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太清醒的人,会非常痛苦?

为什么太过清醒会很痛苦呢?

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说我们都是狗,突然有一天你的大脑开了“天窗”,醒悟了。

意识到了自己原来是一只狗,虽然与众不同,但毕竟还是一条狗。

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

因为大部分狗都意识不到自己是狗,他们以为自己是人。

你很清楚你生来是狗,将来也是狗,不可能成为人。

但是,做为一只与众不同的开悟狗,就会给你带来无限痛苦。

那么怎么办呢?改变?

做为一只狗你能改变什么?改变你周围的环境吗?你每天吃狗粮遛弯,生病了还能去宠物医院,你甚至是这个周围环境的受益者。

什么都改变不了。

想要反抗你又不知道反抗谁,谁都不是坏人,你的主人对你很好,就算反抗,做为一只狗你能反抗什么?

逃离更不现实,成为流浪狗,你都生存不下去。

就算你逃离这个主人,还会有别的主人,你根本逃不掉。

改变反抗逃离都不行。

要不我就接受吧拥抱主人吧。但是还不行。

因为你是一只开悟的与众不同的狗,智商这东西,高起来就下不去,所以你就非常痛苦,而且这种痛苦只属于你。

其它的狗乐哉乐哉的很。

而你又没法和其它狗说,因为说了他们也不会明白,他们想的是什么时候吃肉,什么时候遛弯,遛弯的时候能再见到小区里的心仪的泰迪,或者遛弯的时候,叼叼主人的飞盘。

所以你的精神无法解脱,是狗不痛苦,意识到自己是狗才痛苦。

你不会随主人的情绪走,不会拍主人马屁,不会阿谀奉承,你的冷漠,让你和主人的关系越来越僵,其它狗也因为你的表现,也不再搭理你。

你会想,找点精神寄托吧,这更不现实。

因为你太过清醒,看的太透彻了,那些宗教信仰情感文字鸡汤都唬不住你,于是开始整夜整夜睡不着。

再一个夜里,你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黑夜让人孤独,

孤独让人清醒,

清醒让人痛苦,

痛苦让人难眠。

正在你痛苦不堪的时候,偶然间接触到了酒,你发现这东西好,那种半醉半醒的迷蒙晕眩感,让你仿佛又回到了开悟前的状态。

于是在一次酩酊大醉之后,终于明白:

醒着是一种痛苦,醉着不醒是一种快乐。醉着醒是一种痛苦,醒着醉是一种智慧。清醒是一种痛苦,昏睡是一种无知。

我写这篇文章的本意是:很同情很仰慕那些清醒着的人。

我认为清醒虽然痛苦,也好过昏睡的无知,就像郑智化歌里唱的:

因为有了痛苦,才能找到一个人真正活着的证据。

前几天看一本老书梭罗的《瓦尔登湖》。

讲的是一个人独自住在荒郊野外湖边的一个小木屋的故事。文字真的让我入迷,我相信海子的名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正是来自于本书的灵感。

还有,这《瓦尔登湖》书中最值得回味的一句话:

日出未必意味着光明,太阳也无非是一颗晨星,只有在我们醒来时,才是真正的破晓。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legT4dSvYvVc9Ntuq4x7Xg

作者: 弓长俊

群而不党,和而不同,自由理性皆容纳。

《为什么太清醒的人,会非常痛苦?》有一个想法

  1. 昨天下午去政务中心办理了买房手续,在旁人看来是件高兴的事,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背了一百多万的借款,结果只得到一个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房子。想起买房的前因后果,从由某些人制造矛盾到最后决定买房,我们老百姓并不是赢家。最后的赢家是谁,看哪方最终得利就一目了然了。我用老子的一句话概括这次买房经历:古之为道者,非以明民也,将以愚之也。夫民之难治也,以其知也。故以知知邦,邦之贼也;以不知知邦,邦之德也。(这段话的注解见:https://aisikao.ren/?p=6863)

发表回复