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为政

子曰:“为政(凭借;仗恃)(道德,品行,德行;德行,内外之称,在心为德,施之为行),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gǒng,通“拱”,环绕、护卫)之。”“为政以德,则无为(儒家指用德政感化人民,不施行刑罚)而天下归之。”“为政以德,则不动而化,不言而信,无为而成。所(遵守;奉行)者至简而能御烦,所(决定,决断)者至静而能制动,所(从事)者至寡而能服众。”

孔子说:“执政凭借道德,就像北极星一样,居其位,众星自动环绕周围。”“执政凭借道德,那么无需施行刑罚就能让天下人归附。”“执政凭借道德,那么不需要用刻意的行为就能够感化百姓,不用说什么就能让人信服,无需施行刑罚就能治理成功。奉行道德治理的人用最简单的政策就能驾驭烦琐的事物,以道德来决断的人用最冷静的策略就能制住蠢蠢欲动的天下,依道德从事的人任用极少数的贤人就能让众多的人服从。”

子曰:“善(统治;治理)民,一其德法,正其百官,以均齐民力,和安民心,故令不再而民顺从,刑不用而天下治。”

孔子说:“善于治理民众,就得统一道德和法制,端正百官,均衡地使用民力,使民心安定和谐。所以法令不用重复申告民众就会服从,刑罚不用再次施行天下就会得到治理。”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孔子说:“《诗》三百,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思无邪’。”

子曰:“(引导,疏导)之以(政策;法令),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孔子说:“用法令来引导百姓,用刑罚来统一百姓言行,百姓或可为免于刑罚而服从管治,但并不会以违反法令为耻。用道德来引导百姓,用礼的规范来统一百姓言行,百姓就会懂得违背道德可耻,并会自觉改正。”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建树,成就),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说:“我十五岁时立志于学习,三十岁时有所成就,四十岁时遇事能明辨不疑,五十岁时懂得了天道(自然)运行的规律和法则,六十岁时能听懂别人话中的微妙意思,七十岁时能听从内心而为但不会超越界线。”

孝:礼、(关心)、敬、(态度)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检查)其私,亦足以(显现;显露)。回也不愚。”

孔子说:“我与颜回讲学,他整天不提出不同意见,看起来比较愚钝;回去以后检查他私下里的言行,也足以显露他的才学。颜回也不笨啊!”

子曰:“(考察,察看,审察)所以(指实在的情由或适当举动)(观察,审察)其所(经过,经历)(调查;考察)其所(存着,怀着),人焉(sōu,隐藏,藏匿)哉?人焉廋哉?”

孔子说:“观察他平时的行为举止,审察他过往经历的事情,考察他的居心和动机,这个人怎么能隐藏得住呢?这个人怎么能隐藏得住呢?”

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孔子说:“君子不因为他说得好听就举荐他,也不因为他人品不好,就连他比较中肯的言论也一同否定。”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孔子说:“温习过去的知识而能够有新的认知,可以把这样的人作为老师啊!”

子曰:“君子不器。”

孔子说:“君子不应像器物一样(只有比较单一的功用)。”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子贡问怎么做才算君子,孔子说:“先践行所要说的话,然后再把话说出来。”

子曰:“君子(普遍,忠信,合群)而不(偏私,结党,勾结),小人比而不周。”

孔子说:“君子合群而不结党,小人结党而不合群。”

子曰:“学而不思则( 迷惑,指学不明白),思而不学则殆。”

孔子说:“只学习不思考就会有迷惑,只思考不学习就会有危险。”

子曰:“(从事、钻研)(相当于“于”)异端(古代儒家称其他学说、学派为异端),斯害也已(语气助词,表肯定表感叹)!”

孔子说:“钻研于异端学说,这是有害的啊!”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同“智”,智慧)也。”

孔子说:“仲由,我教你‘知之’的道理吧!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才是有智慧的。”

子张学(gàn,做)(禄位,官位)。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过失);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子张学习如何做官,孔子说:“多听,把感到有疑问的先放在一边,其余有把握的,也要谨慎地发表意见,这样就能减少过失了;多看,把感到不踏实的先放在一边,其余有把握的,也要谨慎地付诸行动,这样就可以减少后悔了。说话少过失,做事少后悔,禄位就在其中了。”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鲁哀公问:“怎样做可使民心服?”孔子说:“举用正直无私的人,安排在邪恶不正的人之上,则民心服;举用邪恶不正的人,安排在正直无私的人之上,则民心不服。”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而、且)(勤勉;努力),如之何?”子曰:“(治理、管理、统治)之以(谨严持重)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季康子问:“想使百姓敬顺、忠厚且勤勉,怎么办?”孔子说:“严肃而慎重地治理民众,百姓就会敬顺;倡导孝慈,百姓就会忠厚;举荐贤良并且教育那些能力不够的人,百姓就会勤勉。”

或谓孔子曰:“子(文言疑问代词,相当于“胡”、“何”)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有人问孔子:“您何不从政呢?”孔子说:“《尚书》上说:‘孝顺啊!只有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施行了就是有政。 ’(这些)也是为政,(不然)何其为‘为政’?”

子曰:“人(这样,此)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ní,古代大车车辕前端与车衡相衔接的部分),小车无(yuè,古代车上置于辕前端与车横木衔接处的销钉),其何以行之哉?”

孔子说:“人这样没有诚信,不知道他可以干什么啊!就像大车上没有輗,小车上没有軏,其何以能行走呢?”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张问:“十代之后的礼制可以知道吗?”孔子说:“殷继承了夏礼,所减少和增加的可以知道;周继承了殷的礼制,所减少和增加的可以知道;今后或有继承周的朝代,即使是百代也是可以知道的。”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孔子说:“不是该祭祀的鬼神却去祭祀,这是谄媚。见到应当做的事却不敢做,这是没有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