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内揵

君臣上下之事,有远而亲,近而疏;就之不用,去之反求;日进前而不(驾驭),遥闻声而相思。事皆有内揵(揵,连接。揵也通“楗”,闭塞之开关,即锁。内,指内心世界。内揵,字面的意思是从内心连接并锁定)(向来;从来就)结本始。或结以道德,或结以党友,或结以财货,或结以采色。用其意,欲入则入,欲出则出;欲亲则亲,欲疏则疏;欲就则就,欲去则去;欲求则求,欲思则思。若蚨母之从子也,出无间,入无(缝隙),独往独来,莫之能止。

君臣、上下之间的事情,有的相距甚远却很亲密,有的近在咫尺却很疏远;有的投奔而来反而得不到起用,有的离开了以后却被四处诏求。有的每天在君主面前侍奉却不能驾驭君主,有的只是君主遥闻其名便被君主日夜思念。事情都需要从内心相连接锁定,这向来源于平素的结交。有的靠道德相结交(对一些爱好道德仁义并想用仁义来治国的君主,就要以讲道德仁义来结交他,这不是投其所好,而是让他觉得你能帮助他),有的靠朋党相结交(对一些喜欢建立自己心腹的人才队伍的君主,要以与他结党成为他的心腹的方式来结交他,以得到他的信任),有的靠钱货相结交(对一些爱财喜欢奇珍异宝的君主,就送给他们金银财宝,以接近他们,并得到游说对方和任用的机会),有的靠采色相结交(对一些喜欢声色犬马爱好美色的君主,就送给他们美女、歌舞、玩物等满足他们的爱好。对方收到这些,在内心里就接纳了你,你也就获得了游说或任用的机会)。只要摸准了君主的心意并且善于迎合其意,那么想入政就能入政,想出世就能出世,想亲近君主就能亲近,想疏远君主就能疏远,想投奔就能投奔,想离去就能离去,想被征召就被征召,想被思念就被思念,就像用青蚨母子之血涂钱可以相互招引一样,可以把君主吸引得无间无隙,这样就可以在宫廷中独往独来,没有人能够阻止。

内者,进说辞也;揵者,揵所谋也。欲说者,务隐度;(计,谋也。商议;谋划)事者,务循顺。阴虑可否,明言得失,以(控制;约束以为己用)(意向、抱负、决心)(表示时间,相当于“在”、“当”)(相当于做)应时,以合其谋。详思来揵,往应时当也。

所谓“内”,就是向君主进献说辞(使君主从内心接纳);所谓“揵”,就是使君主连接锁定自己的计谋(计策和谋划)。想要游说君主,务必先悄悄地揣测君主的心意;为君主谋划事情的时候,务必顺着君主的心意。暗中分析我们的计谋是否可行,向君主公开言明计谋的优劣得失,以此来左右君主的意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应该选择适当的时机,使计谋与君主的心意容易契合。详细地思考之后再来使其连接锁定,这样往往既符应君主的心意又符合当前形势。

夫内有不合者,不可施行也。乃揣切时宜,从便(biàn,有利于,有益于)所为,以求其变。以变求内者,若(古称钥匙)取揵。言往者,先顺辞也;说来者,以变言也。善变者审知地势,乃通于天,(依然,顺,按照)化四时;使鬼神,合于阴阳,而(治理、统治)人民。见其谋事,知其志意;事有不合者,有所未知也。(和睦,和谐,融洽)而不结者,阳亲而阴疏;事有不合者,圣人不为谋也。

凡是言辞或计谋中有不符合君主心意的部分,就不可以付诸行动。这时就要重新揣摩形势,从有利于君主实施的角度出发,以求能采用多种灵活变通的方式。要做到以灵活变通的方式来求得君主的接纳,就要像用钥匙打开锁一样。游说时,凡是谈论过去的事情,要先顺着对方的言辞;凡是谈论未来的事情,要采用变通的言辞。善于应变的人须做到详细了解各国地理和形势,精通天文,以顺应四时变化的方式行事;只有这样才能使唤鬼神,契合于阴阳变化的规律,从而统治天下百姓。见到君主所谋划的事情,就能推知他的意图;事情有不合君主之意的,是因为某些情况我们还没有了解清楚。彼此表面和睦但得不到对方发自内心的真诚结交,是因为表面上看起来亲密但实际上却很疏远;与对方的心意不相符合的事情,圣人是不会谋划的。

故远而亲者,有阴德也;近而疏者,志不合也。(趋近、靠近)而不用者,策不得也;去而反求者,事中来也。日进前而不御者,施不合也;遥闻声而相思者,合于谋以待决事也。故曰:不见其(相似;像)而为之者,见逆;不得其情而说之者,见非。得其情,乃制其术。此用可出可入,可揵可开。故圣人立事,以此先知而揵万物(宇宙间的一切事物)

所以,与君主相距很远却被亲近,是因为有与君主心意暗合之处;距离君主很近却被疏远,是因为与君主志向不合。主动投奔却得不到重用,是因为他的计策没有实际效果;离开君主却反而被诏求,是因为他所谋划的事后来应验了。每天在君主面前侍奉却不能驾驭,是因为其措施不合君主心意;距离遥远只听到名声就被君主思念,是因为其计谋与君主相符合,君主正等待他前来决断大事。所以说:还没有找到双方类似之处和就去游说的人,一定会事与愿违;在还没了解对方实际情况的情况下就去游说,必定不能达到目的。只有充分了解了对方的真实情况与意图,才能够制定内揵之法。如此运用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出入朝廷,就可以轻易地与君主内心连接锁定并使其打开心扉。所以圣人能成就事业,就是在知悉客观情况基础上,预先知道可否,然后再去连接锁定宇宙间的一切事物。

由夫道德、仁义、礼乐、忠信、计谋。先取《诗》《书》,混说损益,议论去就。欲合者用内,欲去者用外。外内者,必明道数。揣策来事,见疑决之。策而无失计,立功建德。

(在进行决策时,)要顺合道德、仁义、礼乐、忠信、计谋的种种规范,先引用《诗经》和《尚书》中的话来验证自己的思路,再综合分析利弊得失,最后再决定是离去还是留下侍君。如果决定留在君主身旁辅佐君主,就要从内心与君主相交结;如果决定离开君主,就要到外部去为君主效力。无论是在君主身旁辅佐君主还是到外部去为君主效力,都必须明白其中的自然规律和方法技巧。这样才能揣测谋划未来的事情,遇到疑难之事才可以迅速决断。在运用策略时只有做到不失算,才能不断建立功业和积累德政。

治名(为政有成绩而获得的好名声)(産,生也)(事业;功业),曰揵而内合。上暗不治,下乱不(同“悟”),揵而反之。内自得而外不留,说而飞之。若命自来,己迎而御之。若欲去之,(依靠;凭借)(等候,等待)之。环转因化,莫知所为,退为大仪。

为了谋求为政有成绩的好名声而入仕建立功业,这叫作内心相合并与君主连接锁定。如果上面昏庸不理国家政务,下面作乱而君主不能够有所省悟,我们就要进献计谋连接锁定使他返回正道。如果碰到那种自视甚高、刚愎自用而听不进外人意见的,我们不妨先恭维他,博取其欢心后再逐步说动他。如果有君主发布命令来召己,就要先迎合然后再设法逐步驾驭他。如果自己想要离开君主,就借助危机等待脱身良机(如三国赤壁之战时,徐庶借帮助平定北方叛乱的理由脱离曹操,避免了灾祸)。要像圆环一样随着情况的变化而转换策略,使旁人看不出你想要干什么,这就是全身而退的大法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