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书-安礼章

怨在不舍小过,患在不豫(同“预”)定谋。福在积善,祸在积恶。饥在贱农,寒在堕织;安在得人,危在失士;富在迎来,贫在弃时。

上无常操,下多疑心。轻上生罪,侮下无亲。近臣不重,远臣轻之。自疑不信人,自信不疑人。枉士无正友,曲上无直下。

危国无贤人,乱政无善人。爱人深者求贤急,乐得贤者养人厚;国将霸者士皆归,邦将亡者贤先避。地薄者,大物不产;水浅者,大鱼不游;树秃者,大禽不栖;林疏者,大兽不居。

山峭者崩,泽满者溢。弃玉取石者盲,羊质虎皮者柔。

衣不举领者倒,走不视地者颠。柱弱者屋坏,辅弱者国倾。足寒伤心,民怨伤国。山将崩者下先隳,国将衰者民先(疲困,疲乏困顿)。根枯枝朽,民困国残。与覆车同轨者倾,与亡国同事者灭。见已失者慎将失,恶其迹者须避之。畏危者安,畏亡者存。

夫人之所行:有道则吉,无道则凶。吉者百福所归,凶者百祸所攻;非其神圣,自然所钟。务善策者无恶事,无远虑者有近忧。

同志相得,同仁相忧,同恶相党,同爱相求,同美相妒,同智相谋,同贵相害,同利相忌,同声相应,同气相感,同类相依,同义相亲,同难相济,同道相成,同艺相窥,同巧相胜。此乃数之所得,不可与理违。

释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顺。逆者难从,顺者易行;难从则乱,易行则理。如此理身、理家、理国,可也!

注解:

怨恨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放不下小过错;祸患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没有事先仔细谋划。幸福的产生,在于平日积德行善;灾祸的根源,在于多行不义。饥荒之所以产生,是因为不重视农业生产;挨冷受冻,是因为怠于从事桑蚕之业;社会安定在于得到人心,社会危乱是因为人才流失;富贵在于招来远客,贫穷则是因为废弃农时。

领导者言行不一,反复无常,则属下必心生疑虑。怠慢长官,必将获罪;侮辱属下,则将失去亲信;亲近的大臣如果得不到重用,则其他关系疏远的大臣也将轻视他们。对自己都疑神疑鬼的人,绝不会相信别人;有自信的人,绝不会轻易怀疑别人。奸邪之人必无正直朋友,人品不端的上司也不会有刚正不阿的下属。

危机四伏、行将灭亡的国家,找不到贤明之人辅政;朝纲混乱、民心浮动的朝廷也无善人参与。爱惜别人的人,一定求才若渴,若已乐得贤才,则必定不吝惜钱财,给予丰厚的待遇。国家即将称霸四方,各地有才能的人都会前来归顺;国家即将灭亡,则贤能的人将首先隐退。土地贫瘠的地方,产不了宝物;水浅的地方,大鱼都不游过来;光秃的树木,大的禽物不愿在上面栖息;稀疏的树林,大的野兽都不在其间居住。

山势过于陡峭,则容易崩塌;沼泽蓄水过满,则会漫溢出来。弃美玉而取顽石者,犹如瞎子一般。绵羊即使披上虎皮,也并不刚强。

拿衣服时不提领子,势必把衣服拿倒。(提纲挈领:提网之纲,挈衣之领。比喻举其要领,扼其要害,就能理顺关系,处理得心应手。)走路不看地面,一定会跌倒。房屋梁柱软弱,屋子将会倒塌;辅助国政的大臣没有能力,则国家将会倾覆。脚受寒,则心肺受损;人心生怨,则国家受损。山将崩,则土质先毁坏;国家亡,则人民先受其害。树根干枯,则枝叶腐朽;人民困苦,则国家残败。与倾覆的车走同一条轨道的车也会倾覆,与已经败亡的国家做相同的事,国家也将遭到灭亡。知道以前发生的不幸之事,应该警惕再次发生类似的事,厌恶前人有过的劣迹,就应当尽力避免重蹈覆辙。害怕危险,常能获得安全;害怕灭亡,常能获得生存。

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只要符合道义,就能吉祥喜庆,否则就凶险莫测。吉祥的人,各种福报都归集于他一身,险恶之人,则各种厄运都向他袭来。这并非什么神秘的事情,而是自然的规律。本着道德良心,致力于谋划良策者不会有邪恶的行为或事例;没有长远思虑的人眼前就会有忧愁。

理想志趣相同的人,必然会情投意合,相得益彰。怀有仁善之心的人,必然相互担忧,关心对方。为非作歹之徒必然结党营私,有相同爱好的人自然会互相访求。同为倾城倾国的佳丽,必然互相嫉妒。同样才智超群的人,必然互相较量各自的谋略。具有同等权势地位的人,必然互相排挤,彼此倾轧。有同样利益关系的人,必然互相猜忌。有相同语言的,则互相应和;气韵旋律相同的,则互相感应。同一类型的,互相依存;具有相同道义的,互相亲近。处于同样困难中的人们,互相帮助,同舟共济。同一条道上的,互相扶助,促其成功。从事同一技艺的,互相窥探。有同一技巧的,互相较量,以争其高低。以上这些都是自然界的变化规律,不可违背。

放任自己,却一味教育别人的,别人不会接受他的大道理;先端正自己,再去教化别人,别人就会顺服。违反常理,则属下难以顺从;顺应天理,则易于行事。不顺从,则易生动乱;易行事,则社会安定有序。这样,修身、齐家、治国都可以取得不错的成绩。

素书-遵义章

以明示下者(愚昧,糊涂),有过不知者蔽,迷而不返者惑,以言取怨者祸。令与心乖者废,后令缪前者毁。怒而无威者犯,好众辱人者殃;戮辱所任者危,慢其所敬者凶。貌合心离者孤,亲谗远忠者亡。近色远贤者昏,女谒公行者乱,私人以官者浮。凌下取胜者侵,名不胜实者耗。

略己而责人者不治,自厚而薄人者弃废。以过弃功者损,群下外异者沦,既用不任者疏。行赏吝色者沮,多许少与者怨,既迎而拒者乖。薄施厚望者不报,贵而忘贱者不久,念旧恶而弃新功者凶。用人不正者殆,(同“彊”,强)用人者不畜,为人择官者乱,失其所强者弱。决策于不仁者险,阴计外泄者败,厚敛薄施者凋。

战士贫、游士富者衰,货赂公行者昧。闻善忽略、记过不忘者暴。所任不可信、所信不可任者浊。牧人以德者集,绳人以刑者散。小功不赏,则大功不立;小怨不赦,则大怨必生。赏不服人、罚不甘心者叛;赏及无功、罚及无罪者酷。听谗而美,闻谏而仇者亡。能有其有者安,贪人之有者残。

注解:

采用阴恶手段明察下属思想和行为的小聪明,其实是愚蠢的行为。有过错而不能反省自知,一定会受到蒙蔽。陷入迷途而不知返者,必然昏乱、迷惑。因言语招致埋怨,必然产生祸患。政令与心愿不一致,则必然导致政令偏废。号令前后不一,无法执行,必然导致失败。发怒却没有威严,无人畏惧,必然会受到侵犯。喜欢当众侮辱下属的人,必然要遭殃。对自己的部下过分责难的人,必然会令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怠慢其所敬重的人,必然会招致不幸(要礼贤下士,善用人者为之下)。貌合神离者,必然陷入孤独。亲近奸谗小人,远离忠良之士者,必然遭遇灭亡的厄运。亲近女色,疏远贤明者,必然昏庸无能,一事无成。女子干政,必然会使社会产生动乱。私下买卖官位,让庸碌之辈掌权,就会导致政事虚浮,误国费事(公生明,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欺凌属下,以势压人者,也必将受到属下的侵犯。名不副实者,虽耗尽精力,亦不能办好事情。

对己宽容,对别人求全责备者,什么事情也办不好;对己宽厚,对别人刻薄者,必将被人所唾弃。因为属下微小的过失就忽略其功劳的,必将大失人心,最后损害自身利益;上下离心,内外异志,必定沦亡;任用属下却不加以信任,必然导致上下关系疏远。奖赏属下时吝啬小气,则会令人沮丧、失望;许诺多,实际兑现少,必然招致众人的埋怨;起初热情欢迎,之后又将人拒之千里的做法,必然会使双方的情义断绝。总想用小恩惠换大回报的人,必不能得偿所愿。富贵之后就忘了贫贱时的情况,这样的富贵必不会长久。对别人的旧恶耿耿于怀,对其新立功勋却视而不见,这样的人必将遭遇凶险(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阴私,不念人旧恶)。任用不正直的人,必将产生危险;勉强用人,一定留不住人。任人为官却徇私徇情,则必将导致政事混乱。失去自己的优势,强者就变成了弱者。做决策时,向仁德缺失者咨询,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隐秘的计划被泄露出去,则会导致事情失败。横征暴敛,薄恩寡施,必将导致社会凋敝。

战士出生入死,却生活贫困,享乐之徒无所事事,却安享富贵,这样国势一定会衰败。贿赂政府官员成风,则社会政治必然昏暗、愚昧。对别人做的好事不加重视,对其错误却耿耿于怀,这样的人乃粗暴之人。其所任用的人不值得信任,信任的人又不能胜任其职,这样的政治必定混浊。依靠道德来教化臣民,则臣民必将聚集在他的周围。若依靠刑法来维持统治,则将导致人心离散。对小功劳不加以封赏,则不能产生大功劳。对小埋怨不宽恕,则必将产生大怨恨。行赏不能服人,处罚不能使人甘心,则必将引起叛乱。无功之人受赏,无罪之人受罚,这是残酷的行为。听到谗言就十分高兴,听到逆耳忠言就必生怨恨,这样国家必然灭亡。各人满足于其所拥有的,则社会安定有序;若贪得无厌,总是贪求别人所拥有的,人民会变得残暴,社会就开始动乱。

素书-本德宗道章

夫志心笃行之术,长莫长于博谋,安莫安于忍辱;先莫先于修德,乐莫乐于好善;神莫神于至诚,明莫明于体物,吉莫吉于知足。

苦莫苦于多愿,悲莫悲于精散,病莫病于无常,短莫短于苟得;幽莫幽于贪鄙,孤莫孤于自恃;危莫危于任疑,败莫败于多私。

注解:

一个人想要做到志向坚定,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最长久的方法莫过于懂得深思多谋。最安全的方式莫过于忍辱负重。最首要的任务莫过于修德养性。最大的快乐莫过于乐善好施。最神圣的态度莫过于至诚至性。最明智的做法莫过于了解事物本质,见微知著。最吉祥的观念莫过于知足常乐。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欲壑难填。人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精神离散。人世间最恶劣的病,莫过于内心不平静,反复无常。人世间最无耻的,莫过于不劳无获。最愚昧的,莫过于贪婪卑鄙。最孤独的念头莫过于自恃太高。最危险的行为是任用自己不信任的人。人世间很多事情失败的根源就是自私自利。

素书-求人之志章

绝嗜禁欲,所以除累。抑非损恶,所以禳过。贬酒阙色,所以无污。

避嫌远疑,所以不误。博学切问,所以广知。高行微言,所以修身。

恭俭谦约,所以自守。深计远虑,所以不穷。亲仁友直,所以扶颠。

近恕笃行,所以接人。任材使能,所以济物。瘅恶斥谗,所以止乱。

推古验今,所以不惑。先揆后度,所以应卒。设变致权,所以解结。

括囊(结扎袋口,亦喻缄口不言)(机会,时机),所以无咎。橛橛梗梗,所以立功。孜孜淑淑,所以保终。

注解:

杜绝不良嗜好,禁止非分妄想,可以免除不少烦恼和牵累。抑制不合理的念头,减少邪恶的行径,可以避免不少祸患。不沉迷于酒色,可以保持身心纯洁无污。

远离是非嫌疑,可以免除差错和谬误。广泛学习,切磋学问,可以扩大自己的知识面。行为高尚,言语谨慎,可以平心静气、修身养性。

为人处世上恭敬、勤俭、谦逊、自律,这样才能修身自省,守住家业。深谋远虑,才不至于陷入难解的困境中。亲近仁义之士,结交正人君子,这样可以扶危助困,摆脱衰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并且切实地努力去实践,所以能获得众多朋友。任用德才兼备之人,使其才能得到充分发挥,所以能济人利物(救助别人,对世事有益)。憎恨奸恶之徒,排斥谗佞小人,所以能防止社会动乱,维持太平盛世。

以古人之兴衰成败为鉴,体察当世,便可以减少迷茫、疑惑。事先揣测、度量,做到心中有数,便可以审时度势,随机应变,处理突发事件。设想各种变化情况,加以权衡谋划,这样可以灵活解决各种复杂矛盾。

谨言慎行,举止顺应大局,这样才能远离纠纷,免遭祸患。坚定、正直,才能建立功勋。勤勉、善良,方能善始善终。

素书-正道章

德足以怀远,信足以一异,义足以得众;才足以鉴古,明足以照下,此人之俊也!

行足以为仪表,智足以决嫌疑;信可以使守约,廉可以使分财,此人之豪也!

守职而不废,处义而不回;见嫌而不苟免,见利而不苟得,此人之杰也!

注解:

高尚的品德足以使四方之人都心悦诚服,前来归顺;诚实守信可以令异议统一;心怀正义,行事公正合理可以得到众人的拥戴;才识渊博,能以古为鉴;聪明睿智,可以体察下属,明辨是非。这样的人可谓人中才俊。

品行端正,可以成为人们的表率;足智多谋,可以决然果断,析疑解惑;诚实无妄,可以使人们信守约定;清正廉洁,则处事必公,仗义疏财。这样的人可谓人中豪杰。

坚守职责而不废弛,恪守道义而不改初衷。即使处于容易被人猜疑的处境中也不逃避,仍能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见利而不忘义,这样的人可谓人中豪杰。

素书-原始章

夫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

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仁者,人之所亲,有慈惠恻隐之心,以遂其生成。义者,人之所宜,赏善罚恶,以立功立事。礼者,人之所履,夙兴夜寐,以成人伦之序。

夫欲为人之本,不可无一焉。

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如其不遇,没身而已。是以其道足高,而名重于后代。

注解:

天道、德行、仁爱、正义、礼制,五位一体,密不可分。

道,即人所遵循的宇宙自然规律。世间万物都按它来运行,但往往不能为人所认知。德,即人顺应自然的安排而使欲求得到满足的能力,它支配世间万物,使他们各自的欲求得到满足。仁,是所有人都重视和向往的,只要具有慈悲、恻隐之心,人就会产生各种善良的愿望和行动,就形成了“仁”。义,即人所遵循的与事理相适宜的原则。义要求人奖赏善行、惩罚恶行,以此建功立业。礼,即人所遵循的社会规范。在礼制的规范下,每个人都克勤克俭,按照各自的社会角色行事,形成了和谐的社会秩序。

道、德、仁、义、礼是做人的五项根本原则,修身立业缺一不可。

贤明的人和有德行的君子,都明白世间万物兴盛、衰败的道理,通晓事业成功、失败的规律,了解社会太平、纷乱的局势,懂得把握进退的尺度。当时机不对时,能够及时退隐,坚守正道,等待时机来临。一旦时机成熟,便乘势而行,于是常常能够位极人臣建立盖世之功。如果时运不济,他们也能守得淡泊以终其生。这样的人往往能达到很高的境界,成为后世的典范,为后代所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