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需5++

需:有復,光亨,贞吉,利涉大川。

《需》卦象征等待:有心归复,光明亨通,守持正固可获吉祥,有利于涉越大河巨流。

《彖》曰:“需”,(等待,停留)也。险在前也,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矣。“需,有孚(有诚信)光亨(光明亨通),贞吉”,位乎天位(九五是阳爻,居第五爻位,阳爻居于阳位,所以说“位乎天位”。“位乎天位”象征人居尊位)以正中(九五又居上卦中位,所以说“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彖》传说:需,意思是等待;譬如艰难险阻正在前方,刚强健实而不陷入厄境,因为期待适宜便不致路困途穷。“在等待中,心怀诚信,光明亨通,守持正固可获吉祥”,说明九五居于天的位置,而且处位正中。利于涉越大河巨流,前往必获成功。

《象》曰: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

《象传》说:云气上集于天(待时降雨),象征等待;君子因此在饮食宴乐中等待。(云在天上,是雨降润物的先兆,君子也要饮食宴乐滋养身心,所以下文说“君子以饮食宴乐”)

【初九】(等待,停留)(郊,距国百里为郊。——《说文》。按,周时距离国都五十里的地方叫近郊,百里的地方叫远郊),利用恒,无咎。

在野郊外等待,利于保持恒心,没有咎害。(古人居住在城墙之内为“邑”,城墙之外称为“郊”。“需于郊”,说是初九离开城邑,来到郊外,知道前面有坎水之险,所以停下来等待。此爻阳爻居阳位,又为本卦初爻,故有阳刚之勇,又与六四柔爻相应,所以有上行之势,容易为意气所动而执意前行。初九动辄接近坎水之险,唯有耐心等待,以恒常之心处之,才可以远离祸患而无咎。)

《象》曰:“需于郊”,不犯难(冒险)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象传》说:“在野郊外等待”,说明初九不朝着险难前行;“利于保持恒心,无咎害”,说明初九未曾离失常理。(“需于郊”,需待于旷远之地,不到该进之时,不冒险而进也。“利用恒,无咎”,关键的问题是做到恒久不变,即永不犯难而行。这就是“用恒”,用恒就是不失常。不失常,其实最难做到。因为刚健之人,或为才能所使,或为意气所动,或为事势所激,极易失去理智之控制,每每犯难而不顾,把事情弄遭。用现在话说叫:稳住就是胜利。)

【九二】需于沙,少有(议论,谈论,非议),冬吉。

在沙滩上等待,略受言语中伤,最终可获吉祥。(此爻虽阳居阴位而不正,然又处于下卦之中位,上无应与,不求遽进,其居柔守中,静待不躁。坎为水,水旁有沙,九二离坎险渐近,尚隔九三,犹如在靠近水旁之沙滩上等待时机,接近危险但未陷入危险,虽然有小小的语言中伤,但并无大碍。)

《象》曰:“需于沙”,(澤之廣者謂之衍,引申义为盛大、丰富、宽绰有余裕)在中也。虽“小有言”,以终吉也。

《象传》说:“在沙滩上等待”,说明九二心中宽绰不躁;尽管略受言语中伤,但能坚持等待至终必获吉祥。(九二以刚居柔,且宽裕得当,虽小有言语之伤,亦可从容而待,不为所动,故必终得吉。)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在泥滩(阻滞)中等待,招致盗寇到来。(“泥”逼近于水,为与水相接的泥淖之地,虽未进至险难之中,却已濒临险难之边缘。“寇”指大灾祸。九三最接近上卦的坎体,身处河边的泥地,其处境非常容易招致寇至。此爻处需下卦之上,濒临坎险,又以阳居阳位,有刚亢躁进之象,若稍有不慎,则会致祸。)

《象》曰:“需于泥”,灾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败也。

《象传》说:“在泥滩中等待”,说明九三灾祸尚在身外;自我招致盗寇,说明九三要敬谨审慎才能避免危败。(外,外卦,即坎卦。九三虽切近坎卦,但毕竟不在坎卦,所以说灾在外。对于九三来说,灾既在外,则灾(即寇)有可能至,也有可能不至。寇至与不至,关键在于九三自己。假使寇果然来了,那便是九三自我招致的。九三该怎么办?九三应敬慎从事,量宜而进,待时而动,万勿急躁行事。)

【六四】需于(通“恤”,忧;忧虑),出自穴。

在忧恤中等待,从陷穴里脱出。(此爻阴居阴位,柔弱有加,又居坎险下位,有忧恤之象;然又居正位,得上之尊爻九五之庇护,虽忧恤而终得出也。)

《象》曰:“需于血”,顺以听也。

《象传》说:“在忧恤中等待”,是说六四冷静等待而顺从听命于时势。(九四之“需于血”,其意义主要有二,即顺与听。顺,九三顺于与它近比的阳刚之九五。听,九四听从于内卦三阳之前进,不去拒绝它们。)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

在酒醪食肴中等待,守持正固则吉祥。(九五爻已经深入坎险中间,本来是非常值得忧虑的,但此爻阳居中位,又高居君位,阳刚中正,其德足以服人。中则左右逢源,正则长久不已。九五爻知上下协助不力,在困境中仍能自得其乐,处变不惊,乐以待之。其乐观宽裕的态度最终得到了圆满的结果。)

《象》曰:“酒食,贞吉”,以中正也。

《象传》曰:“在酒醪食肴中等待,守持正固则吉祥”,说明九五居中得正。(九五能够既以饮食宴乐涵养天下国家,又保持贞正而取得成功的依据。九五之所以能够贞正,宴乐不耽于乐,求治不急于治,是因为它处的地位既中且正,有德有权,虽在坎险之中,却也不至于沉溺。)

【上六】入于穴,有不(清晰,鲜明,整洁)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落入陷穴,有不明身份的三位客人来访,恭敬相待终将获得吉祥。(此爻虽阴柔得正,而身居险极,有陷而入穴之象。九三与之相应,携初九、九二相助,敬之则可获吉。)

《象》曰:“不速之客来,敬之终吉”。(即使…也;纵使)不当位,未大失也。

《象传》说:“不明身份的客人来访,恭敬相待终将获得吉祥”,说明上六即使不当位,也不至于遭受重大损失。(此不当位,系指上六而言,非谓不召而至的下卦下阳。上六乃阴爻居阴位,实属当位。小象说“虽不当位”,是什么缘故呢?小象说“虽不当位”是假设语,它的语意是这样的:对待三位不速之客的主要方法是“敬之”。只要做到这一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其最终结果一定错不了。即使上六不当位,也不至于出大问题,更何况它本来是当位的呢。)

需卦提出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生和政治的哲理:无论国家或个人,遇险陷在前,在审时度势,该前进的固然应前进,暂时不该前进的,则要容忍待时,万万不可急躁骤进,否则必败。

作者: 张津东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