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既济63+

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

《既济》卦象征事已成:亨通,小有利益,应当守持正固;起初吉祥,最终将致危乱。

《彖》曰:“既济,亨”,小者亨也。“利贞”,刚柔正而位当也。“初吉”,柔得中也;“终止则乱”,其道穷也。

《彖传》说:“事已成,亨通”,此时柔小者获得亨通。“利于守持正固”,说明阳刚阴柔均利于行为端正,居位适当。“起初吉祥”,说明柔小者也像刚大者一样能持中不偏;“最终停止不前将导致危乱”,说明“事成”之道已经困穷。

《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通“预”,预先,事先)防之。

《象传》说:水在火上,象征事已成;君子因此于事成之后思虑可能出现的祸患而预先防备。

【初九】(牵引)其轮,(沾湿)其尾,无咎。

拖曳着车轮(过河),沾湿了车尾,没有咎害。

《象》曰:“曳其轮”,义无咎也。

《象传》说:“拖曳着车轮”,理当没有咎害。

【六二】妇丧其(车蔽,古代妇女乘车不露于世,车之前后设障以自隐蔽。《尔雅》说:舆革,前面的叫鞎,后面的叫茀;竹,前面的叫御,后面的叫蔽。说茀说蔽,是因为属于竹制品还是革制品而不同,而《诗经》都称为茀。),勿逐,七日得。

妇人丧失车蔽(障蔽的东西),不用追寻,七日将失而复得。(二爻在济渡的时候,驱车前进,车在前面,茀在后面,中途失去了茀,就停车追逐,有要济渡而顾不上济渡之象,所以说“勿逐”)

《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象传》说:“七日将失而复得”,因为得乎中道。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殷高宗讨伐鬼方,用了三年终于战胜;小人不可任用。(高宗是贤明的君王,鬼方是小国,众军一齐参战,却直到三年才攻克,军队也就很疲惫了。这是用来比喻济渡坎险的艰难。天下事往往经历艰难而得到成功,却因为安乐而失去。当初经过多年的经营还感到不足,后来却一朝疏失就败坏有余,其原因都是由于远离君子而亲近小人,所以说要“小人勿用”。)

《象》曰:“三年克之”,惫也。

《象传》说:“用了三年终于战胜”,是说征战疲惫持久。

【六四】(rú,彩色的丝织品)有衣(rú,破旧的衣服),终日戒。

(天命无常,昌盛倏忽之间会变成衰落,新的倏忽之间就会变成旧的,倘若不因时因势加以弥缝,转眼之间就会败坏,正如)绘彩的华美衣服没有多久就变成敝衣破絮,应当整天戒备。

《象》曰:“终日戒”,有所(恐惧)也。

《象传》说:“整天戒备”,说明六四要有所畏惧。

【九五】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yuè,古代宗庙祭祀的名称。夏、商二代为春祭,周代则改称夏祭。属于较微薄之祭)祭,实受其福。

东边邻国杀牛盛祭,不如西边邻国举行微薄的“禴祭”,更能切实地承受神灵降予的福泽。(汉字“牺牲”二字均以“牛”为偏旁,其本义就是祭神的牛——色纯为“牺”,体全为“牲”。六牲与祭祀燕享、礼仪的关系极深,而牛这样的大牲则又尤为隆重,必是祭神求吉之用。按古代礼仪,祭祀时牛羊豕三牲齐备称为“太牢”,而只用羊豕二牲则称“少牢”,可见杀牛是用于最隆重的祭祀。)

《象》曰:“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适也——《广雅)时也;“实受其福”,吉大来也。

《象传》说:“东边邻国杀牛盛祭”,不如西边邻国顺应天时啊;“西邻更能切实地承受神灵降予的福泽”,这是说吉庆将大大地到来了。

【上六】濡(1、沾湿。2、迟缓;滞留)其首,厉。

(渡河时)沾湿了头部,危险。

《象》曰:“濡其首,厉”,何可久也!

《象》曰:“(渡河时)沾湿了头部,危险”,这种状况怎么可以长久啊!

作者: 张津东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