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风泰过28+++

(通“太”,甚)过,栋,利有攸往,亨。

《泰过》卦象征甚为过度,栋梁驾御龙车,利于有所前往,亨通。(四阳集居于卦之中,二阴分居于卦之本未。初六为本,上六为未。两头太弱,中央过强。四阳是栋,两头寄托在本未之上。本未皆阴柔无力,不能担当重任,所以有栋之象。在此时必须有所往,即有所作为方可亨。从国家政治生活方面看,泰过是国家出现了危机,必须大有所作为,方可转危为安。)

《彖》曰:泰过,泰者过也。栋,本未弱也。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泰过之时大矣哉。

《彖传》说:甚为过度,泰就是过;栋梁驾御龙车,是因为首尾两端柔弱。阳刚过甚时能够适中调济,驯顺、和悦地施行整治,因此利于有所前往,可获亨通。大过卦所包含的顺时而动的意义宏大得很啊!(“泰过,泰者过也”。泰者过就是阳过。卦中四阳集聚连接居于中央,其间二五两阳居中用事,二阴被摈斥于外,这是阳过,阳过即大过。“栋桡,本未弱也”。刚过与本未弱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栋之所以驾御龙车,既由于刚过也由于未弱。“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从六爻之象看,中四爻强,本未弱,有栋桡之象。从六爻之才看,问题是能够得到解决的。中四爻虽然刚过,但二、五两爻都得中用事,能以中道处理问题,初上两爻又以巽顺和悦而行,能得人心,具备这样两个条件,有所往,即有所作为肯定会亨的。“泰过之时大矣哉”。大过之时之所以大,由于大过之时必有大过之事。大过之事,如立君、兴国、改俗等等,不得其时不成,得其时而无其人亦不可成。大过之时,正是有大过之人材发挥作用的时候。)

《象》曰:泽灭木,泰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遯世无闷。

《象传》说:大泽淹没树木,象征甚为过度;君子因此领悟(处身“大过”之时)要独自屹立毫不畏惧;隐居不仕而不感到苦闷。(泽本润养于木,而今竟把木给灭没,事情发展太过了,是谓大过。“独立不惧,遯世无闷”,即在处理国家事务时,能做到进则敢作敢为,天下非之而不顾;退则无怨无尤,举世不见知而不悔。)

【初六】(通“藉”,“藉”简体字为“借”,衬垫)白茅(草名,柔软洁白),无咎。

(像祭祀时在祭器下面小心地)衬垫以白茅,没有咎害。(《系辞传》说:“苟错诸地而可矣。籍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以往,其无所失矣。”依据孔子这段话的解释,此爻的主旨昌强调做事须小心谨慎。如做大事只有一般的小心谨慎还不行,非敬慎之至不能成功。初六处大过之始,阴居巽下,无犯于刚,做事至慎至谨,有如东西放在地上,已经可以了,却又于下面垫上白茅,使它百无一失。)

《象》曰:“籍用白茅”,柔在下也。

《象传》说:“(像祭祀时在祭器下面小心地)衬垫以白茅”,说明初六柔顺居下。

【九二】(通“枯”,枯槁)杨生(tí,草木初生的嫩芽),老夫得其(幼小、柔弱)妻,无不利。

枯杨生幼芽,老头子娶了个年轻的妻子,没有不利。(九二这一爻处在阳过的时候。阳过了,不好。所以把它比喻为枯杨、老夫。但是九二处在刚过之始,刚身得中而居柔,无应于五,而切比于初六,是刚过之人而能以中道与阴柔相济,恰似杨虽枯却能生稊,出现生机,夫虽老竟得年少娇妻,能成生育之功。由于九二刚过而未至于极,又与初六相比,有老夫得女妻之象。)

《象》曰:“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

《象传》说:“老夫少妻”,相匹配有些太过了。

【九三】栋(古同“挠”,1、打扰,恼乱,烦扰。2、弯曲,喻屈服),凶。

栋梁受到烦扰而弯曲,有凶险。

《象》曰:“栋桡之凶”,不可以有辅也。

《象传》说:“栋梁受到烦扰而弯曲的凶险”,在于九三的刚势不能再加以辅助。(九三有栋桡之凶,关键的问题是它无辅,而且不可以有辅。自爻象来看,九三本与上六正应,上六可来辅佐他,但是它处大过之时,若得应于上六,刚势获助益烈,则“栋桡”益甚。自事理看,栋当房屋之中,亦不可以相助;栋桡之凶,是不可避免了。)

【九四】栋,吉;有它,吝。

栋梁驾御龙车,吉祥;但若别有它求,会有恨惜。

《象》曰:“栋之吉”,不(古同“挠”,打扰,恼乱,烦扰)乎下也。

《象传》说:“栋梁驾御龙车”,是为了不烦扰下面的人。

【九五】楛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青年男子);无咎无誉。

枯杨开花,老妇嫁得了青年男子;没有灾祸也没有佳誉。(士夫,年轻男子作丈夫。在大过卦里,刚虽过,若与柔切比便好。九二与九五都与柔切比,所以都有生意。虽然都有生意,但生的势头却大不一样。九二当大过之始,得中而居柔,且所与者为初六,初六是本,生机方长,有枯杨生稊,老夫得妻之象,往无不利。九五则不然,九五当刚过之极,且以刚居刚,所比又是上六;上六是过极之阴,是未,表明生机已至浅且竭的程度,故有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之象。枝头生出华来,解决不了树干已枯的问题,小伙子纵然年轻力壮,娶的是老妇人,生育依旧无望。它不像九三栋桡那样有凶,也不像九四栋隆那样得吉,它介于二者之间,无咎亦无誉。)

《象》曰:“楛杨生华”,何可久也?“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象传》说:“枯杨开花”,怎么可以长久呢?“老妇人配青年男子”,也可以说是件丑事。(枯杨生出华来,说明枯杨尚有一线生机。然而华生于未,非但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反而会使它仅存的些许阳气将迅速耗尽。它怎么可能长久呢?老妇指上六,士夫指九五。上六乃阴过之极,合称老妇,九五是阳过之极,何以称士夫,九五虽非少,与老妇比则为壮,故得称士夫。老妇不能生育,得其士夫依然不能生育。这对于九五来说,同枯杨生华一样,看上去挺好,其实不是什么美事。)

【上六】过(牵连、陷入)(抹杀)(dīng,监视,监督),凶,无咎。

过于牵涉其中以至被抹杀和监视,有凶险,没有灾祸。

《象》曰:“过涉之凶”,不可(责罚、怪罪)也。

《象传》说:“过于牵涉其中的凶险”,不可怪罪。

作者: 张津东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