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公-遵义章

以明示下者(愚昧,糊涂),有过不知者(欺骗,隐瞒),迷而不返者惑,以言取怨者祸,令与心(违背,不合)者废,后令(缪戾;违背)前者毁,怒而无威者犯,好众辱人者殃,戮辱所任者危,慢其(宜,适宜的,为其所需的)敬者(灾祸),貌合心离者孤,亲谗远忠者亡,近色远贤者昏,女(yè,掌管引进谒见者的近侍)公行者乱,私人以官者浮,凌下取胜者侵,名不胜实者耗。

总在属下面前显示自己明察秋毫者,是糊涂的;有过错而不能反省自知者,会受到蒙蔽和欺骗;陷入迷途而不知返者,会陷入迷惑;因言语不当而招致埋怨者,会给自己招来祸患;政令与内心真实意愿相违背者,会导致政令偏废;后面发布的政令与前面相冲突者,会对政治造成破坏;发怒却无人畏惧者,会受到冒犯;喜欢当众侮辱他人者,会遭殃;杀戮污辱自己所任用的臣属者,会有危险;怠慢应当敬重的长辈和领导者,会有灾祸;与人貌合神离者,会导致孤独;亲近谗佞、远离忠良者,会灭亡;亲近女色、疏远贤明者,是昏聩的;让女近侍参与公务政事者,会造成动乱;私自给人委以官职者,会导致政事虚浮;欺凌属下以赢取胜利感者,会受到侵犯;名不副实者,会耗尽心力(也不能办好事情)。

略己而责人者不治,自厚而薄人者弃废(抛弃不用)。以过(忘记)功者损,群下外异者沦。既用不任者疏,行赏吝色者沮,多许少与者怨,既迎而拒者(背离,违背,不和谐)。薄施厚望者不报,贵而忘贱者不久,念旧恶而弃新功者凶。用人不(1、不偏斜。2、合于规范的、合于法则的)者殆,(同“彊”,即强)用人者不畜,为人(区别)官者乱。失其所强者弱,决策于不仁者(艰难;困难),阴计外泄者败,厚敛薄施者凋。

对己宽容、对他人求全责备者,不能治理好事情;对自己优待、对他人刻薄者,会被人所抛弃。因为他人的过失而忘记其功劳者,会让自身受损;众多属下离心离德、内外异志者,必定沦亡。已经任用他人但却不加以信任者,会导致关系疏远;应该给予奖赏时却显露吝啬之气者,会令人感到沮丧;许诺多实际却兑现少者,会招致埋怨;已经表示欢迎但之后又拒人于千里者,会导致对方背离。给人以小恩小惠却对其报有殷切期望者,不会得偿所愿;富贵之后就忘了贫贱之时境遇者,富贵不会长久。对别人的旧恶耿耿于怀而对其新立的功勋却视而不见者,会有灾祸;用人不能做到中正的,会有危险;勉强用人的,会留不住人;任人为官却徇私徇情的,会导致政事混乱。失去自己的优势的,会变得弱小;做决策时向不仁义的人咨询者,会导致艰难;隐秘的计谋被泄露出去者,会导致失败;横征暴敛、薄恩寡施者,会导致社会凋敝。

战士贫、游士富者衰,货赂公行者(愚昧;糊涂),闻善忽略、记过不忘者暴,所任不可信、所信不可任者(混乱)。牧人以德者集,绳人以刑者散。小功不赏,则大功不立;小怨不赦,则大怨必生。赏不服人、罚不甘心者叛;赏及无功、罚及无罪者(残忍、暴虐)。听谗而美,闻谏而仇者亡。能有其有者安,贪人之有者(残,伤也)

战士出生入死却生活贫困,逞口舌之利之徒却安享富贵者,会导致国势衰败;贿赂公务人员者,是愚昧的;忽略别人做的好事,但对其过错却耿耿于怀者,是残暴的;其所任用的人不能信任,信任的人又不能胜任其职者,会导致混乱。依靠道德来治理人民者,人心会聚集;依靠刑罚约束来维持统治者,人心会离散。对小功劳不加以奖赏,则不会产生大功劳;对小埋怨不宽恕,则会产生大怨恨。行赏不能使人心服、处罚不能使人甘心者,会引起叛乱;赏及无功之人、罚及无罪之人者,是残忍暴虐的。听到谗言就十分高兴、听到逆耳忠言就心生仇恨者,会导致灭亡。能满足于其所拥有者,是安全的;总是贪求别人所拥有者,会受到伤害。

作者: 张津东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