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同人13

同人:(会合、聚集)人于(周代距王城百里谓之郊,三百里谓之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

在野外和同众人,亨通;利于涉越江河巨流,利于君子坚守贞正。

【初九】同人于门,无咎。

走出门与众人和同,无害。(走出门与人和同,打破门户之见,不分亲疏远近,求同存异,其行为大公无私,符合同人卦的卦义,所以没有咎错。)

【六二】同人于宗,吝。

只在宗族内部和同众人,会有憾恨。(同人卦中,五个刚爻都想与六二柔爻相和同,而六二只想亲近位于君位的九五,违背了同人卦“同人于野”的精神,有攀高附贵之嫌,所以有鄙吝。)

【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

在草莽中埋伏兵戎,登上高处察观形势,三年没有采取行动。(六二本可以与九三相亲相比,却舍近求远,专门攀附九五结好,这引起了九三的忌恨。九三欲夺取与九五正应的六二,其横亘于六二、九五之间,埋下伏兵,伺机而动,但忌惮九五实力雄厚,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如此过了三年,仍然没有采取行动,所以爻辞中不言结果)

【九四】乘其(城池的墙垣),弗克攻,吉。

登上敌方城墙,未能攻克全城,吉祥。(此爻阳刚而居阴位,不中不正,有刚阳之质而兼具阴柔之德;处上卦之下位,与初九不能成正应,势单力孤,故于攻而不胜之时能反躬自省。九四与初九不应,也想与唯一阴爻六二相和同,但被九三所阻隔,九四居于九三之上,所以说“乘其墉”,也想以武力争取六二。九四攻而不能取,自知行为不合理,所以反躬自省,及时回归于正道,因面能得吉祥。)

【九五】同人,先号(táo,同“啕”)而后笑;大师克,相遇。

和同众人,先是号啕大哭,然后欣喜欢大笑,大部队攻克了敌人,会师成功了。(此爻阳居阳位,刚阳之气充盈,又居上卦之正中尊位,故而得中得正,阳刚而中正;然虽与本卦之唯一一阴爻六二成相应关系,却为九三、九四相阻隔,所以九五为之痛哭。为了争夺阴爻六二,九五准备与九三、九四作战,而九三、九四终究因为实力不足、行为不合义理而退避。九五最终能战胜九三、九四而与六二和同,所以破涕为笑。)

【上九】同人于(周代距王城百里谓之郊,三百里谓之野),无悔。

在郊外和同众人,不会有悔恨。(此爻以阳爻居阴位,处本卦之极未,居六爻之边缘,与之相应者九三阳刚,故而内无和同之人,大志无法实现。所以须以天下为怀,求天下之大公,广泛加强与众人的和同与协作,才会无悔。)

《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应乎乾,曰同人。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行也。文明以健(下离上乾,乾是健,离是文明,所以说“文明以健”)中正而应(九五是阳爻居上卦中位,与居下卦中位的六二阴爻相应,所以说“中正而应”),君子正也。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

《象》曰:天与火(天象征君子,火象征明察,辨明物事是君子明察的表现,所以下文说“君子以类族辨物”),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出门“同人”,又谁咎也?“同人于宗”,吝道也。“伏戎于莽”,敌刚也。“三岁不兴”,安行也。“乘其墉”,义弗克也;其“吉”,(规程,制度,这里指作战计划)困而(通“返”)(指正确的作战计划)也。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师”相遇,言相克也。“同人于郊”,志未得也。

《经法》篇-国次

国失其(顺序,等第),则社稷大(亏损)。夺而无予,国不遂亡。不尽天极,衰者复昌。诛禁不当,反受其(通“殃”)。禁伐当罪当亡,必(同“墟”,使成废墟)其国。兼之而勿(独揽,占有,独占),是胃天功。天地无私,四时不息。天地立,圣人故(1、施行。2、开始)。过极失当,天将降(殃通“殃”)。人强朕天,慎(古同“避”)勿当。天反朕人,因与俱行。先屈后(同“伸”,舒展开),必尽天极,而毋擅天功。

为政治国如果失去先后次序,天下就会不安定。(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攻夺他国之地而不分封给贤者,便不能真正灭亡其国并长久地占有它。在征伐他国时,如果不竭力做到天道的极限,则经过征伐本已衰落的国家会重新振兴起来。在讨伐乱逆禁止暴虐时如果未达到准度,反而会招惹祸患。在诛禁理当治罪理当灭亡的国家时,必须一鼓作气,使其成为废墟。兼并了其他国家但不能独自占有,这是冥冥天道所促成的功绩。由于天地的公正无私,才有了四季、昼夜、存亡、生死等现象的正常循环。因为万物各当其位,圣人才能够成就万物。任何事情如果超过了天道所限定的准度而处理失当,会受到天降祸患的惩罚。在敌国强盛于我国时,要谨慎地避开它。当天背叛我之敌国时,就应该乘机去征讨它。先屈后伸,必须竭尽全力做到天道,而不能独自占有天道所促成的功绩。

兼人之国,修其国郭,处其(通“廊”,朝廷)庙,听其钟鼓,利其资财,妻其子女。是胃重逆以(广大;众多),国危破亡。

兼并他国后,便整修它的城郭,占据其宫室,享用其钟鼓音乐,贪取其资财,霸占其子女,这些做法称为有着众多的大逆,必然导致国家危殆而最终灭亡。

故唯圣人能尽天极,能用天当。天地之道,不过三功。功成而不止,身危又央。

所以说,只有圣人能够竭尽全力做到天道,能合于自然、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天地间的道理概括起来不过是“三功”而已。如果成就此三功再觊觎其他,那么自身就难免有祸殃之危了。

故圣人之伐殹,兼人之国,(同“堕”)其城郭,(焚)其钟鼓,布其资财,散其子女,(古同“裂”,分裂)其土地,以封贤者,是胃天功。功成不废,后不(逢)(殃)

所以圣人的征伐之道是,兼并他国后,要拆毁它的城郭,焚毁它的钟鼓,均分它的资财,散居其子女后代,分割其土地赏赐有贤能之人,总之不能独自占有,因为这功绩是天道促成的。这样才能功成而不去,然后方能没有患祸。

毋阳窃,毋阴窃,毋土敝,毋(1、故意,存心。2、同“固”,执意;坚决地)执,毋党别。阳窃者天夺其光,阴窃者土地(通“荒”),土敝者天加之以兵,人执者流之四方,党别者外内相(攻)。阳窃者(恨),阴窃者(饥),土敝者亡地,人执者失民,党别者乱,此胃五逆。五逆皆成,乱天之经,逆地之(通“纲”),变故乱常,擅制更爽,心欲是行,身危有央,是胃过极失当。

不要明目张胆地掠夺,不要偷偷摸摸地搜刮,不要荒废农桑时令,不要擅政专权,也不要内部党争。明目张胆地掠夺,天道会使其失去正义合理性;偷偷摸摸地搜刮民脂民膏,最终百姓四散而造成土地荒芜;不兴农桑就是逼迫百姓造反;擅政专权会造成百官流散四方;结党营私、朋党争斗,必然内忧外患彼此呼应。掠夺者遭人仇恨,贪污者导致民饥,荒农桑者失去地道的赡养,擅政专权者失去民心的支持,党争者内忧外患,这就是“五逆”,即五种悖天逆理的行径。“五逆”都齐备了,就是违背了天道法度,改变了地道法纪,混乱了世间规律,荒废昌明的制度,随心所欲地妄为,难免就会身陷危殆祸殃,这就是越过“天极”,有失“天当”了。

《经法》篇-道法

道生法。法者,引得失以绳,而明曲直者(yì,句尾语气词,相当于“也”、“兮”)。故执道者,生法而弗敢犯殹,法立而弗敢废殹。故能自引以绳,然后见知天下而不惑矣。

宇宙本原的“道”产生了人类社会的各项法度,“法”就像绳墨辨明曲直一样决定着事物的成败得失。因此执道的圣人既已制定出各项法度就不可违犯,法度一旦设立便不可废弛。所以说如果能够以绳墨法度自正,然后就可以识天下万物之理而不会迷惑。

虚无(通“形”,形容,形体),其裻冥冥,万物之所从生。生有害,曰欲,曰不知足。生必动,动有害,曰不时,曰时而□。动有事,事有害,曰逆,曰不称,不知所为用。事必有言,言有害,曰不信,曰不知畏人,曰自诬,曰虚誇,以不足为有余。

道体虚空无形,寂静玄远,万物赖之以生。人一降生便有患害随之,这是因为人的原性中存在着欲望且这种欲望永无止境。人生则好妄动,妄动必有患害,具体表现在不能相时而动,甚至还逆时而动。妄动必然妄举事,举事则患害随之,具体表现在行事违逆事理,或举事不量力而行,甚至行事不知功用何在。凡人举事必有言说,有言说即有患害,具体表现为其言无征而爽信,或口出大言不知尊敬他人,或者明明做不到的事却称能做到,或言过其实虚浮夸诞,甚或力所不及却偏扬言力量大有富余。

故同出冥冥,或以死,或以生;或以败,或以成。祸福同道,莫知其所从生。见知之道,唯虚无有。虚无有,秋毫成之,必有刑名,刑名立,则黑白之分已。故执道者之观於天下殹,无执殹,无处殹,无为殹,无私殹。是故天下有事,无不自为刑名声号矣。刑名已立,声号已建,则无所逃迹匿正矣。

所以说宇宙万物万事都生于道,其死生成败都是由道决定。祸福同出一门,人们却不知道它们产生的原因。要想明白死生、成败、祸福的道理,只有依靠道了。依靠道,就能把握所出现的细微事物的形和名,形和名的观念一旦确立,那么是非黑白的分界也是随之确定。所以执道的圣人示范天下的便是变通而不固执,功成而不居,顺时而动不妄作为,处事公平公正不以私意。因此天下之事便可以在形名确立、名实相符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得到治理。各项法令制度都已设立,名分、官职都已建置,那么天下万物就都在得道的圣人掌握之中了。

(正直无私,为大家利益)者明,至明者有功。至正者静,至静者圣。无私者知,至知者为天下(jī,准则、楷模)。称以权衡,参以天当,天下有事,必有巧验。事如直木,多如仓粟。斗石已具,尺寸已陈,则无所逃其神。故曰:度量已具,则治而制之矣。绝而复属,亡而复存,孰知其神?死而复生,以祸为福,孰知其极?反索之无形,故知祸福之所从生。应化之道,平衡而止;轻重不称,是胃失道。

公正无私,心里装着大家利益者是明智的,最为明智的人才能建立功业。遵循正道的人才能达到因时而静的最高境界(至静),至静的人就是圣人。大公无私的人总是睿智的,至智的人可以成为天下所取法的榜样。如果能够用法度来审定是非,并且参照自然、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那么天下之事,都可以得到有效的证验了。事物繁多,如同仓中粟米,然而法律制度一一设置具备了,那么再隐秘微妙的东西也无法逃脱。所以说法度已经具备了,所有事都可以得到有效的监督和控制了。断绝了的世祀会重新接续,灭亡了的国家又重新出现,谁能知道其中的奥秘呢?衰败的国家又变得兴盛了,祸事又转变成福事,谁能知道其中的究竟呢?只要反求之于道,便可以懂得上述祸福、死生、存亡等产生的原因了。应付事物变化的方法,就在于使之达到平衡;轻重不当,便是失道。

天地有恒常,万民有恒事,贵贱有恒立,畜臣有恒道,使民有恒度。天地之恒常,四时、晦明、生杀、輮刚。万民之恒事,男农,女工。贵贱之恒立,贤不肖不相放。畜臣之恒道,任能毋过其所长。使民之恒度,去私而立公。变恒过度,以奇相御。正、奇有立,而名刑弗去。凡事无大小,物自为舍。逆顺死生,物自为名。名刑已定,物自为正。

天地之间存在着固定永恒的规律,天下百姓各自从事的固定工作,贵贱高低也都有它们确定的位置,使用下臣有确定的方法,统治百姓有既定的守则。四季更迭、昼夜交替,荣枯变换、柔刚转化便是天地间所存在的固有规律。男耕女织便是老百姓所从事的固定工作。有才德和无才德的人不能处于同等的地位,就便是贵贱都有它们确立的位置。选任官吏时,职位的高低要与他们的能力相符,这便是使用下臣的确定方法。去私门而行公道,这是统治人民的既定的守则。如果一旦出现了不正常或超越了常规的事情,就要相应地采取非常规的手段加以控制。而治理国家所使用的常规和特殊的两种方法是各有位置因事而施的,明白了这一点,那么判定事物时也就不会发生偏颇了。事物无论巨细大小都有它们各自存在的确定的空间,而逆顺死生等一切情况的发生都是由事物本身的性质决定的;根据性质就可以准确界定事物的名称和概念了,事物的情况和对该事物的概念既已确定,那么就可以对该事物做出正确的处理。

故唯执道者能上明于天之反,而中达君臣之(通“畔”,界限,分界),富密察于万物之所终始,而弗为主。故能至素至精,(通“浩”,大,广大)(1、更加。2、久,远)无刑,然后可以为天下正。

圣人不但能体悟自然运行的规律,还能了解君道和臣道所应存在的分界,又能详察万物发生及终结的内在原因,然而却从不以天地万物的主宰自居,所以他能深刻广泛的观察体悟万事万物,并成为天下的楷模。

天地否12

否:(pǐ,1、闭塞;阻隔不通。2、坏、恶)匪人(行为不端正的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闭塞黑暗的局面下行为不端正的小人甚多,不利于君子的坚守操守。此时卦象是乾刚往外走,阴柔往里来。

【初六】拔茅茹,以其汇;贞吉,亨。

拔起茅草,根系牵连,是由于同类事物聚在一起相互牵动。守持正固可获吉祥,亨通顺利。(此爻阴居阳位,质弱而欲亢动,然又处于上下否塞之时,阴阳相隔,不能通达。故做事应符合自然规律,不可轻举妄动。初六像“拔茅茹”一样牵引下卦六二、六三阴爻贞固自守才能得吉。初六爻以柔爻居阳位,应该克服其资质柔弱却轻躁易动的缺点。)

【六二】包(顺从,迎合),小人吉;大人(不同意),亨。

接受奉承,对小人来说是吉祥的;君主必须不予接受,方可获得亨通顺利。(此爻以阴爻居阴位,又处于下体之中,有至顺之象。而本卦有小人处下之象,故而居此位者当防小人作乱。六二爻以阴爻居于阴位,好像一位善于阿谀逢迎的小人,顺承于上位者,以求取上位者的包纳和信任。这种行为对小人来说是吉利的。而对于君子来说,处于否塞的险境时,宁可固守原则,安于否塞,也不应随波逐流,自毁原则。正因为其坚守节操,令人敬佩,所以亨通。)

【六三】包羞。

包容别人对自己的羞辱。(此爻处于上下两体之间,迫近于上,又以阴质居下阳位,又偏离中位,不中不正,当处于否塞之世时,则不能守中正之道。六三爻是个地位较高却又不中不正的小人,其处于否塞之世时,不能固守正道,安持本分,反而争于向上九刚爻求应。而上九爻乃是守贞的君子,所以六三爻的所作所为只能是自取其辱。)

【九四】有命,无咎,(chóu,通“俦”,同类,伴侣)(通“丽”,附丽,附着)祉?

保有天命,无害,同志都来会一起享有福祉。(此爻阳居阴位,刚中有柔,又居上卦三阳爻之中,处于上卦乾卦之始,有否塞过中、否极泰来之象,又与其他二阳爻相比邻,故能同心协力。九四处于否塞转为泰通之时,奉九五君王之命,与初六相交相应,因此没有咎错。爻辞中的“畴离祉”,是指九四与和它同类的九五及上九两刚爻相互依附,齐心协力,共成大业,所以能一同受福。)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失也),系于(《说文》:“苞,草也,南阳以为粗履”。“苞”的本义是指能编织草鞋和席子的一种柔韧的草)(桑”是一种木质坚韧的树)

结束闭塞黑暗的局面,大人才可以获得吉祥。(但仍需要时刻警惕)将要灭亡,将要灭亡,这样才能像系着重物的苞桑(泛指柔韧性极强的植物,能够承受极重的压力,易弯而不易折断)一样坚韧而不折。(此爻阳居阳位,又占上卦之中位,中正得当,故而具阳刚之气而能行中正之道,处于泰来而否休之时。九五爻有其德而居其位,但有身处治世而不忘乱亡,其要达到彻底休否的境地,所以居安而思危,时时告诫自己“将要灭亡,将要灭亡!”以免掉以轻心。也正是因为能够时常保持警惧之心,九五才能如系着重物的苞桑般坚韧不折。)

【上九】倾否,先否后喜。

闭塞黑暗的局面已经发展到极点,必然倾覆,起先犹有不利,最终通泰欢喜。(此爻以阳爻居于阴位,兼居乾体之上,积乾阳之气至极盛,故具刚健勇猛、无坚不摧之力以待天时。否极泰来,故云“先否后喜”。)

《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则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内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通“避”,回避,躲避)难,不可荣以(古代官吏的俸给)。“拔茅”,“贞吉”,志在君也。“大人否,亨”,不乱群也。“包羞”,位不当也。“有命,无咎”,志行也。“大人”之吉,位正当也。否终则倾,何可长也?

地天泰11

泰:(指邪恶卑鄙)(1、德高望重的。2、学识渊博的)来,吉,亨。

阴柔者往外(小的去了),阳刚者入内(大的来),表示吉祥、顺利。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聚;聚集);征吉。

拔起茅草时,根系牵连,是由于同类事物聚在一起相互牵动。往前进发,可获吉祥。(此爻处下卦乾卦之初,阳爻居阳位,阳气盛长,必与六四相应,又可兼带九二、九三分别与六五、上六相应,一阳动而三阳俱动,呈君子并进之象。爻辞中说,拔起茅草,根系牵连并出,比喻君子相互牵引共同上进。《象传》中说,拔起茅草,前进可获吉祥,说明初九志在外取。)

【九二】包荒,用冯河;不(xiá,远)(遗弃),朋亡。得尚于中行。

有包容污秽的胸怀,用徒步涉越大河的气概;不遗弃远方的贤人(广纳远方贤哲),不结党营私。这一切都是得之于光明正大的原则。(此爻以阳爻居阴柔之位,内刚外柔;又得下卦之中位,能以中正之道行事;上与六五正应,为君臣相得之象。九二爻好比刚柔相济的中正大臣,能包容污秽,又刚健果决,不遗弃远方之人,且不结党营私。九二德行合于中道,与六五君王同心同德,合作无间,所以《象传》中有言赞其“光明正大”。)

【九三】无平不(pō,陂陀,倾斜不平),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忧也。——《说文》)其孚,于(享受;受)有福。

没有一路平坦不起波坎的,没有一味前往而不返回的。事情艰难也要守持正固,自然是无害的。不用担心无法取信于人,如此可以享受吉祥幸运的生活。(此爻阳居阳位而得正,处泰卦上下二体乾坤之交接之处,又处阴阳两爻之交界处,为本卦阳爻之最后一爻,虽有艰险而无咎。)

【六四】翩翩(1、运动自如、鸟飞轻疾的样子。2、举止洒脱的),不富,(及,连及)其邻不(戒,警也。——《说文》)以孚。

像鸟飞那样轻飘自得的轻浮(轻率浮躁)者,难保财富。但与邻居相互信任不必加以戒备。(此爻以阴爻居阴位,处上卦之初,柔顺谦逊,并与初九相应。当下卦之三阳上升求阴之时,带动六五、上交相随而主动下降以应,故而上下交济,开成一派通泰之气。卦辞中的“翩翩”谓三阴爻像飞鸟一样翩然同下,上下交济,阴阳通泰。《象传》中也说,无需互相告诫,都心怀诚信,因为内心有应下的意愿。这是指上卦三爻无需告诫就自然信从六四,成群联翩而降。)

【六五】帝乙(传说中商代君主,太丁子,纣王的父亲)(归,女嫁也。——《说文》)(妹,女弟也。称同父母或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子)(则,那么)(祉,福也。——《说文》),元吉。

帝乙嫁出自己的妹妹,因而得福,大吉。(此爻以阴爻居中,为上卦之中位,位尊而性柔,并与下体九二相应,故能屈尊而下,主动与九二相交。帝王之女下嫁给贤臣,比喻君位六五阴爻屈尊与下卦中的九二阳爻相应,阴阳交泰因此而实现,获得莫大的吉祥。)

【上六】城(通“覆”,倒塌)(围绕在城墙外没有水的壕沟),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城墙倒塌在城壕里,象征不要用兵,要在自己的城邑里祷告天命;卜问不吉,其事难行。(此爻阴居阴位而得位,又处泰卦之终未,与下卦九三相应,大有泰极否来之象,故而处凶险之境。)

《彖》曰:“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象》曰:天地交,泰。后以(通“裁”,裁成,裁制,制定)天地之道(符合天地之道的制度),辅相天地之宜(适宜在天地生长的作物,这里指生产),以(古同“佐”,辅佐)(古同“佑”,帮助,偏袒)民。“拔茅”“征吉”,志在外也。“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无往不复”,天地际也。“翩翩,不富”,皆失实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城复于隍”,其命乱也。

天泽履10

履:(践踏、踩)虎尾,不(dié,咬)人,亨。

踩在老虎尾巴上,老虎不咬人,亨通。

【初九】素履往,无咎。

穿着朴素无华的鞋子前往,比喻人以朴实坦白的态度行事,不会有灾祸。(此爻阳居阳位而得正,因而能履行正道;居本卦之最下位,为本卦之初始,故能有大的发展前途。《象传》中说,以质朴的态度行事而继续前进,说明初九能独自实行自己的意愿。初九初涉世事,做事安分守己,为人朴实无华,虽然未必得吉,但起码没有过错。)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1、幽隐之人,隐士。2、幽居之士)贞吉。

心怀坦荡地行走在平坦的大道上,隐士守持正固可获吉祥。(此爻阳居阴位,故而阳刚而能柔;又处于卦之中位,得中而不偏,故而内心安恬清静,前途平易坦荡。《象传》说,安静恬淡的人坚持正道可获吉祥,说明九二没有扰乱自己的内心世界。只有安静自守的幽人才能固守正道,永远走在平坦的大道上自然会得到吉祥,所以爻辞中说“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六三】(miǎo,瞎了一只眼,后亦指两眼俱瞎)能视,(bǒ,腿或脚有病,走路时身体不平衡,瘸)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为于大君。

眼瞎了而强行去看,瘸腿了而勉强行走。踩到老虎尾巴,人被咬伤,凶险。暴虎冯河的武人要担当君主给的大任。(此爻阴居阳位而不当,无阳刚之质而心志刚强,以柔乘刚而涉险,处于上下两卦之间而身居多惧之地。)

【九四】履虎尾,愬(shuò,恐惧的样子),终吉。

踩到虎尾,心里十分惊惧,终将获得吉祥。(此爻以阳爻处阴位而不中不正,又居九五之下而履虎尾,内刚而外柔,能以阴柔行事。《象传》说,保持恐惧谨慎,最终能获得吉祥,是说九四紧随九五之虎尾,不但内具阳刚之质,而且能柔顺行事,小心翼翼,那么终究可以免于危难而得吉。)

【九五】夬履,贞(1、警惕。2、祸患;危险。3、砥砺,磨练。4、激励,勉励)

果决地向前行走但不可一意孤行,应守持正固,惕厉戒惧,不断激励和磨练自己,以防危险。(此爻阳爻居阳位,兼处上卦乾体之正中,故而处中正之位,为本卦之主卦;又因本卦上乾下兑,故本爻气质刚硬果决而失之以柔,所以九五英明刚决有余,而兼听包容不足。如果一味主观武断,听不得不同意见,长此以往,必有危厉。)

【上九】视履考祥,其(1、转动。2、回,归。3、不久。4、表示与各方来往或来往于各方之间。5、古同“漩”,漩涡)元吉。

回顾走过的路,仔细地考察其中祸福,其结果是圆满而大吉的。(此爻居于本卦之未,处履卦之终,故可借前车之鉴履行本身之责任,关于周详考察前五爻的经历,总结它们的胜败得失,从中总结经验教训,故而能吉。)

《彖》曰:履,柔履刚也。(同“ 悦”,喜悦)而应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刚中正,履帝位而不(忧苦,特指因自己过失而造成的心内痛苦),光明也。

《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素履”之往,独行愿也。“幽人贞吉”,中不自乱也。“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咥人”之凶,位不当也。“武人为于大君”,志刚也。“愬愬终吉”,志行也。“夬履,贞厉”,位正当也。“元吉”在上,大有庆也。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面临的共同难题

马克思有两大发现,一是剩余价值,二是唯物史观。剩余价值有阶级倾向,不被西方认可,但唯物史观的发现就很有水平了。他说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要匹配,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要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如果生产关系落后,就要产生经济危机,如果生产关系先进,就能促进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具体指物质财富,生产关系具体指分配方式。马克思牛就牛在把简单的经济学原理上升到历史层面,从而发现了决定历史兴衰的关键因素。这个唯物史观的发现有其必然性,很容易从微观模型中推导出来。

假定一个公司有1个老板,5个员工,年利润100万,老板分掉50万,其余每个员工分掉10万,那么老板与员工贫富差距是5:1,后来公司扩大规模,员工增加了一倍,年利润也增加了一倍,这时老板分掉100万,其余每个员工分掉10万,那么此时老板与员工贫富差距是10:1,贫富差距增加了一倍。如果公司继续扩大,那么贫富差距会更大。放眼整个社会,如果社会财富不断扩大,但是分配机制不变,那么贫富差距必然扩大。这时老百姓绝对收入会有所提高,但是钱多了物价水平也会提高,相应的生活成本会提高,老百姓的相对生活水平有可能会下降,这就会引发矛盾,为了缓和矛盾就需要改革,或者更为剧烈的革命,这在本质上是为了改变分配方式。

那么一开始我们假定老板少拿一点,员工多拿一点,结果会不会好点,答案是贫富差距也会越来越大,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这就是马克思断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根本原因,只要资本家还在拿走劳动成果,那么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矛盾将始终不可调和,贫富差距必然加大,改革可以缓和矛盾,但不能解决矛盾。

最好的方法是废除私有制,搞公有制,社会化大生产的成果全员分配,没有老板拿走利润,只有无产阶级为人民服务,那么问题就解决了。没有贫富差距,老百姓越来越富有,这不就是社会主义吗?马克思这套学说在理论上完全说的通,但操作起来很难,因为他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

人与人之间差异是客观事实,差异的存在导致收入上的差别,收入上的差别导致贫富差距,社会混乱程度增加是一定的,这便是熵增原理。如果强行用制度来消除这个差异,搞平均主义达到整齐划一,那么必然会降低人的劳动积极性,结果就是降低生产力,我们吃大锅饭越搞越穷也验证了这个道理。

搞社会主义一刀切不行,搞资本主义又必然带来危机,那么如何是好?如何在不影响劳动积极性的前提下,还不出现危机,这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面临的共同难题。目前来看,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正在靠拢,资本主义社会化,社会主义资本化,一个在调节贫富差距,一个在激发劳动积极性,二者殊途同归。

周文王:比之匪人

我们身边总有一些人,他们损人不利己,干着卑鄙阴险遭人恨的勾当,我们称这些人为毒士(恶毒之士)。

周文王在为比卦做六三爻爻辞的时候说:比之匪人。匪人的释意有:1、不是亲近的人;2、引申指孤独无亲的人;3、行为不端正的人;4、盗寇。经过师傅的点拨,今天我终于领悟到了周文王的用意。这些行为不端、不被人亲近的毒士和盗寇也是孤独无亲之士,要与之结交。一阴一阳之谓道,什么事情都有二面性:与他们结交,是有风险的;但同时风险与收益并存,与这些人结交也会给自己带来收益。

先说说风险。这些毒士与盗寇,做起来来毫无底线和道德可言,你能控制或压制住他们还好,如果有一天他们反咬一口,可能会致自己于死地。总之,有危险!

再说说收益。这些毒士与盗寇,多少有些智谋或能力,能干好人不能干或好人做不成的事情。用好了,他们可以成为自己的刀把子。所以,收了他们对自己有益。

如果有一天我碰到这些毒士与盗寇,我该怎么样与他们打交道呢?

首先,执大象,天下往。我要修己安人,让自己得道,以道德服人。善者善之,不善者亦善之;信者信之,不信者亦信之。

其次,我要与他们多交往,以便了解他们的手段,知彼知己,让自己对他们有比较好的免疫力,百毒不侵。

再次,我要让自身强大,在智谋和才干方面压住他们。他们敢咬我,狠狠地揍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不可承受之痛。

最后,我会给他们物色一个对手——同样的毒士和盗寇,利用利益为诱饵,让他们两方力量互相制衡。

老子说过:“是以聲人恒善㤹人,而无弃人,物无弃财,是胃明。故善人,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齎也。不贵其师,不爱其齎,唯知乎大眯,是胃眇要。”对这些毒士和盗寇,要让他们为自己所用,并且合理地使用他们,让他们不敢作恶,无法作恶。

我想,当有一天,这些恶人弃恶从善或者不想作恶、不敢作恶、无法作恶的时候,那该就是我们所向往的天下太平了。

风天小畜09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小畜卦象征亨通。乌云密布却没有下雨,从我城外的西郊上空压过来。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回到原来的正道,怎么会有灾难呢?吉祥。(此爻阳居阳位而得位,阳刚好动,动则阳刚之气上行,与本卦之唯一一阴爻六四相应,成正应关系。而因此爻处阳之初,阳气尚弱,如为六四所蓄聚则会失去本身德性。爻辞中说“复自道”,是要初九返身回归于本位,静待时机,这样做没有危害而且吉祥。)

【九二】牵复,吉。

牵引而回,吉祥。(此爻处于下卦中位,向上与九五相敌无应,所以容易受到其同类初九牵连。九二以刚爻居于阴位,资质刚健而能用柔顺之道。其处于下卦之中,刚健中正,又不急于上行,同样避免了被六五蓄聚。所以卦辞说九二受到初九牵连而返回本位是吉祥的。)

【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

大车脱落了辐条,夫妻反目不和。(此爻阳居阳位,又处于下卦之上位,刚亢而躁动,又与六四相比,因处六四阴质之下,六四乘凌于此爻之上, 此爻为六四所蓄积,故为六四所制而失去主导,阴阳平衡被打破。)

【六四】有孚,(刚强、热烈)(1、戒惧,小心谨慎。2、忧伤)出,无咎。

有诚信,去掉刚烈的脾气,从戒惧忧伤中走出来,没有灾难。(此爻阴居阴位而得正,又与九五相比邻,与初九相应而蓄积其余上下五阳,故内外上下都有利。六四之位正如近君大臣,其如能以其至诚之心、柔顺之道得君王的信任和重用,则可以避免凶险,没有咎错。)

【九五】有孚(互相牵系)(用于语末,相当于“然”,表示状态),富,(及,连及)其邻。

用诚信来建立与别人之间的紧密联系,会殷实富有,同时也使近邻一起富有。(九五与六四相承,是为诚信牵系,阳居阳位,以刚正之态居巽卦之中,为本卦之主。“有孚挛如”意谓心怀诚信,相互紧密合作,指九五刚爻处于尊位而乘六四。六四积存诚心以蓄辅九五,九五也能以诚相待加强与六四的紧密合作,君臣心志相连。“富,以其邻”指九五将自己的中正诚信之德推及到其邻六四。)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月圆,农历每月十五日前后),君子征凶。

密云已经降雨,就应当安于现状,重视修成圆满的功德。妇人应守持正道,惕厉戒惧,以防危险。接近阴历十五时,君子若出征,将遭凶险。(此爻居巽卦之上位,又居全卦之顶端,为蓄止之终极,小蓄之道亦至极盛。阴气已经充分积累,阳气也已经蓄聚完成,阴阳二气相合而成雨水,功德已经圆满。如若再往下发展下去则会向盛极必衰方向转换。卦辞中说“既处”,表示停止,就停在月将圆而不过盈的境地。)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复自道”,其义吉也。“牵复”在中,亦不自失也。“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有孚惕出”,上合志也。“有孚挛如”,不独富也。“既雨既处”,德积载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浅谈改变环境

在上一篇文章《浅谈基本归因错误》中提到:我们要因外界环境来调整心态,以适应环境,求得生存。这是道家的思想,即顺应自然。今天想谈一谈儒家的思想——改造环境。

儒家有一句精典: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原句来自于《礼记·大学》中的”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译文大意为通过明确自己的信念和目标,来让自己头脑清醒,是非曲直分明。正念分明后就要努力在待人处事的各方面做到真诚二字,努力断恶修善,久而久之自己的修养就起来了,有智慧了。这时就可以帮助大宗把采邑经营好了。家是诸侯国的缩影,把自己的家经营好了的人也一定可以把国治理好。一个能把自己国治理好的人,那么他(她)也一定能协助天子让世界充满和谐,天下太平。

要想改变世界,先要改变自己。我们在悟道以后,改变了自己的思想,再运用智慧去改变身边的环境,例如家庭环境等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从身边的小环境开始改善,这就是对儒家精神的实践与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