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地比08

比:吉。(最初的,开始的)筮,(头、首、始、大)(守正道),无咎;不宁方来,后夫凶。

比卦是一个吉祥的卦。原来的筮辞是,首领从一开始便永远坚守正道,不会有灾难。从不安宁的状态刚刚走出来,迟迟不来新比的人凶。

【初六】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盛酒浆的瓦器),终来有它,吉。

心怀诚信,亲比天子则无害。积累的诚信有如水装满瓦器,最终还有别的收获到来,吉祥。(此爻以阴柔之质居下,地位低微,还无力辅佐于谁;又远离九五至尊,故与九五至尊结交不易。初六想要亲比九五,应当内心充满诚信,犹如缶中盈满物品,满腹皆诚,这样不但会没有咎错,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吉祥降临。初六虽然没有刻意亲比于谁,但其诚信守正,自然会获得亲比而得吉。)

【六二】比之自内,贞吉。

在朝廷内辅佐天子,守持正固吉祥。(此爻以阴柔居下卦之中,处中正之位,又与本卦之至尊九五成正应关系,能上下响应,故而条件优越。“自内”意谓由己而发,与人亲比能固守正道,则得吉。)

【六三】比之匪人(非人,指天子不贤。匪,通“非”)

亲比比辅了不该亲近的人。(此爻以阴柔之气居阳位,又处于下卦之未,与其相对应之爻上六位居不中,且其与刚正的九五无比应关系,故而处境不利。在比卦中,初六亲比九五“有它吉”,六二以中正之道亲比九五,六四比正德亲比九五,而六三缺乏亲比九五的德行和正应关系。所以六三是“比之匪人”,不能和恰当的对象亲比,必有悔吝。)

【六四】外比之,贞吉。

在外亲比于上,守持贞正则吉祥。(此爻本与初六相应,然阴阴相斥,故而既不能相应,亦无法相比。然又阴居阴位而当位得正,与九五至尊之位相比邻,刚柔相济,故可吉祥。六四能亲近贤人而顺从君上,符合比的正道,所以爻辞中谓之“贞吉”。六四不和与它相应的初六亲比,而向上与居于君位的九五相亲比,所以爻辞特别提醒六四要坚守正道。)

【九五】显比,王用三驱,失前禽,邑人(同邑的人)不诫,吉。

用光明之道广获亲比,天子用三驱之礼(三驱者,围合其三面,前开一路,使之可去,不忍尽物,好生之仁也)狩猎,放掉逃在前面的禽兽;不专门告诫同邑的人要亲附自己,吉祥。(此爻以刚正之阳气居阳位而得位,又居于上卦之中位,得位中正而又兼居至尊之位,故为本卦之主爻。九五君王打猎,只从三面设围,并不赶尽杀绝,表现了君王仁爱的美德。对于民众,也不专门告诫其亲附自己,而是完全凭自己的美德而使之自愿亲附,这正是君子至善之德的表现。)

【上六】比之无首,凶。

没有与首脑亲比,或亲比没有好的开端,凶险。(上六就是卦辞所谓“不宁方来,後夫凶”中的“後”者。天子中正当位,文治武功,天下归心。“不宁方”来,则为座上宾,“後”而不来,“比之无首”,则必为所取。天下既定,君子当顺天应命,不作无谓的牺牲。此爻位居本卦之未,阴居阴位而得位,位置甚高而紧邻九五,故本有有利之势;但其“比之无首”,是说上六在开始的时候不愿意亲近九五,直到看到其他爻都已经亲附于九五,自己已陷入孤立的困境,才求比于九五,但已错失时机。这就是卦辞所说的“后夫凶”。)

注解:

《彖》曰:比,吉也。比,辅也,下顺从也。“原筮,元永贞,无咎”,以刚中也。“不宁方来”,上下应也。“后夫凶”,其道穷也。

《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比之初六,有它吉也。“比之自内”,不自失也。“比之匪人”,不亦伤乎!外比于贤,以从上也。“显比”之吉,位正中也。舍逆取顺,“失前禽也”。“邑人不诫”,上使中也。“比之无首”,无所终也。

讼卦智慧

讼卦卦辞是:“讼: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讼卦坎下乾上,与需卦相反,乾为天,坎为水,天西转与水东流背向而行,像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和而争辩。讼,争辩。故讼象征争论,含诉讼之义。

其卦辞的含义是:当事情不易和解时,便会导致诉讼。在争辩的过程中,提高警惕,持中不偏才可获得吉利,穷争不息,必有凶险。诉讼时,应该找有大德大才的人来进行决断,而不要涉大川,逞强冒险。

讼卦爻辞的含义

■ 讼卦爻辞是: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九二: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六三: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九四: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九五:讼,元吉。上九: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之。

■其爻辞的含义是:“初六”阴柔居下,上应九四,九四阳刚好胜,言语中伤初六。但初六阴柔能退,不纠缠于争辩,所以能辨明是非获得吉祥。“九二”与九五两阳同性无应,因而争辩,二下五上,下与上争必失利。但九二阳刚居中,能守持中道,权衡讼事,于失利时及早避开。故可免灾。“六三”阴柔失正,不可争强,只有继承先人留下的德业,守持正固,才可获得吉祥。但六三上应上九,能辅助君王的事业,但不会有什么成功。

■“九四”阳刚,性健能讼,下应初六,有相犯而争辩,但能明辨是非,退之。九四阳居阴位,刚则能柔,亦为能退之象。所以争辩失利,能够回头就是正道,顺其自然,安分守己终可吉祥。“九五”为本卦之主,阳刚中正,居尊位,为“君子”听讼,明断曲直之象。即争讼得到公正判决,大吉大利。“上九”处讼之终,强讼不止,即使因取胜而获厚禄,也将是一日之内被多次下令收回。“讼不可极,禄不可争。”

这一卦是告诉我们在事业的进展过程中,虽然不可避免地要与人发生争讼,但主旨在于告诫人们停止诉讼,尽量避免争端。强调凡事要先明其情理,合守章法,杜绝争辩于未萌之前。万一发生争辩,应该把握中庸的原则,使事情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杜绝持刚乘险,否则将陷入深渊。万事须慎“初”、治“本”,知足常乐,韬光养晦,千万不可争强好胜。

讼卦感悟:

保持中庸

讼卦表面是打官司,实际上暗示了很多方面的寓意。小到家庭琐事,大到国与国的战争。讼卦卦象上看只有处在九五卦才能吉,才可赢。因为这个位置显示的是有权有势你就能赢。可是赢了就可能产生怨恨同样是输。因为冤冤相报没完没了。历史上有很多故事说明了这个结果。比如春秋时期勾践灭吴的故事。勾践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给吴王夫差做奴仆。吴王夫差生病了勾践亲尝他的粪便来探测病情,但心中是憋着气想总有一天要灭掉吴国。再如清末把大清朝败光的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是叶赫那拉氏,而叶赫那拉氏与当时的皇帝爱新觉罗氏有一段历史战争原因是不能进宫的。

如何避免争讼呢。孔子给出一个绝妙的答案:“君子以作事谋始。”

那么历史故事总有深意让我们去悟。

比如朝鲜战争爆发前八天,美公民间咨询公司兰德公司通过秘密渠道告知美国对华政策研讨室,他们投入了大量人力和资金研讨了一个课题:“如果美国出兵韩国,中国的态度将会怎样?”而且第一个研讨成果已经出来了,虽然结论只有一句话,却索价500万美元。当时美国对华政策研讨室以为这家公司是疯了,他们一笑置之。但是几年后,当美军在朝鲜战场上被中朝联军打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时,美国国会匆忙用280万美元的价钱买下了该咨询公司这份已经过了时的研讨成果。研讨的结论只有一句话:”中国将出兵朝鲜”。但是,在这一句话结论后附有长达600页的剖析报告,详尽地剖析了中国的国情,以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不会坐视朝鲜的危机而不救,必将出兵并置美军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并且,这家咨询公司断定:一旦中国出兵,美国将以不光彩的姿态自动退出这场战争。从朝鲜战场回来的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得知这个研讨之后,感慨道:“我们最大的失策是猜忌咨询公司的价值,舍不得为一条科学的结论付出不到一架战斗机的代价,成果是我们在朝鲜战场上付出了830亿美元和十多万名士兵的生命。”

为什么把孙武称兵圣,为什么孙子兵法作为全世界的兵法圣经,就是因为它有对战争深刻的反思。提出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孔子说的:“君子以做事谋始。”在孙子兵法的始计篇就是做事谋始最全面的最深刻最具体的描述。

比如我遇到一个开矿的,他的朋友与他借了30万。10年都没有还。我说当初为什么借给他。他说他对朋友知根知底也有钱也有厂房。我说那为什么不还呢。他说他朋友借30万是购买设备。后老婆在他朋友出差时候把厂房和设备全卖了人跑了。几乎倾家荡产怎么还。

谋始就是在做事情的开始要把可能发生的事情想好。可是很多人不知道呀。佛家有句: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在年轻时候胡吃海喝,熬夜,年龄一大疾病都找上了。那个时候后悔已晚。在生时候杀盗淫妄酒,坑蒙拐骗偷,死后到了阴间生死薄上善恶都有记录。

转自:https://www.sohu.com/a/71224031_384167/

浅谈庞统之死

在三国演义中,关于取西川之地,庞统给刘备出上中下三策。上策为趁刘璋尚未反目,速令黄忠、魏延率二万精兵星夜攻取成都;中策是让刘备佯作班师荆州,诱雒城守将来送,至时擒下他们,定雒城立足,再图成都;下策是连夜退往白帝城,再返回荆州。刘备认为上策太急,下策太缓,中策又显得不仁不义。他为自己的仁义名声所累,认为师出无名,如果攻下西川,有违仁义,会丧失人心,因而内心矛盾纠结,犹豫不决。士为知己者死,庞统用自己的生命为刘备换来了师出有名,在退军的路上命殒落凤坡。事情的最后,刘备立刻借庞统之死为名,返军攻取西川。

从这件事上来看出刘备的几点不足之处:

一、假仁假义。返军路上会有埋伏,他自己也隐隐约约预判到了,但还是让宠统骑上自已的马,穿上自己的衣帽,当了自己的替身,最后代替自己而死。把危险留给他人,把安全留给自己,这足以说明他的仁义是假的,完全是假仁假义。

二、自私、迂腐。在乱世大谈仁义道德,实是迂腐的行为。乱世应以生存为第一要务,不取西川,自己将无立足之地,生存都成问题,还谈什么仁义道德?自己手下那么多兄弟的安危前途,却只考虑自己的仁义名声,让手下忠心追随的几万兄弟跟着自己颠沛流离,这才是最大的不仁不义!

三、听不进人才进谏的忠言。庞统为其出上中下三策,很明显上策能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可以以最少的代价攻取西川,但刘备却听不进人才的忠言。孙子说: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刘备听不进庞统的上策,但因为刘备对庞统有知遇之恩,又不能离他而去,故而导致庞统这样的人才自损性命去之。

四、不能真正地用人。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这么重要的二个人才,凤雏还没来得及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就陨落了;卧龙也是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人才永远是决策事业成功的关键!爱惜人才,并为人才创造良好的环境,让他们安心地充分地发挥出自己的才干,这才是真正的尊重人才!

然后再说说刘备的可取之处:

一、“仁义”的名声在外。所以能引得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才来投靠。

二、能“曲金”,谦卑待人。对待他人能放低姿态,所以能赚得人心。

三、有理想抱负。企业的愿景宏大,扯了“中兴汉室”的大旗,确实能吸引一些人才。

在三国,曹操能用人,跟着曹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刘备扯了“中兴汉室”的大旗,跟着刘备能显得自己是正统,显得正义;孙权安人之术了得,跟着孙权能君臣相处得愉快。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如果你生在三国,你会怎么选呢?

我认为,选择合适自己的。我上班这么多年,总结来总结去,工作不外乎就图这三条:干得开不开心?能不能赚不赚钱?能不能学不学得到东西?如果这三条都能满足,不外乎这是一个好工作,这是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你认为呢?

浅谈基本归因错误

心理学里有一个名词,叫基本归因错误。它是指个体在归因时低估情景因素作用的倾向。人们在归因时存在一个普遍性的问题, 在我们以第三者的身份对他人行为进行归因的时候,往往会倾向于把别人的行为归因为其内在因素,而低估了环境因素的影响。我们会而我们评价自己时,我们通常把成功归因于自身内在因素,而把失败归因于环境。基本归因错误引起了我的思考,到底是环境重要还是内在因素重要呢?环境因素和内在因素如何能良性互动?

首先,让我们抛开我和物,从第三者的视角来思考。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故曰:且可知,而不可为。”

儒家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佛家说:“心能转物即同如来。”

道家说:“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弗与,善用人者为之下。”“胜人者有力也,自胜者强也。”

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兵家、儒家、佛家、道家都提到要战胜环境就要先了解自己,做好自己,然后等待外界环境的变化而战胜环境。

然后让我们以我(自身)的角度来思考。

孙子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孙子先谈的知彼,后讲的知己,彼就是指所处的环境。首先作为我自己,我为了生存,首先我要了解自己所处的生存环境;然后同样重要的是知己,我要了解自己的优缺点,最后在了解环境并且了解自己的情况下审时度势,做出最有利于生存的决策。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人有五感,其目的在于感知环境,然后对感知到的生存环境做出判断,接着自身才做出适应性的调整。

易经曰:一阴一阳之谓道。阴指内部的心境,阳指外部的环境。心境与环境互相联接,互相影响,最后互相适应。因此可见,正确的逻辑思路应该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们要不断地认知所处的环境,然后及时地对心态作出调整,接着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调整,以便更好地适应环境,融入环境,使心态与环境重新达到平衡,最后生存下来。这即是道家的自然。

修己、修心、修身、修道

读过《孙子兵法》、《鬼谷子》、《易经》以后,再回过头来读《孙子兵法》发现:用兵打仗就和人生一样,都是在不断地做选择题。

兵法中有哪些选项呢?阴阳、寒暑、高下、远近、险易、广狭、死生、奇正、虚实、专分、攻守、迂直、利害、全破、治乱、近远、静哗、饱饥、锐惰、勇怯、众寡、胜败等等。选择你要走的道,然后全力地去做。

这里面不得不说到,我们如何做出正确的决断和选择呢?观察、判断、决策、执行四步骤中,观察是第一位的。所以孙子在《孙子兵法》中非常多次数地提到了“知”,最典型的一句话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己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己不知彼,每战必殆。”所以做判断之前,要有认真的观察、信息收集的过程。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信息混杂,更何况竞争对手会传递假信息误导你。那如何在这里海量的信息中找出关键的、有用的信息呢?这很大程度要凭借“将”的个人素质,毕竟信息摆在那,最后还需要人来决策。我们可以通过心理学、运筹学、统计学、博弈等学科的综合运用来作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

决定战争胜负的决策因素是人,具备智、信、仁、勇、严各方面素质的有道之人可以充分发挥出自身优势,做到先为不可胜。所以孙子、释迦牟尼、孔子、老子都告诉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修己、修心、修身、修道!

深度反思脑机增强的人文风险

脑机接口作为一种特殊的信息交互与响应技术,可以通过建立人脑与外界设备的信息通路来实现跨越硅碳边界的“心物连接”活动,从而实现人类增强。在人类增强技术体系中,此类增强也被称为脑机增强。脑机增强引发的各种人文风险俨然成为实现“人—技”和谐蓝图的阻力,要推动其沿着人文轨道发展,需要严肃审究。总体而言,脑机增强背景下的人文风险,包括个体层面的尊严贬损风险、集体层面的价值受抑风险和社会整体层面的身份认同风险。

从个体层面而言,脑机增强下的主体在借助技术手段实现机能逾越的同时,往往也伴随着严重的个体尊严贬损风险。而这种尊严贬损,主要体现在“难以自为”与“难以自维”两个方面。一方面,“难以自为”可以被解读为一种脑机增强背景下的主体意向紊乱。比如,有实验表明,利用电极仿真患者大脑,对情绪的稳定可以起到明显的增强效用,但存在着扭曲主体心理常态,左右患者自由意志的危害。换言之,脑机增强下的主体容易在技术裹挟下变成一具“身不由己”的“提线木偶”。另一方面,这种“难以自为”还体现为一种人文矮化现象。比如,脑机增强背景下的主体为达到操纵的精准无误,追求机能上升所带来的绝对效力,被迫放逐原本那一套生动活泼的表述方式,代替以简单冷漠的运算符号和操作指令。这种“唯结果导向”的增强,实则为主体对于机体“野性”的让渡结果。“难以自维”则主要表现在“脑信息泄露”现象中。对此,希尔特(Elisabeth Hildt)重点谈论了脑机接口所诱发的隐私风险问题,并提出“人脑中的芯片是否会成为某种不受控的‘间谍’工具”,“外界是否会在未经携带者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对人脑信息进行调查”等问题。换言之,在脑机增强背景下,主体维系自身信息安全的壁垒已出现裂痕。以上种种,都是增强主体尊严贬损的具体表现。

从集体层面而言,脑机增强群体中广泛存在价值受抑的风险。其一,这种价值受抑表现为群体的去多元化趋势,即“同质化”现象。克莱因(Eran Klein)在案例研究中指出,主体在完成脑机接口芯片植入后,产生了行为习惯、心理状态甚至叙事身份上的“麻木感”,而这种麻木感将进一步引导同质化现象的产生。在脑机增强的作用下,个体会理所当然地选择“最优”规划方案、“最理性”行为模式和“最高效”学习路径,进而塑造出高度同质的脑机增强群体,原本多元有机的文化孕育或翻入单一而空洞的“二进制”篇章。其二,价值受抑还表现为脑机增强群体的本体“退化”,即“增强下的削弱”。这首先是主体意志品质的削弱。随着增强主体对设备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后天所形成的正向价值观念与精神品格也将在纯粹的效能洪流中淡化乃至扭曲。在技术异化语境下,“有志者,事竟成”或将被“有智能者,事竟成”所取代。再有就是“原始机能”的萎缩。在脑机接口“代办一切”的时代,同样意味着增强群体的“低智”时代。人们在享受脑机接口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付出了高昂的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用进废退”的机制,或在人类群体智能的极化中得以呈现。

从社会整体层面而言,脑机接口面向社会的增强应用将带来严峻的“身份认同”风险。围绕身份认同,可以衍生出两个更为具体的追问,即“脑机增强群体如何自定义”和“社会其他群体是否再定义”。第一个问题实则指向了增强主体的自我认知风险。碳基与硅基在物理上的组装并不意味着精神上的契合。在现实情况下,人机交互中难以规避的“错位感”和“疏离感”往往会导致增强主体的自我认知障碍,使其无法正常地完成一个连贯的自我叙事。更为严谨地说,在脑机增强背景下,行为主体的自我认知还存在较高的不稳定性。比如,在脑机设备的执行过程与主体指令高度契合的情况下,主体的自我接纳程度较高;当二者出现滞后性乃至差异性时,主体便很难去认知这个“似是而非”的自我。关于第二个问题,实则指向了社会整体的认知风险。一方面,面对脑机增强群体,社会其他群体有可能出现“过敏”症状,出于恐惧和不信任,脑机增强群体则有可能在社会“排异”中被边缘化。另一方面,社会其他群体亦有可能表现出麻痹甚至崇拜的态度,那么原先所构建的社会稳态秩序就会变得岌岌可危,关于“人”的形而上学问题也许会高高悬置于“后人类”上空。

从人类增强技术的发展历程来看,这类与人本身息息相关的技术可以梳理出一条“具身—离身—再具身”形式的清晰脉络。最初的增强形式,是主体内向维度的身体技能开采;随着技术的发展,进而外化为工具的加持、机械的自运转;而随着“汇聚技术”浪潮的到来,脑机接口又一次将技术拉回到身体框架之内,而这种技术“再具身”的增强模式,也必然在提供技能逾越的同时加剧本体的依附性和从属性。从生命进化路径来看,泰格马克(Max Tegmark)在《生命3.0》中构建出了一种“技术进化”取代“本体进化”的全新阶段。其中,生命3.0版本即“生命体可以重塑自身的软件与硬件,不再等待进化带来的恩赐”。然而,这种纯粹依赖于技术加持的生命进化模式也暴露出“高速而不高质”的困点。综合上述两类视角,脑机增强极有可能在“高度具身”的作用模式和“高速迭代”的演进逻辑中形成“技术有作为,本体不作为”的增强惯性,从而不断被削减固有价值,侵蚀主体地位。到那时,脑机增强下的群体或将在这种隐蔽而充满诱惑的增强惯性下,彻底放弃自我增值,而成为技术的附庸体。可以说,在脑机增强惯性的驱使下,“增强之我”与“本真之我”间不断增大的“势能差”是“本我”跌落“神坛”的风险之源。

随着脑机接口在人类增强领域的不断深入和发展,其暴露出的人文风险也在一个动态的时空语境中继续异变,这也对其风险抵御和应对机制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强调的是,应对脑机增强所产生的人文风险冲击,不能单纯乐观地还原至技术层面,而是要在这场“人—技”博弈中持续增添人文“筹码”,实现脑机接口在增强向度下的“亲主体”实践。一方面,对于脑机增强的审视与研究工作,不能停滞在一个简单的“正负价值对冲”阶段,而是要将这种审视融入到动态、多元的技术时空中加以锻造,从而搭建起真正具有效力性、稳定性、灵活性、发展性的风险审查与人文规约体系。另一方面,夯实普适的人文文化体系,是应对脑机增强在人文领域异化的“根本之法”。犹如《爱、死亡与机器人》中人造机器人齐马在艺术作品中所追求的那一抹“奇马蓝”一样,技术增强下的人类个体依旧需要坚定秉持那个原初的“本我”。唯有如此,才能在新兴人类增强技术的暗流上扶稳船舵,把准方向。否则,剥离“人性”的脑机增强或将走向福柯在《词与物》的尾声中所描述的末世图景:“人将被抹去,如同大海边沙滩上的一张脸。”

转自: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41298233076199297

自性久长存

曾仕强教授说:
真正打你的人不多,
真正杀你的人更少,
真正存心害你的人很少见。
我们受伤害受的最严重的是什么?
说白了就是来自心里的那一股怨气,
那股怨气只要一升起来,
几乎没有人能承受的了。
你会愤怒,
你会抱怨,
你会失去理智,
你会认为这个世界太无药可救了。
实际上是怎样的呢?
实际上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
人还是这些人。
让你高兴快乐的是这些没变的人和物,
让你悲伤愤怒的还是这些人和物。
物能转心是大部分人的正常生活状态,
而我们传统文化需要我们修习的则是:
心能转物的境界。
人生在世一刹那,
唯有自性久长存。
如能看透世间物,
生活无处不桃园。

注:
1、自性就是觉性,是离一切烦恼心的清净本性。众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就是因为不觉,迷惑妄想,障碍了本有的清净自性。
2、自性是指自体的本性,亦即诸法各自具有真实不变、清净本然之个性。自性是一切众生本具的,它是离开一切形状、颜色,不可把捉的。虽然不可把捉,它又在我们的内心存在。

理想中的纳米机器人、芯片和脑机接口技术应用

可能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大部分人都随身戴着VR眼镜,这个VR眼镜是以纳米机器人为基础的。通过注射的方式往体内注射纳米机器人,这些纳米机器人具有清除体内癌细胞、检测身体各项健康机能、疏通血管的作用。人们注射纳米机器人以后,变得更健康,寿命变得更长。于是绝大部分人在自发、自愿且知情的情况下注射了纳米机器人。另外,高能芯片也纳米化,内置到纳米机器人中,从而起到连接身体各处神经,起到了纳米无线通讯系统的作用。

然后我们戴的VR眼镜又具有外置脑机接口的作用(因为是外置,所以可以随时取下),通过脑电波来进行意念控制VR眼镜。通过VR眼镜,我们可以通过意念与其他戴着VR眼镜的人们进行连接,进行全方位的灵魂与灵魂的交流,从而使沟通效率与效果得到革命性的提高。另外以VR眼镜为中心,用意念控制智能家居、自动驾驶、智能机器人等物联网设备。从此人类进行智能互联网时代。

对于这些个奸邪,对他们进行ROOT权限,使之透明化。让其丑恶的灵魂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处遁身。于是世界上罪恶的灵魂大大减少,美好的事物不断增多,人们的幸福感得到极大提高,人类开始进入大同社会。

修己安人的目的在于人安己安

人何以能群?曰:“分”。

知道彼此不同,而非完全相同。安人的基础在于人人自觉,各有其分,并且各守其分,只有人人各守其分,才能大家和合为一。

分何以能行?曰:“义”。

义便是合理,怎样分工才能收到合作的效果呢?只有“合理”一途。组织成员分工到合理的地步,依“其他”来互相支援,也做到合理的程度。合理就是不过分,所以是一种守“分”的表现,这样的分工协作,必然能够缔造良好的组织力,产生和的品质。

顶住干扰,静下心来,不停地学习

这些个奸邪,见使用各种手段都无法让我屈服,就开始使用骚扰手段。昨天晚上用中国银行手机客户端的时候,发现网银又登陆不上了,又被他们给改了。当时心里正感到很生气,此时女儿又在旁边催促我帮他拿东西,当时失态地对女儿发泄性地吼了一顿……

网银密码不止一次地给我改了,平安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的网银密码都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给我改了,让我经常登陆不上网银;家里的网络又是三番二次地给干扰,三天两头地网速慢……

这些奸邪的手段并不高明,不外乎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而对我们进行的各种欺骗、各种骚扰而已。用老子的话讲:强良者不得死!不知道圣人老子说的灵不灵。这些个奸邪作恶多端,应该给你们都打上疫苗,控制住你们的身体;应该给你们的邪恶的脑袋装上芯片,控制住你们那丑恶的灵魂。

在气愤之余,我也有隐忧。中国千千万万打了疫苗的孩子,都难逃被控制、被干扰的命运。用这些奸邪的话叫:全程安全可控,甚至连人也不例外。我们可以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但孩子们终有一天会长大,长大了他们能自己左右自己的命运吗?我不由得深深地担心。或许孩子将来对我们的态度不取决于我们对孩子的态度,而是取决于我们对待这些奸邪的态度(不听话就用孩子来制衡你)。努力没有用,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这就是现实。我又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不生孩子的缘故了,各种“全程完全可控”,孩子也会成了一个可以被控制的机器人工具。

不管今后的形势怎么发展,有一点我是确定的:我对你们这些奸邪的态度,永远取决于你们对人民的态度。因果轮回,善恶终来必有报!我这条命要留着将来成为压死你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顶住干扰,静下心来,不停地学习,将来有一天在人民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站出来成为横在你们面前的一道不可逾越的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