《易》曰:“礼霜,坚冰至”,盖言顺也。

修积善行的家族,必然留下许多庆祥;累积恶行的家族,必然留下许多祸殃。臣子弑杀君主,儿子弑杀父亲,并非一朝一夕的缘故,作恶的由来是渐萌渐长!是由于君、父不曾早日辨清真相。《周易》说:“向神灵献祭却遇凝霜,预示坚冰将至”,大概是譬喻事物的发展往往顺沿一定的趋向。

“直”,其正也,“方”,其义也。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敬义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则不疑其所行也。

“直”说明正直,“方”说明公正合宜。君子恭敬不苟于是促使内心正直,行为适宜于是促使促使外形端方;做到恭敬不苟、行为合宜,就能使美德广布而不孤立。“正直、无邪、学识渊博,不胡乱学习、不习染上坏习惯则无所不利。”,说明美德充沛则一切行为都不需疑虑。

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

阴柔在下者纵然有美德,只是含藏不露而参与辅助君王的事业,不敢把成功归属己有。这是地顺天的道理,妻从夫的道理,臣忠君的道理。地顺天的道理表明成功不归己有,而要替天效劳、奉事至终。

天地变化,草木(茂盛);天地闭,贤人隐。《易》曰:“括囊,无咎无誉。”盖言谨也。

天地运转变化,草木繁衍旺盛;天地闭塞昏暗,贤人隐退匿迹。《周易》说:“束紧囊口,没有灾祸,也没有赞誉。”大概是譬喻谨慎处世的道理吧。

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

君子的美质好比黄色中和、通达文理,他身居正确的位置,才美蕴存在内心,畅流于四肢,发挥于事业。这是最美的美质啊!

阴疑于阳必战。为其嫌于无阳也,故称“龙”焉,犹未离其类也,故称“血”焉。夫“玄黄”者,天地之杂也,天玄而地黄。

阴盛到疑阳的程度势必与阳交战。作《易》者是怕读者疑惑于《坤》卦没有阳爻,所以在爻辞中称“龙”代表阳;又因为阴阳都未离乎其类,阴还是阴,阳还是阳,所以称“血”。称“玄黄”,表示天地、阴阳混杂难分。但是毕竟“天玄而地黄”,天还是天,地还是地;天尊地卑乾健坤顺的大分终究不可移易。

作者: 张津东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川为地2+++》有一个想法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