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反思脑机增强的人文风险

脑机接口作为一种特殊的信息交互与响应技术,可以通过建立人脑与外界设备的信息通路来实现跨越硅碳边界的“心物连接”活动,从而实现人类增强。在人类增强技术体系中,此类增强也被称为脑机增强。脑机增强引发的各种人文风险俨然成为实现“人—技”和谐蓝图的阻力,要推动其沿着人文轨道发展,需要严肃审究。总体而言,脑机增强背景下的人文风险,包括个体层面的尊严贬损风险、集体层面的价值受抑风险和社会整体层面的身份认同风险。

从个体层面而言,脑机增强下的主体在借助技术手段实现机能逾越的同时,往往也伴随着严重的个体尊严贬损风险。而这种尊严贬损,主要体现在“难以自为”与“难以自维”两个方面。一方面,“难以自为”可以被解读为一种脑机增强背景下的主体意向紊乱。比如,有实验表明,利用电极仿真患者大脑,对情绪的稳定可以起到明显的增强效用,但存在着扭曲主体心理常态,左右患者自由意志的危害。换言之,脑机增强下的主体容易在技术裹挟下变成一具“身不由己”的“提线木偶”。另一方面,这种“难以自为”还体现为一种人文矮化现象。比如,脑机增强背景下的主体为达到操纵的精准无误,追求机能上升所带来的绝对效力,被迫放逐原本那一套生动活泼的表述方式,代替以简单冷漠的运算符号和操作指令。这种“唯结果导向”的增强,实则为主体对于机体“野性”的让渡结果。“难以自维”则主要表现在“脑信息泄露”现象中。对此,希尔特(Elisabeth Hildt)重点谈论了脑机接口所诱发的隐私风险问题,并提出“人脑中的芯片是否会成为某种不受控的‘间谍’工具”,“外界是否会在未经携带者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对人脑信息进行调查”等问题。换言之,在脑机增强背景下,主体维系自身信息安全的壁垒已出现裂痕。以上种种,都是增强主体尊严贬损的具体表现。

从集体层面而言,脑机增强群体中广泛存在价值受抑的风险。其一,这种价值受抑表现为群体的去多元化趋势,即“同质化”现象。克莱因(Eran Klein)在案例研究中指出,主体在完成脑机接口芯片植入后,产生了行为习惯、心理状态甚至叙事身份上的“麻木感”,而这种麻木感将进一步引导同质化现象的产生。在脑机增强的作用下,个体会理所当然地选择“最优”规划方案、“最理性”行为模式和“最高效”学习路径,进而塑造出高度同质的脑机增强群体,原本多元有机的文化孕育或翻入单一而空洞的“二进制”篇章。其二,价值受抑还表现为脑机增强群体的本体“退化”,即“增强下的削弱”。这首先是主体意志品质的削弱。随着增强主体对设备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后天所形成的正向价值观念与精神品格也将在纯粹的效能洪流中淡化乃至扭曲。在技术异化语境下,“有志者,事竟成”或将被“有智能者,事竟成”所取代。再有就是“原始机能”的萎缩。在脑机接口“代办一切”的时代,同样意味着增强群体的“低智”时代。人们在享受脑机接口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付出了高昂的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用进废退”的机制,或在人类群体智能的极化中得以呈现。

从社会整体层面而言,脑机接口面向社会的增强应用将带来严峻的“身份认同”风险。围绕身份认同,可以衍生出两个更为具体的追问,即“脑机增强群体如何自定义”和“社会其他群体是否再定义”。第一个问题实则指向了增强主体的自我认知风险。碳基与硅基在物理上的组装并不意味着精神上的契合。在现实情况下,人机交互中难以规避的“错位感”和“疏离感”往往会导致增强主体的自我认知障碍,使其无法正常地完成一个连贯的自我叙事。更为严谨地说,在脑机增强背景下,行为主体的自我认知还存在较高的不稳定性。比如,在脑机设备的执行过程与主体指令高度契合的情况下,主体的自我接纳程度较高;当二者出现滞后性乃至差异性时,主体便很难去认知这个“似是而非”的自我。关于第二个问题,实则指向了社会整体的认知风险。一方面,面对脑机增强群体,社会其他群体有可能出现“过敏”症状,出于恐惧和不信任,脑机增强群体则有可能在社会“排异”中被边缘化。另一方面,社会其他群体亦有可能表现出麻痹甚至崇拜的态度,那么原先所构建的社会稳态秩序就会变得岌岌可危,关于“人”的形而上学问题也许会高高悬置于“后人类”上空。

从人类增强技术的发展历程来看,这类与人本身息息相关的技术可以梳理出一条“具身—离身—再具身”形式的清晰脉络。最初的增强形式,是主体内向维度的身体技能开采;随着技术的发展,进而外化为工具的加持、机械的自运转;而随着“汇聚技术”浪潮的到来,脑机接口又一次将技术拉回到身体框架之内,而这种技术“再具身”的增强模式,也必然在提供技能逾越的同时加剧本体的依附性和从属性。从生命进化路径来看,泰格马克(Max Tegmark)在《生命3.0》中构建出了一种“技术进化”取代“本体进化”的全新阶段。其中,生命3.0版本即“生命体可以重塑自身的软件与硬件,不再等待进化带来的恩赐”。然而,这种纯粹依赖于技术加持的生命进化模式也暴露出“高速而不高质”的困点。综合上述两类视角,脑机增强极有可能在“高度具身”的作用模式和“高速迭代”的演进逻辑中形成“技术有作为,本体不作为”的增强惯性,从而不断被削减固有价值,侵蚀主体地位。到那时,脑机增强下的群体或将在这种隐蔽而充满诱惑的增强惯性下,彻底放弃自我增值,而成为技术的附庸体。可以说,在脑机增强惯性的驱使下,“增强之我”与“本真之我”间不断增大的“势能差”是“本我”跌落“神坛”的风险之源。

随着脑机接口在人类增强领域的不断深入和发展,其暴露出的人文风险也在一个动态的时空语境中继续异变,这也对其风险抵御和应对机制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强调的是,应对脑机增强所产生的人文风险冲击,不能单纯乐观地还原至技术层面,而是要在这场“人—技”博弈中持续增添人文“筹码”,实现脑机接口在增强向度下的“亲主体”实践。一方面,对于脑机增强的审视与研究工作,不能停滞在一个简单的“正负价值对冲”阶段,而是要将这种审视融入到动态、多元的技术时空中加以锻造,从而搭建起真正具有效力性、稳定性、灵活性、发展性的风险审查与人文规约体系。另一方面,夯实普适的人文文化体系,是应对脑机增强在人文领域异化的“根本之法”。犹如《爱、死亡与机器人》中人造机器人齐马在艺术作品中所追求的那一抹“奇马蓝”一样,技术增强下的人类个体依旧需要坚定秉持那个原初的“本我”。唯有如此,才能在新兴人类增强技术的暗流上扶稳船舵,把准方向。否则,剥离“人性”的脑机增强或将走向福柯在《词与物》的尾声中所描述的末世图景:“人将被抹去,如同大海边沙滩上的一张脸。”

转自: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41298233076199297

死于乌托邦:来自于25号宇宙的警示录

让我们假设一个世界:一个没有贫穷,没有疾病,不存在饥荒,不存在资源不足的世界,一切都是充足的,一切都是美好的。这就是乌托邦最基础的定义。乌托邦,人类最终的梦想,一个完美的世界。但是也许,乌托邦,也是一个让灵魂死亡的地方。

1947年,John B. Calhoun,大学教授,负责以人口密度为课题进行实验。他在大学的实验室里制造了一个小小的老鼠居住地。在为期28个月的观察期内,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本应繁衍到50000只老鼠的居住场,老鼠的总量却未能突破过200只。由于没有充分的贯彻和研究,这个现象一直在他头脑中围绕着。究竟是什么阻碍了老鼠数量的增长,是人为因素,还是自然因素?

1968年,Calhoun教授决定披上上帝的袈裟,制造一个乌托邦。他租了一个农场仓库的二楼。在那里他搭建了一个长宽2.57米,高1.37米的老鼠居住地。

这是一个完美的居住所,有着所有老鼠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以盒子中央为点均匀划分出的16个居住区域里,每个都有独自的饮水器,食物仓,以及休息窝巢。按照设计的计算,只有当老鼠数量超过3840只时,窝巢才会出现短缺。6144只老鼠时,水资源才会不足。9500只老鼠时,粮食才会成问题。除此之外,最早引入居住地的八只老鼠都经过了疾病的筛选,以确保居住地的实验不会因为外来疾病而出现差错。居住地本身的温度也通过风扇和供暖保持在20C到31C之间,以确保温度不是导致宇宙25出现问题的原因。除此之外,25号宇宙也没有任何老鼠的天敌。

这是个没有天敌,没有疾病,没有饥饿,没有居住问题的世界。一切可能导致人口衰减的原因都被排除在外。那么,这个宇宙能够持续多久呢?

1780天。

1973年5月23日,伴随着最后一只雄鼠的死亡,老鼠们彻底失去了任何繁衍的可能。25号宇宙宣告了他的终焉。

发生了什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到1968年7月9日,回到25号宇宙开始的第一天……

美丽新世界

1968年7月9日,25号宇宙实验第1天。四只公鼠,四只雌鼠被放入了居住地中。这8只只有48天大的小老鼠们有幸成为了25号宇宙的亚当与夏娃们。从而宣告了这些小老鼠们在美丽新世界中闯荡了3个月后,总算安定了下来,开始划分自己的领地,择偶,交配。在25号宇宙实验第104天的时候,第一窝小鼠出生了。

随后,小鼠人口开始迅速的增长。在第100~第300天的时期内,平均每55天小鼠的人口就会加倍。20只,40只,160只,320只,640只。直到620只的时候诞生速度才从55天加倍减缓到145天加倍。

但是25号宇宙中的小鼠们已经出现了很多科学家们意想不到的事情:

实验开始后第86天到第338天是小鼠诞生最频繁的时期,在这时期科学家们统计了每个领地中诞生的小鼠数量。有意思的是,尽管所有领地都按射线状从中央平均划分开,每个领地中诞生的小鼠数量却不相等。

东北角的领地在252天之间只诞生了13只小鼠,和其相对的西南角却生下了111只,8.5倍之多。

是的,就算是在一个全新的宇宙中,弱肉强食依旧存在。强鼠得妹子生孩子,弱鼠只能在角落里不受妹子青睐。

止步

伴随着人口爆炸阶段的结束,25号宇宙进入了缓慢期。从第315天开始,小鼠数量的成长从55天增加一倍减缓到了145天一倍。

正是在这一阶段的时候,小鼠的人口达到了整个实验的最高峰2200只。而正是在这时,社会中的问题显现了出来。尽管25号宇宙理论上将需要达到3840只老鼠才会出现窝巢短缺,6144只老鼠时才会出现水源不足的问题,但是在人口尚未突破2000只的时候,这个乌托邦,却满了。

尽管25号宇宙中依旧有着充足的居住空间和食物,但是一项令人意想不到的东西却被占满了:社会责任。在充满危险的自然中,成年小鼠能够终老的机会并不多。那些成年的小鼠们便会接过长辈的担子,成为保护领地,保护雌性,繁衍后代的角色。若一个领地上所居住的成年小鼠已经超出领地所需要的数量时,这些小鼠便会向外转移,去开发新的天地。然而这两点在25号宇宙里都是不可能出现的。成年却找不到自己在社会中未知的成年小鼠们开始迷茫了。这些不属于任何领地的雄鼠们开始在25号宇宙的中央聚集。

这些小鼠们逐渐开始对生活失去兴趣,不和其他任何小鼠社交,相互之间也不闻不顾。逐渐的,另一个特点开始在这些无所事事的小鼠之间显现:暴力。通常只是因为进食回来而打扰了其他人的小鼠会突然变成被攻击的目标。被攻击者也不会逃避或反击,但是当其他小鼠打扰了她的宁静时,被攻击者也会变得异常暴力起来。

这些小鼠们最明显的区分方式就是全身的伤痕,被攻击过多次的尾巴。

同样在社会中找不到位置的雌性小鼠则会选择在较高,那些在生育幼鼠的雌鼠不会选择的巢穴中隐居。她们中看不见暴力的痕迹,也看不见社交的迹象,就如同与世隔绝的隐士们。

随着无处可去的小鼠们的数量越来越多,担任起保护领地工作的雄鼠们对于自己领地的意识也越来越薄弱。但是对于雌鼠来说,对领地保护的降低就意识到了自己哺育用的巢穴被侵犯的机率越来越高。随着领地概念的逐渐淡化,负责哺育的雌鼠们的攻击性也变得越来越强,甚至直接代替了本应负责保护领地的雄鼠们。这种攻击性不仅仅是对于外人,雌鼠们的攻击性也渐渐的转移到了自己的后代上。许多尚未断奶的幼鼠们也成为了雌鼠们的攻击对象,甚至被逐出巢外。在此阶段的后期,小鼠们的生理期被打乱了,受孕率下降了,就连每胎的出生数量也下降了。在雌鼠们频繁转移巢穴的过程中,有许多幼鼠被遗忘,被抛弃。很多幼鼠“消失”在了每次统计之间。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了这个阶段生育率的下降,以至于完全停止。

死亡,无法阻止的死亡

最后一只小鼠诞生的那一天,便是死亡阶段开始的第一天。实际上死亡阶段开始的比他早得多。从第560天的时候,小鼠的人口其实就勉强保持在生死平衡的状态,但是从600天的时候开始,幼鼠的诞生数量开始大幅度下降。第920天是最后一只小鼠诞生的日子,而从这之后,25号宇宙就进入了缓慢,但是持续稳定的死亡。

在1973年5月23日的时候,最后一只雄鼠死亡,25号宇宙的终焉来临了。临近灭绝的时候,事情也不想一些乐观人士所设想那样,会有一组小鼠会重新复兴25号宇宙。一切都太晚了,大家……都老了。在第1588天,最后一只小鼠诞生668天之后所做的调查中显示,还活着的小鼠们的平均年龄已经达到了776天,超过了绝经期200天。就算有小鼠出现了本应有的能力,小鼠们也已经过了繁殖的年龄了。那种在种族频临灭绝的时候,有一小支集团重新振兴整个物种的故事,果然也只是个美好的幻想。

这个宇宙没有经历过灾难浩劫,也没有经历过疾病的洗礼,不用担心饥饿,也不用担心住所。小鼠们都非常健康的活到了终老的年龄。若外界没有任何原因的话,那么就必须进入到社会当中去寻找问题。

问题实际上在第三阶段,人口增长缓慢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初露端倪了。少数幸运的没有在出生时就被母亲抛弃的幼鼠们也早早的被赶出了巢穴。他们中绝大部分在还没有建立起任何亲情和感情就被迫加入了社会之中。而接受他们的社会也早已人满为患,在社会中不仅没有能他们的一席之地。任何和其他小鼠进行社交的企图也不断的被匆匆路过的小鼠们机械性地打断。在没有基础社交的情况下,更复杂的社交关系也就无从谈起。对于这些小鼠来讲,无论是爱情关系,母子关系,还是竞争关系,都是遥远而陌生的。在另外一个持续了300天的小型实验中,解刨表明148只雌性小鼠中仅有20%只小鼠有受孕痕迹(子宫中有胎盘疤痕)。而在正常情况下绝大部分雌性小鼠们应该已经孕育了超过五只小鼠。远超于实验的数值。

和深居高处的隐士雌鼠们相对应的,则是被我们称为“美丽鼠”的雄鼠们。他们拒绝打斗,也从来没有带着性意图接近过雌鼠。这些小鼠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任何凌乱的地方,就好象完美的样品一样。他们的行为中仅有吃,睡,和打理自己,对除了自己身边以外的事情均显得漠不关心。在这个拥挤的社会中,这些小鼠们彻底丧失了一个年轻鼠该有的性格,而变成了对一切都冷漠,对一切不问不顾,只对自身喜好感兴趣的独居者们。在研究者看来,这些只剩下最基础生存需求的小鼠们,就如同灵魂死亡后所遗留的躯壳一样。

25号宇宙中后半段出生的小鼠几乎都纳入于这些”美丽鼠”。当他们的前辈小鼠们逐渐衰老的时候,25号宇宙也就逐渐的画上了终止符。在人口增长衰减期时,上一代的小鼠们已经过了生育的年龄,但新一代的小鼠们却根本就没有培育出生育的能力。

所以,没有争斗,没有战乱,没有疾病,没有灾难。25号宇宙就在一片平静和安详中,迎来了死亡。

1972年,在实验临近末期的时候,Calhoun教授的同事,Halsey Marsden博士从25号宇宙中借出了几只小鼠做了几个自己的实验。他将选中的,从25号宇宙中生长的“美丽鼠”们作为新的亚当和夏娃,放入了只属于他们的新“宇宙”中。然而就算进入了一个低人口的环境中,所有的”亚当“和”夏娃“们也丧失了任何重组社会,或者重新繁衍人口的能力。Marsden博士甚至将“美丽鼠”和在正常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雌鼠们搭配起来,但也没有任何效果。这些表面上十分高贵优雅的小鼠们,在心中却已丧失了任何的沟通的能力和欲望。他们的”灵魂”,死了。

留给人类的警示

三年时间,2000只老鼠的命运和他们的故事并不是一个绝对的预言。但是其中的警示性不容忽视。无论是人口密度过大导致的社交能力崩溃,还是因为责任职位的饱和导致社会构建的倒塌,都能从现实中看见端倪。而25号宇宙兴衰过程中的历史痕迹(雄鼠能力的衰退,雌鼠开始担当起雄鼠的地位,对后代的关心和培养的下降,新小鼠们社交能力的退化,“隐居士”和“美丽鼠”)都能在现实中看到他们的影子(男女平等,女权的崛起,丁克一族,朋友圈化,草食系男子)。而随着大城市的兴起和发展,世界人口越来越倾向于集中在生活便利但身口密度高的城市中居住,间接的促进了人口密度的上升。

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在远低于25号宇宙所能承受的小鼠数量上限时。就算在小鼠数量最密集的时期,作为上限中最低的巢穴,也总有20%的巢穴无小鼠居住。人们可以通过设计和统计来得出一个地区可以承受人口数量的硬上限,但是什么时候人口算做过于密集,单纯的数字和统计是无法得出来的。

当然,对于小鼠们来讲,恋人关系,母子关系和领地关系已经是他们社会中最复杂的社交关系。对于有着更错综复杂的人类社会来说,没有人知道人类在人口过剩的社会中,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人们会想出一个对路,成功的生活下去,也许人们会踏上25号宇宙的道路,最终死于安乐之中。乌托邦,人类最终的梦想,一个完美的世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乌托邦,是一个让灵魂死亡的地方。

“起名为25号宇宙的原因是?因为之前还有24个宇宙吗?”

“对。”

“那他们的结局呢?”

“灭亡。”

转自:https://zhuanlan.zhihu.com/p/28837526

马斯克:已将自己的大脑上传云端

IT之家 7 月 19 日消息,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表示,已将自己的大脑上传到云端,并且和虚拟版的自己交谈过。

Dogecoin DOGE / USD 创始人比利-马库斯发推特称,“如果你能够将大脑上传到云端再和自己的虚拟版本交谈,你们会成为朋友吗?”对此马斯克回复道,“我已经做过了”,但马斯克并没有给出详细介绍。

IT之家了解到,马斯克可能指的是他的神经技术公司 Neuralink,该公司正致力于开发一种脑机接口。该设备将允许计算机将一个人的想法转化为行动,让他们仅通过思考就能完成打字等动作。

今年早些时候,《财富》杂志报道,根据马斯克的说法,这些设备将允许信息从计算机传回大脑。Neuralink 尚未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但马斯克此前曾表示,该公司计划在 2022 年之前开始在人脑中植入计算机芯片。马斯克还表示,该设备对于人类弄清如何与先进的人工智能共存非常重要。

转自:https://www.ithome.com/0/630/310.htm

脑控武器

脑控武器主要通过物理和化学手段对人脑造成影响,控制人脑思维活动,脑控武器是建立在对人脑信息进行获取、解读、传播和控制基础上的“制脑术”,通过“攻心为上”,直接影响和控制人类思维。

脑控武器的技术原理并不复杂。人脑的各种活动都会产生相应的脑电波,殊不知脑电波也是人类的身份识别特征——每个人的脑电波“指纹”都是独一无二的。利用脑电波特征的唯一性,首先采集人脑电波的特征码并存入电脑,之后通过专门的“翻译”软件解读其中的视觉、听觉、语言、情感等各种神经活动信号,事实上就已完成了“读心术”。当需要向“大脑磁盘”写入信息时,只需对脑电波进行特定编码,就能将信息直接植入大脑。

脑控武器在研制时,还牵扯到数据库中成千上万个脑电波样本的大数据分析,得到心理特征与脑电波形状的对应关系,就好比找到了打开“心灵之门”的钥匙。之后,专业技术人员利用电磁波向人体发射特定的信号,脑控武器就可以悄无声息地改变人类的情绪状态,最终达到特定的军事目的。 

目前,脑控武器主要分为电磁波武器、声波武器和光波武器。电磁波武器又可具体划分为电场、磁场、微波等不同类型。美国军方此前研制的新型非致命武器“主动回避系统”,通过发射高频电磁波使目标感到燥热难耐,令被攻击者仿佛“置身于烤箱之中”,其有效射程可达一公里。事实上,电磁波和声波等都能对人脑细胞的正常活动产生影响,甚至能把建议和命令直接“发射”到人脑之中,因而包括次声波、超声波、紫外线、激光等手段都成了脑控武器的研究方向。

脑控武器的目的不是消灭敌人肉体,而是征服敌人的意志,这意味着战争的制胜之道从“毁伤”走向“操控”,从而提出了一种全新的作战视角:将“控制”优于“毁伤”考虑武器性能。探脑技术的发展使人类未来战争形态发生改变:即除靠毁伤肉体、逼迫敌人就范之外,在主要目的不在于致敌死亡的目标下,通过更好地控制敌人去赢得战斗。

脑控武器的快速发展引发人们对战争伦理的思考。一方面,人类可以通过脑控武器以“控”代“毁”的作战方式,减少战争的物理伤亡;另一方面,也要防止作茧自缚,成为脑控武器的受害者。

作为战争的最终决策者,人类应该解决好脑控武器的研发方向与理性应用等问题。一方面,脑控与控脑是脑控武器的两条发展路径,其中脑控技术不断成熟,将极大提高人与武器的融合程度,可作为未来的发展重点。另一方面,针对控脑技术的发展应用,则应秉持谨慎负责态度,尤其是对控脑技术应用情境、目标范围、作用方式的把控。例如,在特殊的任务如解救人质等行动下,为避免或减少误伤,对特定的目标对象,选用适宜的控脑技术,可以更精准高效地完成作战任务。

此外,战争从来就是敌对双方的生死较量。因此,在研发脑控武器的同时,也要高度重视反脑控技术手段的创新,从而在未来的脑控与反脑控战争中赢得主动。 

脑控纳米武器,可以通过粮食和血液,医药疫苗进入人类体内通过人体或血管到达脑部进行脑控并破坏脑组织,对日常生活里面的电子电表,智能电视,太阳能电板等产生相互转化的强烈信号。

转自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4%91%E6%8E%A7%E6%AD%A6%E5%99%A8/2081088

https://mil.news.sina.com.cn/2019-01-15/doc-ihqfskcn7249692.shtml

使用apt-mark命令排除Debian系统上的软件包更新

家里的打印机是奔图M6202NW型号的,在UOS上安装好打印机后,如果升级系统,那么原来可用的打印机驱动也会被自动升级,导致无法使用打印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升级系统时,不升级此打印机驱动。在百度里搜索了一下,决定用apt-mark命令解决这个问题。

apt-mark 可以对软件包进行设置(手动/自动 )安装标记。

hold 标记指定软件包为保留,阻止软件自动更新;

unhold 取消指定软件包的保留(held back)标记,解除阻止自动更新;

showhold 列出设为保留的软件包。

运行以下命令以使用 apt-mark 命令保留指定的软件包:

sudo apt-mark hold pantum

保留软件包后,可运行以下 apt-mark 命令查看被hold的软件包:

zhong@zhong:~$ sudo apt-mark showhold
pantum

当安装更新时,就会提示pantum软件包未被升级:

zhong@zhong:~$ sudo apt upgrade
正在读取软件包列表... 完成
正在分析软件包的依赖关系树       
正在读取状态信息... 完成       
正在计算更新... 完成
下列软件包是自动安装的并且现在不需要了:
  byzanz dde-qt5integration5.5 fbterm fcitx-defaultim gir1.2-gsf-1 gnome-desktop3-data grilo-plugins-0.3
  gstreamer1.0-clutter-3.0 imageworsener libbz2-dev libchewing3 libchewing3-data libclutter-1.0-0
  libwscodecs2 libwsutil9 libx86-1 lua-bitop lua-expat lua-json lua-lpeg lua-socket nmap nmap-common
  qtermwidget5-data squashfs-tools totem totem-common x11-apps x11-session-utils xbitmaps xinit
使用'sudo apt autoremove'来卸载它(它们)。
下列软件包的版本将保持不变:
  pantum
升级了 0 个软件包,新安装了 0 个软件包,要卸载 0 个软件包,有 1 个软件包未被升级。

运行以下命令,使用 apt-mark 命令取消保留 pantum包:

sudo apt-mark unhold pantum

COMFAST CF-924AC V2安装USB网卡驱动

在ubuntu输入命令“lsusb”后,系统自动识别这个USB网卡为:RTL88x2bu [AC1200 Techkey]。

taiji@debian:~$ lsusb
Bus 004 Device 001: ID 1d6b:0003 Linux Foundation 3.0 root hub
Bus 003 Device 002: ID 0bda:b812 Realtek Semiconductor Corp. RTL88x2bu [AC1200 Techkey]
Bus 003 Device 001: ID 1d6b:0002 Linux Foundation 2.0 root hub
Bus 002 Device 001: ID 1d6b:0003 Linux Foundation 3.0 root hub
Bus 001 Device 003: ID 4e53:5406  USB OPTICAL MOUSE 
Bus 001 Device 002: ID 258a:002a SINO WEALTH Gaming KB 
Bus 001 Device 001: ID 1d6b:0002 Linux Foundation 2.0 root hub

我尝试直接编译安装RTL88x2bu相关驱动模块,发现可以识别这个网卡。以下是相关安装步骤:

先到github下载RTL88x2bu驱动,https://github.com/cilynx/rtl88x2bu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cilynx/rtl88x2bu

然后rtl88x2bu文件夹会被下载到/home目录下,打开它:

cd rtl88x2bu

下面进行编译安装,输入make,提示“找不到此命令”,于是先安装make:

sudo apt install make

安装完毕make后执行make:

taiji@debian:~/rtl88x2bu$ make
/bin/sh: 1: cc: not found
(standard_in) 1: syntax error
make ARCH=x86_64 CROSS_COMPILE= -C /lib/modules/5.10.0-16-amd64/build M=/home/taiji/rtl88x2bu  modules
make[1]: *** /lib/modules/5.10.0-16-amd64/build: 没有那个文件或目录。 停止。
make: *** [Makefile:2391:modules] 错误 2

安装时提示:/lib/modules/5.10.0-16-amd64/build 目录不存在,我们在Linux开发板中编译代码的时候,会用到/lib/modules/xx/build这个目录,但是有时候这个目录不存在,解决办法就是要安装Linux-headers,方法如下:

sudo apt-get install build-essential  //install build-essential(optional)
sudo apt-get update                  //install linux-headers
sudo apt-get install linux-headers-$(uname -r)

然后再次进行编译安装:

make
sudo make install
sudo modprobe 88x2bu

执行以上命令,未遇到相关错误,到这一步,USB网卡已经可以加载上去了,可以通过命令行查看:

ifconfig

UOS修改右键新建菜单项

今天在UOS系统中安装永中OFFICE后,发现右键新建菜单中多了几个乱码的菜单项。于是强迫症犯了,欲删除而后快,最后终于找到办法:

zhong@zhong:~$ cd ~/.Templates/
zhong@zhong:~/.Templates$ ls
'????.docx'  '??Office??.eio'  '????.pptx'  '????.xlsx'
zhong@zhong:~/.Templates$ rm -r '????.xlsx'
zhong@zhong:~/.Templates$ ls
'????.docx'  '??Office??.eio'  '????.pptx'
zhong@zhong:~/.Templates$ rm -r '????.pptx'
zhong@zhong:~/.Templates$ rm -r '??Office??.eio'
zhong@zhong:~/.Templates$ rm -r '????.docx'
zhong@zhong:~/.Templates$ ls
zhong@zhong:~/.Templates$ 

如何在Linux通过you-get下载网页视频

you-get是一款开源的视频网站下载工具。使用You-Get可以很轻松的下载到网络上的视频、图片及音乐。

先更新

sudo apt-get update

安装 pip

sudo apt-get install python3-pip

安装 you-get

sudo pip3 install you-get

下载网页视频,-o 后面是下载到哪(Videos就是视频文件夹) 然后跟着视频的地址既可

you-get -o Videos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t4y1X7v7

像这种B站列表视频怎么全部下载呢,you-get也整合了响应的工具,它会一个一个地下载。-o 后面是下载到哪(Videos就是视频文件夹) -l是列表下载 然后跟着视频的地址既可

you-get -o Videos -l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64y1f7fX

如果还想要了解you-get的其他功能,可以呼出帮助菜单

you-get -h

Linux系统的备份恢复

tar 命令

副本(本机备份整个系统,以后还原还是还原到本机)

注意根目录下要有充足的可用空间用于备份。

cd /
#tar.gz格式
tar cvpzf system_backup.tar.gz / --exclude=/proc --exclude=/lost+found --exclude=/system_backup.tar.gz --exclude=/mnt --exclude=/sys

#tar.bz2格式
tar cvpjf system_backup.tar.bz2 / --exclude=/proc --exclude=/lost+found --exclude=/system_backup.tar.bz2 --exclude=/mnt --exclude=/sys


# 恢复系统
cd /
#上传文件到根目录下
tar xvpfz system_backup.tar.gz -C /
或
tar xvpfj system_backup.tar.bz2 -C /

#创建备份时排除的目录
mkdir proc
mkdir lost+found
mkdir mnt
mkdir sys
  • /proc 权限:文件所有者:root群组:root 所有者:读取 执行 群组:读取 执行 其它:读取 执行
  • /lost+found 权限:文件所有者:root群组:root 所有者:读取 写入 执行 群组:读取 执行 其它:读取 执行
  • /mnt 权限:文件所有者:root群组:root 所有者:读取 写入 执行 群组:读取 执行 其它:读取 执行
  • /sys 权限:文件所有者:root群组:root 所有者:读取 写入 执行 群组:读取 执行 其它:读取 执行

恢复完成重启以后,所以的事情都会和你备份的时候一模一样。

新手必须掌握的LINUX命令(二)

──(zhong㉿kali)-[~/桌面]
└─$ mkdir /home/zhong/桌面/ni                 
                                                                                                                                                            
┌──(zhong㉿kali)-[~/桌面]
└─$ mkdir -p  /home/zhong/桌面/qiantao/ni/wo/ta 
                                                                                                                                                            
┌──(zhong㉿kali)-[~/桌面]
└─$ 

┌──(zhong㉿kali)-[~/桌面]
└─$ ls -al
总用量 125196
-rw-r--r--  1 zhong zhong      6515  3月 12 18:07 huangdiyinfujing.txt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2 ni
-rw-r--r--  1 zhong zhong        25  3月 12 10:22 nihao.txt
drwxr-xr-x  3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4 qiantao
┌──(zhong㉿kali)-[~/桌面]
└─$ cd /home/zhong/桌面/qiantao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touch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cp yuanjian.txt fuzhi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ls    
fuzhijian.txt  ni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ls -al
总用量 12
drwxr-xr-x 3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8 .
drwxr-xr-x 5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4 ..
-rw-r--r-- 1 zhong zhong    0  3月 12 18:28 fuzhijian.txt
drwxr-xr-x 3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4 ni
-rw-r--r-- 1 zhong zhong    0  3月 12 18:28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mv fuzhijian.txt fuyi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ls    
fuyinjian.txt  ni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ls -al
总用量 12
drwxr-xr-x 3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31 .
drwxr-xr-x 5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4 ..
-rw-r--r-- 1 zhong zhong    0  3月 12 18:28 fuyinjian.txt
drwxr-xr-x 3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4 ni
-rw-r--r-- 1 zhong zhong    0  3月 12 18:28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rm fuyi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rm -r ni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ls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ls -al
总用量 8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34 .
drwxr-xr-x 5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4 ..
-rw-r--r-- 1 zhong zhong    0  3月 12 18:28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dd if=/dev/cdrom of=RHEL-server-7.0-x86_64-LinuxProbe.Com.iso
7311360+0 records in
7311360+0 records out
3743416320 bytes (3.7 GB) copied, 370.758 s, 10.1 MB/s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file yuanjian.txt              
yuanjian.txt: empty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cp /home/zhong/桌面/huangdiyinfujing.txt /home/zhong/桌面/qiantao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ls    
huangdiyinfujing.txt  yuanjian.t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file huangdiyinfujing.txt        
huangdiyinfujing.txt: Unicode text, UTF-8 text
┌──(zhong㉿kali)-[~/桌面/qiantao]
└─$ cd ~
                                                                                                                                                            
┌──(zhong㉿kali)-[~]
└─$ cd /home/zhong/桌面
                                                                                                                                                            
┌──(zhong㉿kali)-[~/桌面]
└─$ ls -al
总用量 125196
drwxr-xr-x  5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9:25 .
drwxr-xr-x 26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9:19 ..
-rwxrwxrwx  1 zhong zhong 113179925  3月  9 17:50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tar.gz
-rw-r--r--  1 zhong zhong        50  3月 11 18:13 .directory
-rwxrwxrwx  1 zhong zhong  14955708  3月  8 15:36 FileZilla3.tar.bz2
-rw-r--r--  1 zhong zhong      6515  3月 12 18:07 huangdiyinfujing.txt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2 ni
-rw-r--r--  1 zhong zhong        25  3月 12 10:22 nihao.txt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40 qiantao
                                                                                                                                                            
┌──(zhong㉿kali)-[~/桌面]
└─$ sudo tar -zxvf /home/zhong/桌面/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tar.gz -C /opt/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LICENSE.electron.txt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LICENSES.chromium.html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cfw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chrome-sandbox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chrome_100_percent.pak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chrome_200_percent.pak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chrome_crashpad_handler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icudtl.dat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libEGL.so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libGLESv2.so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libffmpeg.so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libvk_swiftshader.so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libvulkan.so.1
┌──(zhong㉿kali)-[~/桌面]
└─$ cd /opt            
                                                                                                                                                            
┌──(zhong㉿kali)-[/opt]
└─$ sudo mv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 Clash
┌──(zhong㉿kali)-[/opt]
└─$ sudo tar -zcvf /home/zhong/桌面/Clash.tar.gz /opt/Clash
tar: 从成员名中删除开头的“/”
/opt/Clash/
/opt/Clash/resources/
/opt/Clash/resources/static/
/opt/Clash/resources/static/files/
/opt/Clash/resources/static/files/default/
/opt/Clash/resources/static/files/default/config.yaml
/opt/Clash/resources/static/files/default/Country.mmdb
/opt/Clash/resources/static/files/linux/
/opt/Clash/resources/static/files/linux/common/
/opt/Clash/resources/static/files/linux/common/service-installer/
┌──(zhong㉿kali)-[/opt]
└─$ cd /home/zhong/桌面
                                                                                                                                                            
┌──(zhong㉿kali)-[~/桌面]
└─$ sudo tar -jxvf /home/zhong/桌面/FileZilla3.tar.bz2 -C /opt/
FileZilla3/
FileZilla3/share/
FileZilla3/share/filezilla/
FileZilla3/share/filezilla/docs/
FileZilla3/share/filezilla/docs/fzdefaults.xml.example
FileZilla3/share/filezilla/resources/
FileZilla3/share/filezilla/resources/blukis/
FileZilla3/share/filezilla/resources/blukis/16x16/
FileZilla3/share/filezilla/resources/blukis/16x16/ascii.png
┌──(zhong㉿kali)-[~/桌面]
└─$ sudo tar -jcvf FileZilla.tar.bz2 /opt/FileZilla3
tar: 从成员名中删除开头的“/”
/opt/FileZilla3/
/opt/FileZilla3/share/
/opt/FileZilla3/share/applications/
/opt/FileZilla3/share/applications/filezilla.desktop
/opt/FileZilla3/share/locale/
/opt/FileZilla3/share/locale/de/
/opt/FileZilla3/share/locale/de/LC_MESSAGES/
/opt/FileZilla3/share/locale/de/LC_MESSAGES/filezilla.mo
/opt/FileZilla3/share/locale/de/LC_MESSAGES/libfilezilla.mo

┌──(zhong㉿kali)-[~/桌面]
└─$ ls -al
总用量 254864
drwxr-xr-x  4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9:49  .
drwxr-xr-x 26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9:19  ..
-rwxrwxrwx  1 zhong zhong 113179925  3月  9 17:50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tar.gz'
-rw-r--r--  1 root  root  117816817  3月 12 19:38  Clash.tar.gz
-rwxrwxrwx  1 zhong zhong  14955708  3月  8 15:36  FileZilla3.tar.bz2
-rw-r--r--  1 root  root   14973505  3月 12 19:49  FileZilla.tar.bz2
-rw-r--r--  1 zhong zhong      6515  3月 12 18:07  huangdiyinfujing.txt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2  ni
-rw-r--r--  1 zhong zhong        25  3月 12 10:22  nihao.txt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40  qiantao
┌──(zhong㉿kali)-[~/桌面]
└─$ cd /opt            
                                                                                                                                                            
┌──(zhong㉿kali)-[/opt]
└─$ cp -r /opt/Clash /home/zhong/桌面/  

┌──(zhong㉿kali)-[/opt]
└─$ cd -   
~/桌面
                                                                                                                                                            
┌──(zhong㉿kali)-[~/桌面]
└─$ ls -al
总用量 254868
drwxr-xr-x  5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9:54  .
drwxr-xr-x 26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9:19  ..
drwxr-xr-x  5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9:54  Clash
-rwxrwxrwx  1 zhong zhong 113179925  3月  9 17:50 'Clash for Windows-0.19.11-x64-linux.tar.gz'
-rw-r--r--  1 root  root  117816817  3月 12 19:38  Clash.tar.gz
-rwxrwxrwx  1 zhong zhong  14955708  3月  8 15:36  FileZilla3.tar.bz2
-rw-r--r--  1 root  root   14973505  3月 12 19:49  FileZilla.tar.bz2
-rw-r--r--  1 zhong zhong      6515  3月 12 18:07  huangdiyinfujing.txt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22  ni
-rw-r--r--  1 zhong zhong        25  3月 12 10:22  nihao.txt
drwxr-xr-x  2 zhong zhong      4096  3月 12 18:40  qiant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