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经15-夫唯不欲盈,是以能敝而不成

古之善为道者,微(通“妙”,精微,奥妙)玄达(畅达,通达),深不可(叙述)。夫唯不可志,故强为之容。

曰:(yǔ,交往;朋党;盟国;同类)呵其若冬涉水,(迟疑不决)呵其若畏四邻,(郑重,庄重)呵其若客,(涣者,散释之名。大德之人,建功立业、散难释险,故谓之涣)呵其若(同“凌,líng,冰)(shì,古同“释”,解散)(喻人的天真状态,质朴,淳朴)呵其若(wò,木帐)(hún,古通“浑”,混浊,糊涂)呵其若(昏暗不明)𣼥(旷,开朗,心境阔大)呵其若浴。

浊而(1、酌情。2、通“静”,使安定)(1、通“徐”。2、剩下,遗留下)清,(1、通“安”。2、古同“汝”,你)(1、念chóng,再,又,重新。2、念zhòng,慎重、谨慎)之余生。

(1、通“宝”,珍贵。2、通“保”,保持;保护;守卫)此道不欲盈,夫唯不欲盈,是以能(弃)而不成。

注解:

古代善于体“道”并力行其“道”者,其人微妙通达,深奥的让人不能叙述。正因为不能叙述,所以这里只能勉强为他们描摹一下人格肖像。

即:他与人交往时小心谨慎的样子,好像是在冬天涉水渡河;他决难定疑时踌躇疑惧的样子,好像在害怕四周的邻国;他处理事情时庄重的样子,好像是赴宴的宾客(举手投足都不敢随便放肆);他散难释险时顺应时势的样子,好像应时融化的冰河;他对待他人时敦厚淳朴的样子,好像未被雕琢的简陋的原始木帐;他处理矛盾时包容并蓄的样子,好像昏暗不明的浊水;他蒙受非难时心境开阔的样子,好像敞豁、空旷的水谷。

对于昏暗不明的现状,要酌情使其慢慢变得清平(如同浑浊的水只要静置下来就可以慢慢变得清和平允);万物在安定的情况下才会徐徐重新使之焕发生机,你要慎重地保护好现有幸存的生命。

珍重并恪守此“道”的人不追求盈满,正因为他不追求盈满,所以能放弃盈满而不刻意追求成功。

作者: 张津东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